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林纾瑜吃过早饭去找了里正叔一起去找那工匠,自己把房子的设计图也给带上了,希望能吸引那工匠。

毕竟里正说了,那工匠难请,想必对好的设计图非常感兴趣的。

林纾瑜跟里正刚到那工匠门口,还没敲门,就听见里面传来了噼里啪啦的砸东西的声音……

两人默默对视了一眼。

“这……”

“我来敲门问问吧。”

里正遇到这事估计也是要管的。

“刘二,你在不在家?”

里正喊门的声音传进去,打砸的声音也没停,只见一个有些狼狈的男人开门探了探头。

“是里正叔啊……”那男的客气的跟里正打了个招呼。

“我娘又犯病了……”眼神中带着些许无奈。

“我想来也是这样的,除了这情况也没谁能弄的那么大动静了。”里正点了点头,表示理解。

“今天本来想找你,给你介绍个活的,既然你娘犯病,那便先照顾好她吧。”

林纾瑜在一旁听了个大概。

原来这男的就是刘二,里面打打砸砸的是他娘,据说他娘患有疯病,发起疯来谁也不认。

“额……能简单说说是多久前开始这样的?主要症状是什么呢?”林纾瑜职业病犯了……

“里正叔,这是?”

刘二有点摸不着头脑,主要是不认识林纾瑜,顾峥海跟林纾瑜成亲那会儿他去隔壁村上工去了。

“这是小顾家的,姓林,你可以叫她林大夫,今天找你做活的也是她。”

里正给简单解释了一句,刘二恍然,林纾瑜问的问题也一一回答了。

“我娘的疯病有两年多了,一开始还只是头疼,然后偶尔开始看不清人。”

“最近更严重了些,开始说胡话了都。”

林纾瑜听了心下了然。

“可以让我看看令慈目前的状态吗?一般发病持续多久呢?”

林纾瑜又问了一些问题,想进一步确认是不是自己心里想的那样。

也见到了刚安静下来的刘母-康氏。

“现在每次都要犯病一个时辰左右,今天你们来那会儿她已经疯了好一阵了。”

林纾瑜点了点头,可以很确定的是,康氏恐怕脑子里有肿瘤。

而且位置很特殊,在左脑前额叶附近。

可以确定的是,肿瘤在慢慢变大,压迫到了神经,伴随痛感并且影响到了康氏的认知能力。

“你是想给你娘根治还是保守治疗?”

林纾瑜冷不丁的问了刘二一句。

刘二愣了一下,回过味来,结结巴巴地重复问了一下林纾瑜问的问题。

林纾瑜也意识到自己说的话对于这的人来说有点狂妄自大了。

但自己确实没有这个意思。

想根治就是把肿瘤取出来,自己带走回空间做个病理检查,良性的就肯定没事。

如果是恶性的,也只能观察病灶是否转移。

在这化疗是不可能的,但保守治疗至少是还能有3-4年的寿命。

不过林纾瑜不确定这个地方的人对于开颅手术是个什么态度……

“林大夫,根治,你是说,我娘的病可以根治?”

刘二不可置信,这病折磨的爹也走了,大哥大嫂在镇上都不肯回来,自己也不知道能坚持多久。

“这个根治得有个前提,就是我得确定一下你娘的情况是恶性的还是良性的。”

“我这么简单的跟你说,就是你娘的脑袋里,可能长了一个小东西,这个小东西在慢慢变大,压迫到脑子……”

林纾瑜简单的跟刘二解释着,一旁的里正听的也是一愣一愣的。

“现在可以确定的就是你娘的疯病是因为这个引起的。

要治,你可以先保守治疗让你娘的情况稳定一下,等我新房子建好了,你带着你娘到我那进行进一步的诊疗。”

林纾瑜顺势把自己找刘二建房子的事提了一嘴。

“我建房子,是想把看病和生活的地方分开来,这是我想要建成的样子,你看一下,能不能行?”

林纾瑜赶紧的把自己准备好的房子的设计图递给了刘二。

刘二接过设计图看了一眼,就移不开眼了,目不转睛来来回回的看了好几遍。

“妙啊!这里是茅房?这个像桶一样的是什么?”

“这叫坐便器,或者叫恭桶,比较方便上了年纪的人如厕。”林纾瑜解释道。

刘二得知了许多新奇的房子构思,不假思索的答应了林纾瑜帮她建房子的邀请。

刘二手下是有几个一起建房子的伙计,自己为了能照顾他娘亲,放弃了去扬城营造房的机会,呆在了这个小村里。

自己给人起房子也帮人设计房子,但自己不是什么工都接。

太远的不接,工期太长的不接,导致许多人都以为他恃才傲物……

但因为起的房子质量和设计合心意,得到的称赞也多。

这也是为什么前面里正说他比较难请。

林纾瑜觉得,这不是挺简单?

都一个村子里,怕工期太长,那就多找几个人来帮忙。

自己转头对里正说:“里正叔,你帮忙跟村子里有时间又不需要上工的人说一下,我需要请人帮我起房子。

工钱嘛,按十文钱一天算,人你帮我筛一下,信得过,不偷奸耍滑的都可以。”

“那要多少人啊?”里正很高兴林纾瑜能想到自己村里人,而且是给工钱。

“刘二,你看你需要多少人?你是总工。”林纾瑜歪头问刘二。

刘二兴奋的想着,“我这有五个,按你这图纸,五个人最快得大半年时间。”

太慢了!林纾瑜觉得。

“如果是三十人,一个月能行吗?”林纾瑜提出了极其苛刻的时间。

换现代,光装修就要3个月,在这古代纯人工没有机械辅助,恐怕很难。

刘二摇了摇头,“最快也要三个月。”

林纾瑜听了觉得能赶在年前能住上也行!

“那好,就再请三十个人。”

里正听着林纾瑜和刘二的豪言壮语,心里也是语塞,这年头房子这么好起?

林纾瑜的设计图里,屋内地面用的最多的是木板。

这里属于平阳朝的偏北方,天气干燥居多,也不怕潮湿。

“那我下午帮你问问。”里正说道。

“嗯嗯,跟晴月说晚些到我那拿书本,未来三个月,她在家学习。”

里正听了只好点点头,这丫头用起老头子来真的是一点也不客气!

“你们一家子准备住哪?”里正抛出了一个他一直很疑惑的问题。

“额……”这个林纾瑜真的没想过!

“这不是买了那块空地,先把住的地方在那边起好,再推倒原来的就好了嘛。”刘二看着设计图说道。

“哼,就你懂的多!”里正其实是想让林纾瑜一家住自己家空出来的老房子。

“这……”刘二不知道自己说错了啥……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