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临行前何伯叫住了林纾瑜,从怀里掏出了一个小布袋装着的东西。

“小小姐你如果购置的东西太多银子不够使就让那人记咱们胭脂浦的账上,到时候让他们找我们结账即可。”

说着何伯把装着铺子的印章的布袋递给了林纾瑜。

林纾瑜心想何伯你这么放心我?

“何伯,铺子的管理交给你我很放心,银子我够用的,这印章我就不拿了,等着你给我挣钱呢!”

说完林纾瑜把何伯举着的手推了回去。

“再说了,你今天刚给我那么多银票,够我买下整个镇了。”

林纾瑜夸张的说着。

何伯听了觉得小小姐心地太善良了,换做别人,早就将管事大权给拿回去了。

“小小姐你等我一下,我给你拿个东西。”

何伯说完惦着微胖的身子吭哧吭哧地往铺子里走。

不一会儿就带着微喘的小跑着出来,手里拿着另一个带着精致刺绣的小荷包。

“小小姐,这是小姐给你准备的私印,只要是小姐留给你的铺子,凭着它你都可以进去支取银子。”

瓦特?!

“额,何伯,我想问个问题,我外祖家到底有多富有?”

“回小小姐,老爷家的产业遍布平阳朝,上至胭脂水粉,下至米面粮油,这些产业老爷都是有涉及的。”

林纾瑜默默给林老爹点了根蜡烛,这续弦把自己孩子差点搞没了,而他至今不知道自己的老婆多富,岳丈家多有钱!

害,想想也是,这个时代士农工商,商怕是最末流,恐怕原身亲娘是怕自己被夫家说铜臭味才把自己家情况隐瞒下来吧。

得到回答后告别何伯,林纾瑜就去买东西去了,自己没骑过马,赶车也是第一回,只敢慢慢的赶。

赶了老半天才走出十几米的位置,身后的何伯跟伙计想目送林纾瑜离开就回铺子里忙活的。

结果看了半天自家小小姐的车还在眼前……

林纾瑜:敢不敢再无语点?就离谱!

何伯见状,意识到自家小小姐不会赶车,于是安排了伙计上前教了林纾瑜一些赶马车的技巧。

好在林纾瑜脑子也聪明,一下子就抓住赶马车的感觉。

“小哥,我可以了,你回去忙活吧。”林纾瑜感谢道。

“真的?实在不行回头我跟掌柜的说一声,让他给你安排个赶车的吧?”

伙计回想起刚刚大半天就走出十几个铺头,顿时不是很相信林纾瑜的话。

“哎呀,放心吧~”林纾瑜笑着解释道,再不走自己就要尴尬了。

“那好,掌柜的还嘱咐说,小小姐你要有吩咐就差人往铺子里送信,掌柜的会给你安排好的。”

伙计不放心的又重复了一遍刚刚说过的话。

林纾瑜把头点的跟小鸡啄米似的,就差加点蹦迪专用背景音乐了。

“小哥你放心回去交差吧,有事我会给何伯送信的。”

挥了挥手,林纾瑜不等伙计的回答就赶着马车先走一步了。

可不兴再磨蹭了,再晚点家里的两个人要吃不上晚饭了……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