第三十二章

林纾瑜把箱子都打开,发现值钱的东西也不少,特别是有几个装得下两个成人的大箱子里,装的都是金子……

额……这让林纾瑜产生拼命挣钱还不如早点继承遗产的错觉……

自己把大部分的箱子直接放到了空间,然后容量差不多是满了。

剩下十来个箱子装的都是一些头面和饰品,还有一些极其珍贵的布匹。

这些到时候直接从家里搬出去,不知道陈氏看到了会不会跳脚?

剩下的林纾瑜打算把钥匙直接交给林老爹,反正也不是特别急需用的东西。

有些珍贵药材自己已经收好放在了空间药房里了。

收拾好差不多就可以走了,林纾瑜正要开门出去,便有人从外面把门踹开。

林纾瑜皱眉看着来人,正是陈氏。

“你这拖油瓶还敢回来!你……”陈氏站在门口正要数落林纾瑜。

“拖油瓶怎么了,有本事你也拖一个?”

不积口德就别怪自己戳痛脚了!

只见陈氏脸色瞬间红白相交,好不精彩,拿着手帕的手在袖子里紧紧握拳,指甲都嵌进肉里了。

陈氏现在气的发抖,可却说不出一句可以反驳的话。

林纾瑜见状也见好就收,自己没必要刻意针对一个没了孩子的母亲。

“你做不到待我如亲生的我很理解,可你实在没必要把种情绪发泄在我头上,我们井水不犯河水挺好的。”

说完林纾瑜便走出了门,顺手把门锁上了。

锁好门林纾瑜扭头去找林老爹去了,剩陈氏在这里天人挣扎着。

怎么没人看着点陈氏,好歹以前还有个丫鬟在身边,这两次都没见着以前记忆里的丫鬟了。

林纾瑜在药堂转了一圈也没找到林老爹,问药堂里的人都说不知道。

无奈自己赶时间,时间不早了。

自己吩咐药童见到林老爹跟他说一声自己先回去了,有时间再过来看他。

“大夫,大夫!快救我们少爷!”

正要离开的林纾瑜看见两个大汉用竹架子抬着一个人进来。

林纾瑜一眼望去,那人很年轻,约莫十三岁不到,手上都是血。

“先把人抬到第一个隔间里。”

林纾瑜冷静的出声,药堂里目前一个个都是懵的,自己在急诊见多这样的情况,倒是应对自如。

“瑜姐儿,你……”何医师在一旁叫住林纾瑜,林纾瑜看了他一眼,点了点头。

林老爹聘请了两个医师在济林堂坐诊,有一个今天外出出诊去了,目前就剩一个何医师在这。

“何叔,你一起过来看下。”

林纾瑜不客气的说着。

何医师心里一阵心酸,曾几何时,这个自己看着长大的孩子,成亲后懂事多了。

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感觉瑜姐儿好像变得冷静睿智了。

“好。”何医师鬼使神差的跟着林纾瑜进了隔间。

只见林纾瑜蹲在竹架旁,一边检查着那男孩的伤口,一边询问着那两个大汉出了什么事。

“我家少爷被狼咬了。”那大汉回道。

“镇上哪来的狼?”何医师疑惑的问道。

“是我家老爷前阵子在山上抓到的,今天公子下学回来,硬要去兽笼去看,趁我们不注意,公子把笼子打开了,那狼饿了一天还没人喂呢……”

得,感情是个熊孩子……

“这么危险的动物你们居然敢养在家里,真是不怕死!”何医师嗤道。

“求求大夫救救我们少爷吧,我们家老爷还没回家,要是少爷有个三长两短我们难辞其咎!”

“别吵了,你们都出去。”

“何叔你留下给我打下手。”

他的手被咬的挺深,伤到里面的肌腱了,得止血缝合,否则不但手废了,命也要没了。

那两个大汉退出了隔间,只余下何医师跟林纾瑜还有被咬伤手的熊孩子。

“何叔,净手。”林纾瑜冷静吩咐道。

“接下来,我说什么,你就做什么,看到什么也不要惊讶,不要说出去,完事了想学,我教你。”

尽管林纾瑜的话很狂悖,但何权却不觉得有什么不舒服,“放心瑜姐儿。”何权信服的点了点头。

“烧刀子和油灯给我准备一下。”

“好。”

林纾瑜从空间取了一个手术工具盒,一节手臂那么长,里面有缝合针和线,还有止血钳,手术刀等……

麻雀虽小五脏俱全。

顺便给这熊孩子来了一针麻醉。

何叔拿来烧刀子和油灯,看到手术盒,心里很好奇又不敢现在问,只静静看着林纾瑜在有条不紊的摆放着。

林纾瑜接过何权手里的烧刀子,全部倒下了摆好的手术工具里消毒。

自己不是没有消毒酒精,现在拿出来恐怕自己要被当成怪物送去焚化了。

“何叔,这是止血钳,这是手术刀,这是缝合针,这是缝合线……

趁他昏迷,我要给他缝合伤口,特别是里面的手筋,你看仔细了,机会只有一次。”

林纾瑜一边给熊孩子的手上外部皮肤涂抹烧刀子,一边发现皮肤受损实在是被撕咬的很严重!

血管都露出来了,很多肌腱都是破坏性损伤!

这情况有点严重,如果拖的时间太久,后期康复恐怕不用想了。

不再多想,林纾瑜马上进入手术状态。

旁边的何权看到这伤口也是倒吸了一口冷气。

林纾瑜用止血钳夹住断开的肌腱断端并拉紧,取了最细的长丝线,穿好线,直接下针!

林纾瑜没有刻意的加快速度,看的一旁的何权惊呆了,嘴巴久久合不起来。

这是什么样的神技!

林纾瑜的手很稳,自己来到这个世界第一次缝合这种不规则伤口的肌腱跟皮肤,难度不可谓不大!

“用一旁的纱布把血吸走。”林纾瑜冷声道。

何权不敢眨眼,快速的完成林纾瑜的吩咐,一边安静的看着林纾瑜翻飞的手。

林纾瑜很快的缝合完第一根断裂的肌腱,紧接着第二根……

缝合了两个时辰,林纾瑜从头到尾干净利落的动作,何权一下不敢落下的看在眼里。

自己还要多钻研!必须偷师!

缝合完最后一处皮肤,林纾瑜轻轻舒了一口气。

所幸缝合后的肌腱吻合度高,熊孩子恢复的好,以后还是可以正常使用自己的手。

“何叔,你把这些器具盖住,让外面那两个进来吧。”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