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刘二的主意不错,那样子是挺方便的。”

林纾瑜一开始也是这么打算的,本意是把看诊的地方和生活的地方分开来,避免交叉感染。

“我要暂停接诊,所以让晴月回去看书,把前面的知识消化一下。”

就当是书塾放假好了。

里正点了点头,心想这刚开始学才几天,不过晴月确实比之前沉稳懂事多了。

又讨论了一下材料的准备跟人员安排,三人才各自回家。

林纾瑜回家准备银子,里正去准备招工,刘二准备建材。

林纾瑜算了一下,大概四天后可以开始动工。

这么紧的工期,这么多工人的饭食是个大问题。

看样子林纾瑜还得找刘婶帮忙才行。

自己家的灶台是坏的,估计得在院子里临时搭两个大的灶,工期结束就可以推了。

刚回到家的林纾瑜,看到顾郅笙在陪着醒来的顾峥海。

“醒了,饿了吧?我早上炖的粥你们吃了吗?”林纾瑜问向还在家的晴月。

“先生,我来了之后跟笙笙吃过了,顾大哥他刚醒没多久。”晴月把情况如实禀报给林纾瑜。

“那我去做午饭,你先吃点粥垫垫肚子。”

林纾瑜把粥勺给顾峥海,因为是肉粥,应该能顶个半小时。

“先生我来帮你。”晴月很有眼力见的帮忙打下手。

林纾瑜打算弄个火锅吃,这天越来越冷了,火锅才够暖!

让晴月把菜择好洗净,自己切肉片,剁鸡骨头做汤底。

因为有顾峥海这个病患,辣锅看样子是吃不成的。

尽管林纾瑜很想吃辣的了,但只好自己弄个辣的蘸碟过过瘾了。

林纾瑜之前从空间里拿了许多调味料出来,想吃什么样的蘸料还是简简单单的。

而晴月不是第一次进林纾瑜的厨房,但却是第一次见那么多自己没见过的调味料!

稀奇古怪的一堆东西混杂在一起,也不知道好不好吃……

林纾瑜看着一愣一愣的晴月,拿起筷子沾了一点调好的蘸料递给晴月,示意让她尝一下。

晴月狐疑地张了嘴巴,用舌头轻轻地舔了一下。

瞬间脑子里充斥着各种各样的自己说不明的刺激感觉!

“这味道好刺激,但是又感觉好好吃!”

“先生,这是做什么用的?一会儿要放汤里吗?”

好样的,晴月也是吃辣的~

那就给那父子俩弄不辣的蘸料就行。

“今天吃个新鲜的菜式。”林纾瑜开心的说着。

“这是蘸料,一会儿我教你怎么吃。”

林纾瑜把汤底调好,让晴月到房间把碳炉燃好等她。

自己把要烫的菜摆好,放竹簸箕上一起端到房间里。

三个人看着林纾瑜把菜和大砂锅分别端了进来。

而砂锅刚放上碳炉上,咕嘟咕嘟的翻滚着,把屋子里的人的馋虫都给勾了出来。

一伙人从来没闻过这么香的味道。

“来来来,快坐下,开吃了!”

林纾瑜招呼着晴月和顾郅笙,饭桌被林纾瑜挪到了顾峥海床边,他可以直接坐床上吃。

前提是他手提的起来。

喂饭的艰巨任务还是落到了林纾瑜的肩膀上。

“把肉放里面,数十下,捞起来,蘸这个酱料就可以吃了。”林纾瑜示范了一下,刚好吃了第一口肉。

晴月听完兴奋的试了一次,尝了第一口,根本停不下来!

晴月内心独白:这是什么人间美味!我一定要好好学习,打死也要拜师,就算不学医术,也要学厨艺!

顾郅笙手短,眼巴巴的看着林纾瑜……

“娘,笙笙也要吃!”顾郅笙说完扯了扯林纾瑜衣袖,冲着林纾瑜眨了眨眼。

为了吃的,撒娇就对了!

“好,娘给你弄,很快哈~”艾玛,真萌!

被冷落的顾峥海感觉自己又饿又可怜……

林纾瑜一次把肉放了七八片进去,很快就烫好出来了,给顾郅笙和顾峥海都沾了不辣的蘸酱。

分别放在了两个人的碗里。

顾峥海:果然媳妇是爱我的!

顾郅笙:娘最棒了!

林纾瑜有条不絮的给两个人烫着菜,一边给顾峥海喂吃的,一边自己吃着。

而只有顾峥海发现,林纾瑜片的肉几乎是一烫救熟。

这刀工,屠夫都做不到!自己媳妇也太厉害了!这是学医的女子都会有的特技吗?

其实顾峥海不知道的是,这得益于林纾瑜扎实的基础练习。

魔鬼林在军区第一附属医院的称号不是白来的。

林纾瑜从医第一台手术到穿越过来之前的手术,没有一台是失败的。

这样的记录,几乎是很难保持的。

可想而知林纾瑜的手有多稳,对各种肌肉和血管的了解有多透彻。

这也是林纾瑜今天跟刘二说治疗康氏的底气。

顾峥海心情愉悦的享受着美食,把以前疑问抛之脑后。

要不是自己受伤,这烫菜的速度都不够他吃的速度!

足足吃了半个时辰几个人才放下筷子!

汤底都加了好几次……

一顿饭下来林纾瑜深感这几个人饭量渐长……

姑且相信他们是因为要长身体,要不是自己有空间,恐怕这么吃家都要跨了!

晴月看着自家先生的脸色,自知今天自己吃的不少,自觉的收拾碗筷去洗碗去了。

剩下一脸无知的顾郅笙,还有吃饱了就慢悠悠睡着了的顾峥海。

林纾瑜惆怅了两秒,想起自己还有事要找刘婶,起身吩咐顾郅笙开始认字念今天的功课。

自己快步走了出去找刘婶去了。

哎呀,吃得多都不重要,现在起房子才是最重要的!

“刘婶,在家呢吗?”林纾瑜敲门问道。

“诶,在呢,小顾他好些了吗?”

刘婶开门看到是林纾瑜,便关心的问着顾峥海的情况,一边把林纾瑜迎进门来。

“谢谢刘婶关心,已经没有性命之忧,今天刚醒的久点,吃过饭又睡回去了。”

林纾瑜替顾峥海简单的给刘婶报了个平安。

“刘婶,今天来找你是想找你帮我干活来的。”

刘婶一脸疑问的看着林纾瑜。

“是这样的,我家买了旁边的空地,要扩建过去。

想在年前住进去,需要雇的人有点多,我家包饭,所以可能我一个人做饭恐怕是忙不过来……”

林纾瑜慢慢的给刘婶解释道。

“另外,大山不是入冬了不用到镇上上工嘛,你也可以让大山来的,每天十文钱的工钱,包三餐。”

“你每天呢跟我一起帮忙做三餐的饭菜,我给你五文钱一天,虽然不多,也包三餐噢!”

刘婶听到这么好的条件,当即就答应了,别说给不给工钱,这谁家起房子给工人包三餐的?

这么好的待遇,打着灯笼也找不着。

现在不报名,等后面后悔都来不及呢!

林纾瑜得到了肯定回复,心里也踏实多了。

一次做三十个人的饭菜,这锅得多大的才行?自己今晚得回去搜一下某宝看看才行……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