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沉浸在自己设计图的林纾瑜没有发现,旁边床上的顾峥海悄悄睁开了眼。

本来不想打扰林纾瑜,但鸡丝粥的香味飘来,顾峥海实在是饿了,肚子不挣气的响了起来……

林纾瑜听到声音转身,看到耳朵通红的顾峥海,心里一阵想笑。

“醒了?扶你起来吃点东西吧。”

林纾瑜一边轻声地说着,一边慢慢把顾峥海扶起来,顺便在顾峥海后腰放了一个靠枕。

顾峥海因为口干舌燥,静静坐好了也不说话,看着林纾瑜给自己勺粥。

林纾瑜给顾峥海倒了杯水先递给他,示意他先润润嘴。

尽管没什么交流,但却不影响两人的默契。

静静的一个人喂,一个人吃……

很快一碗粥被顾峥海吃完了,但林纾瑜不打算给他盛第二碗。

刚醒来不适合吃太多的东西。

顾峥海只得眼睁睁看着自家媳妇把碗拿走,内心咆哮着我还能再吃三海碗!

但他面上不敢显出任何不满。

林纾瑜看着某人委屈的要死的眼神,实在是无奈。

解释着说他刚醒来,肠胃功能还没有完全恢复,一下子吃太多不太好。

顾峥海不说话,就静静地望着林纾瑜。

“过一会儿还饿再吃。”林纾瑜最终妥协了。

天知道这男人哪里学来的这种无辜的眼神……

“既然你醒了,我跟你商量个事呗。”要用他的银票用得跟人说一下的。

顾峥海点了点头,表示可以。

“我想把房子重建一下,我跟里正叔把旁边的空地给买了。

我看诊和我们生活的地方最好分开来,不然影响有点大。”

“你不在的这段时间,我也没敢用这钱,你回来了,那些人可是解决好了?”

顾峥海听到这里,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

“恐怕那些人还是不死心,但这次我自己一个人成功甩开他们才回来的,足够我们躲一阵子。”

顾峥海声音沙哑,带着一丝隐忍的冷意。

林纾瑜当下明白了顾峥海的意思。

“那我们的房子恐怕不用起的太好,但我觉得茅房,洗浴房和厨房,还有看诊室必须要弄好些。”

林纾瑜一边说着一边把房屋设计图跟顾峥海看。

顾峥海看到设计图的第一眼就被吸引了过去,觉得这些想法,恐怕那位手下的天工坊都想不出来。

“你的这个想法,有跟谁提起过吗?”顾峥海突然问。

林纾瑜愣了一下,摇了摇头。

“我想明天见到工匠了问他能不能做来着。”

不行就只好再找找,或者自己指挥,雇人干苦力就行。

“那这个圆圆的是什么?接着灶台这个。”

顾峥海问,堆肥能做肥料他知道,这个确实是第一次见。

林纾瑜不知道这里的人不知道粪便堆积会形成沼气。

“这个呀,这里会形成一种气体,这种气体是可以燃烧的,但是得用好点的管子和定期清理这个集粪池……”

不然会爆炸的……

顾峥海第一次知道粪便堆积会形成可以燃烧的气体,他只知道这些气体气味很难闻。

“爆炸是什么?”

林纾瑜跟他解释了沼气的形成,如果沼气泄露,遇到明火是会燃烧爆炸的……

材料林纾瑜一点不担心这个问题,管子什么的自己可以找木工弄,螺口的,透上一层蜜蜡后密封性也是极好的。

顾峥海听着有些许激动,手不知道是因为伤口疼还是兴奋,拿着图纸的手有些颤抖。

“媳妇,如果,我说如果,你这个想法可以实现,你愿意让别的人也用吗?”

家家户户都能有肥料用于耕种施肥增产,甚至不用上山砍柴烧火。

这于黎民百姓来说是极其有用的,自己觉着如果举国推广开来,平阳朝的国力就能大大提升。

边关战士的粮草问题是不是就能得到改善?

特别是林纾瑜说了一句,一亩地能有两石米粮!

也许对于林纾瑜来说一亩地产两石米是很保守的估计。

但对于靠天吃饭的农户来说,这产量已经是翻了好几倍了!

“当然可以了,沼气灶对于没试过的可能危险了点。

可以我们先试一下,不行再想办法改进一下,肥料增产是肯定没问题的。”

“我们家有田吗?没有也可以找里正买一块下等田,一块中等田和一块上等田来试下。”林纾瑜提议道。

顾峥海压下自己激动的心情,点了点头,自己要好好准备一下,有了章程再联系上那位。

林纾瑜得到支持心里也是很高兴的,不论在哪里,知识还是很重要的。

自己不求造福社会,这一方土地总是可以的。

听顾峥海这么问,想必这个世界的生产力水平恐怕不是很高。

“咱们平阳朝的徭役赋税很重吗?”原身不是农户,自然也不知道这些。

“是,边境也不太平,粮草也……”

顾峥海剩下的也说不出口,在军营,行军打仗吃野草和草根是常有的事。

脑袋别在裤腰带上的日子不比农户强。

林纾瑜默默点了点头,这生产力确实是急需解决的问题。

自己也可以多看看农科院的论文,看能不能把杂交的技术整理出来。

顾峥海不知道林纾瑜还有更大的大招可以提升产量,不然他恐怕伤没好都要冒死传消息回去了。

“你再吃点粥休息吧,刚醒来还是有点虚弱的,你也别硬撑了。”

林纾瑜看着顾峥海难掩的疲惫,休息好恢复起来才快。

顾峥海知道这事情也急不来,把剩下的一锅粥都给吃了。

林纾瑜递给顾峥海一把碾碎的止疼药粉,顾峥海眉头也没皱一下的就吞下去了。

吃完。就躺下睡了,一点没注意到自己手上还有针管!

大概是手上也有伤,疼痛的感觉掩盖住了针头给手带来的感觉。

林纾瑜趁他睡着了把滴完的药水和针头撤了。

这下睡着恐怕又是大半天才醒了。

收拾好一切,林纾瑜回到顾郅笙的床上躺下,想着许多事,很快就不知不觉的睡着了。

第二天林纾瑜起了个大早。

顾峥海这情况已经可以自己醒来进食,营养液什么的可以开始慢慢减少了。

自己也就可以不用冒着被发现的危险给他输液。

每天就给他准备消炎药和外敷的生肌的药。

自己检查过顾峥海的伤口就开始了一天的日常,做早饭。

吃过早饭还要去找起房子的工匠……

这一天天也是挺忙碌的了……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