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顾郅笙和林纾瑜吃着早餐,顾峥海饿不饿她们不知道,毕竟这不是都没醒呢……

还没吃完,晴月也来了,林纾瑜把碗筷递给她自己勺。

来学习的这些日子,晴月已经开始觉得家里的饭菜不香了,但又不好意思挑剔……

于是就跟家里说为了方便学习,一日三餐都在先生家吃,真是个小机灵鬼……

每天吃的香,晴月学习的热情也是一路高涨,林纾瑜说什么就是什么。

林纾瑜一度以为自己收了个脑残粉……

“吃过早餐你跟笙笙在门口一边看书一边跟来看病的人说过一个时辰再来,我给当家的施针。”

林纾瑜吩咐道。

“先生放心,我们会安排好看病的人的。”

得到晴月和顾郅笙的肯定答复,自己放心的点了点头。

距离顾峥海昨晚输液结束的时间已经差不多够两个时辰了。

一会检查的时候只要不发烧,白天常规的打消炎针是没有问题的,而且毒解的差不多了。

顾峥海醒来也只是时间问题罢了。

晚上等顾郅笙睡觉了,自己还能把顾峥海给带进空间输营养液。

否则按照这么个昏迷法,恐怕没事也因为身体没有进食或者摄入营养变的有事了。

——————————————————————

而远在京都的某个府邸的书房中,一群黑衣人正向上头的人复命。

“你确定他已经死了?那孩子呢?”

座上的人不相信地问着。

以自己对那人的理解,这世上恐怕还没有打得过他的。

“属下们的刀剑上抹了‘永眠’,此毒无解。”黑衣人自信而恭敬地说道。

“那孩子在他之前出现的地方正扩大范围的找着……”

说完见上头久久没有说话,抬眼一看,那狠厉的眼神看的黑衣人冷汗直冒……

“快些找,那家伙的口还没撬开呢。”

这孩子作用大着呢!可别耽误了上面那位的大事!

“记住了,孩子要活捉!”上头的吩咐着,黑衣人轻轻松了一口气。

“是,属下这就去办!”说着黑衣人便带着手下退了下去。

在屏风后面的人面若冠玉,不去看那阴冷的眼眸内闪烁着的光,大家大概都觉得公子世无双也不过如此……

那人静静地喝着茶,仿佛自己什么也没听到。

“赵明泉……希望你一直这么硬骨头下去……哼……”

顺我者昌,逆我者亡……

更何况,那位置本就是能者居之,怎么到自己这里就得让着那病秧子!?

——————————————————————

而他们以为已经死了的人,目前刚睁开眼睛,气息微弱的躺着不敢动,但他知道他现在安全了……

顾峥海一睁眼便看到了熟悉的环境,便知道自己晕在半山腰是正确的决定……

平时自己有时候也会跟村子里其他人一起上山打猎。

那里是上下山的必经之路,距离封山还有一段时间,肯定还会有人上山的。

顾峥海轻轻转头看着房间里背着自己的人,从背影看来像是自己刚娶回来的媳妇……

林纾瑜刚给顾峥海打完针,正要给顾峥海伤口做进一步的处理和包扎。

转身拿个绷带的时间,转头就看到了醒来的顾峥海。

“你醒了?”

顾峥海眨了眨眼,嘴巴动了动,昏迷太久说不出话了……

着急着就想起身,被林纾瑜赶紧制止了。

这不闹呢么!好不容易救回来的,他自己给折腾过去了不白救了?!

“你先躺着,我给你打点水先润润嗓子。”

林纾瑜知道刚醒来的人都有点话唠,但大多都因为长时间没有摄入水份,导致暂时的失声说不出话……

顾峥海乖乖的躺好,自己身上的伤是真的疼,喝完林纾瑜喂的水,还没来得及说话,就疼晕过去了……

林纾瑜不得不检查一遍顾峥海的身体,没有发烧,伤口没有崩开,只有轻微的渗血。

最后得出结论,这人疼晕过去了……

林纾瑜面对着顾峥海一阵无语,但看到这一身伤,又觉得合情合理……

唉,还想能喂他吃点东西和止疼药先的……

算了,晕过去就当省点止疼药了……

他这情况恐怕是要反反复复的醒来昏迷,自己得想办法在空间外面整一套输液用的架子和设备。

自己有空间的秘密还不是很想暴露出来……

想到这林纾瑜打算先不跟顾郅笙说他爹醒过的事。

自己到茅房里闪身进空间,打算下单一个木质晾衣架,将药水组合到一起后用布袋密封起来。

布袋底部中间开了一个口,是给输液管留的位置。

自己则是想弄个帐子,像床帘一样能把管子遮住,手上的针头棉被盖住也都看不到。

要是有好奇心大过天的掀开看,自己就说太冷了不要掀开,除非那人真的不识好歹,不然没人会来凑这个热闹……

顾郅笙和晴月自己吩咐好也不会特地的去探究自己为什么这么做。

应该问题不大!

自己得抽时间找里正买地起新房子才行,刚好旁边除了刘婶家还有一边有一块地是空着的。

看病和日常生活的地方一定要分开来!不然隐私问题是很大的!

拿好东西放在一处,自己先从空间里出来。

走出茅房自己找来晴月,想跟她说一声自己要买地起房子的事,让她帮忙问一下她爹大约要多少银两。

自己这半个多月给人看病挣了十两银子。

也不知道还缺多少……

“那先生我可以在你这吃过晚饭再回去吗?”晴月表示天大地大吃饭最大!

自己可是跟家里要了饭钱说是给先生的!

“嗯,当然可以……”

林纾瑜觉得晴月实在是太可爱了……

原本是只在这里吃午饭来着,后面说是为了努力学更多知识,家里让她交伙食费在这吃三餐……

林纾瑜没觉得有什么问题,便答应了。

自己做的饭菜好吃自己也是知道的,这被俘虏的胃从此又多了一个……

多少有点小骄傲呀~

烦闷的心情不知道是因为顾峥海醒过来,还是因为晴月的小吃货属性被自己知道了变得轻快了不少!

看完几个来看病的病人林纾瑜便煮了个白斩鸡给晴月和顾郅笙吃。

还熬了鸡丝粥温着,等顾峥海醒来也不知道能吃上不,吃不上闻到也行……

顾峥海:嘤嘤嘤……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