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离开胭脂铺,林纾瑜径直去了济林堂,不为别的,就是想见一次原身她爹。

如果是好的,自己不介意替原身尽尽孝心,如果是拎不清的,那实在是不好意思了。

“小,小姐,你怎么来了?”济林堂的药童从小跟着林老爹,林纾瑜自然是认得出来的。

“我爹呢?”林纾瑜不回答药童的废话,自己还有好多事情要忙的。

“在隔间看诊呢,我帮你……诶!小姐……”

林纾瑜直接走到隔间外,轻轻掀起帘子走了进去。

只见一个身形消瘦但很精神的小老头正站在小床边给病患施针,眼睛里带着严谨专注的亮光。

林纾瑜站定在隔间门口,见此也没有随意出声,下针是不能被打扰的。

药童跟在后面差点撞上了林纾瑜,好在及时刹住了脚。

伸头从林纾瑜身侧望向隔间里,见到掌柜兼师傅的林老爹正在施针,也静静地看着没有说话。

林老爹施完针转身看到林纾瑜跟药童,瞥了一眼,也没说话,先拿帕子给自己擦了擦汗,又到水盆洗了手。

这才慢悠悠的坐在看诊桌边,“回来了?前阵子听说也到镇子上来了,怎么没回来?”

肯定是后娘陈氏跟林老爹告状了!

嘁,告状嘛,谁不会?你做初一,那我就做十五呗。

“本来是打算买好东西回门的,但我相公见陈夫人对我出言不逊,一气之下就带着我跟我那继子回去了,就没回成。”

“你看,这次回来都没跟我回来。”

林纾瑜说完无奈地摊了摊手。

“你说什么?!”林老爹径直站了起来,声音大的床上的病患都差点吓得一哆嗦……

林纾瑜看热闹不嫌事大的走重复了一遍“你看,这次回来都没跟我回来。”

“我说的是再前面的!”林老爹颤抖着再确定一次。

“我相公生气,把我跟我继子……”

“砰!”林老爹一巴掌拍在了看诊台上,林纾瑜看的手都疼了一下。

“岂有此理,那说媒的跟我说的可不是这样的!”

林老爹怒不可遏,这不是骗婚吗?自己娶陈氏的时候都是说清楚自己有个女儿的!

“那就要问你的陈夫人了,我相公跟我解释清楚了,他当初是跟那媒人说过他带着个孩子的。”

林纾瑜不怕死的嘲讽了一下林老爹。

“不行,瑜姐儿,我们去和离,我不能看着你进火坑!”林老爹拉起林纾瑜就要走。

林纾瑜站的稳稳的,“爹,你冷静一下!”

“我相公对我很好,那继子也很乖,我不是陈氏,我的生活我能过好的。”

林纾瑜解释道,心里突突的,感觉自己有点玩脱了。

“这能一样吗?你是不是傻啊!陈氏这么多年都没有孩子,你以为是什么原因?”林老爹你跟女儿说家事都不背人的么?

林纾瑜看了一眼那病患,病患侧着头看着父女俩,眼里的兴奋仿佛吃到了什么大瓜一样……

“爹你先把人病看完了我们再聊吧。”林纾瑜感觉有点尴尬……

林老爹这下也意识到自己还在看诊,轻轻地咳了一声,叫了另一位坐诊大夫进来。

自己则带着林纾瑜往药堂后面的院子里走去。

“陈氏是自己身体不行无法生育,还是爹你故意不给她生?”林纾瑜八卦的问道。

“陈氏跟我成亲前其实成过一次婚。”

好家伙,你两都是二婚呢?!

“第一次成婚时陈氏第一次怀了身孕,自己不知,才三月有余便不小心滑胎,还伤了根本,过了两年便被第一家夫家以犯了七出的理由休了。”

“原本我以为她无法有孕,娶了她她能对你好,但现在看来,是我疏忽了。”

林老爹自责的说着,林纾瑜看到林老爹的鬓边的几根白头发,知道他确实不知情,倒也没说什么。

虽然自己没法替原身原谅他,但事实上这样的情况真的不是林老爹自己可以控制的。

“爹,我没事的,我现在过的挺好的。”

“怎么会好呢,怎么会好呢?

这些年我也不曾亏待陈氏,可她还是有了不好的心思!你在她手里吃了多少苦我都不知道!”

说着林老爹的眼泪忍不住的掉了下来……

自己一心钻研医术,对唯一的女儿关心的实在是太少了!以至于女儿现在刚出龙潭又入虎穴,自己愧对亡妻!

“爹……”唉,这可怎么办……哄一下?

“爹,我这么多年过的虽然不是特别的好,但是我也有跟你偷师呀,家里的医书我都翻遍了,我也是会给人看病的,我能养活自己!”

说着林纾瑜握住了林老爹的手。

“今天回来,是想跟爹你说一声,我想过些时日把娘给我的嫁妆搬到我新起的房子里。”

“你会给人看病?什么新房子?”

林老爹听到跟医术有关的事就来精神了,不亏是医痴……

“当然会,不信你让我到药堂随便来个人给我看诊,我们辩症。”

要说林老爹能得原主亲娘看上呢,这赤诚之心恐怕不是人人都有。

林老爹也不带林纾瑜出药堂看诊,只问了林纾瑜一些草药的辨识和人体穴位的林纾瑜都一一的回答了。

林老爹听着林纾瑜的回答,当下满意的点了点头。

“你这些都是自己自学的?”

“只要不用干活,我都偷偷来药堂偷你的师,有时候就是偷进你书房看书,都是慢慢学来的。”

听到“不用干活”几个字,林老爹彻底明白自己平时对女儿的忽视有多严重。

林老爹眼神暗了暗,偷偷下定了决心休妻。

林纾瑜可不管林老爹要做什么,陈氏一点也不值得可怜,不好的人一直呆在林老爹身边也不是什么好事儿!

“爹知道了,瑜姐儿,你跟我来。”

林老爹带着林纾瑜来到了一处库房,林纾瑜一眼就认出这是一直以来林老爹都不让人靠近的地方——林夫人的嫁妆私库。

“这是你娘给你留的嫁妆,钥匙跟嫁妆单子你带了吧?”林老爹问道。

“嗯,带了的。”林纾瑜假装掏袖子,从空间里把嫁妆单子和钥匙拿了出来。

“你自己对一对数量吧,对好跟我说,我到时候给你找人安排搬过去。”说完林老爹扭头往别处走去,都不等林纾瑜喊住。

林纾瑜见状也不客气,直接打开库房门走了进去。

不像何伯那边的私产有人定期打理,这边的虽然都用箱子装着,但都蒙上了一层厚厚的灰尘。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