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疼是不可避免的,要是醒了更疼,可止疼药是不能多吃的。

林纾瑜吃过晚饭好不容易哄顾郅笙洗了澡去睡觉,吹灭了油灯走到顾峥海身边。

没错,她要提前把顾峥海带进空间里治疗,输液和测试血型,备血浆都是必须要的。

如果足够幸运,自己跟顾峥海血型一样或者是O型血,那么失血过多就解决了。

林纾瑜先给自己下了一下手指抽血验血型,可惜的是自己不是O型血……跟自己上一世一样是AB型血。

不再多想,林纾瑜从顾峥海还在渗血的伤口取了一点验血型,很快得到了顾峥海的血型,是B型血!

这怎么搞?唉……

只能试试运气了,先给顾峥海输液,如果他造血能力强,那比输血可强多了。

一阵忙碌,林纾瑜帮顾峥海输着3袋液,一袋营养液,一袋维生素,一袋是解毒的血清。

如果林纾瑜没诊断错,顾峥海是中了毒,所以才一直无法醒来。

这种毒类似神经毒素,中毒症状不会很明显,但是林纾瑜之前在《某叶刀》上看到过这个课题,也一直在关注。

这种毒素的提取多数是从植物和动物身上,而且抗毒血清是十多年了才研究出来的。

中毒时会陷入不同程度的昏迷,只有在耳后会有一根浅浅的线。

这是林纾瑜给顾峥海检查头部伤口的时候发现的。

而下毒的人恐怕没想过有人能解这种毒,所以剂量不大。

林纾瑜一边感叹顾峥海命大,一边诅咒下毒的人,什么仇什么怨下这种狠手?!

这更激起了林纾瑜的胜负欲,你们不是要下死手嘛?老娘救活给你看!

给顾峥海输着液,自己趁机出了空间看了看顾郅笙,还好没醒。

平时顾郅笙睡得还算可以,自从他爹去“打猎”,他的安全感极度缺失,半夜经常会做梦吓醒。

给顾郅笙掖好被子,自己跟着在旁边躺着休息了十几分钟又回了空间。

在空间里也能感知到外面的动静,所以在空间一边等顾峥海输液一边给自己抽了一袋血存在了冰库里。

万一以后要用,那也比什么都没准备的强。

等顾峥海输完液已经是凌晨六点多了,顾郅笙平时这个时候差不多是要醒了的。

林纾瑜赶紧的把顾峥海又带出了空间,盖好被子给顾峥海后,悄悄的到厨房,从空间把煮好的猪肝瘦肉粥捧了出来。

抽了血得好好补补才行。

林纾瑜同样把猪肝瘦肉粥端到房间里,顾郅笙闻到香味,慢慢的坐了起来,睡眼朦胧的看到了林纾瑜。

又看了看门口边的顾峥海,才放心的掀开被子。

“娘,我起来了,你煮了什么好吃的,好香啊……”

顾郅笙一边揉着眼睛一边走向林纾瑜。

这些日子营养跟得上,顾郅笙都圆润了好几圈,跟一开始看到的小娃娃相比,好像长高了一点。

林纾瑜看着顾郅笙脸上被自己养出来的婴儿肥和红润的脸颊,心里一阵满意。

“今早吃猪肝瘦肉粥和馒头哦,笙笙先穿好衣服洗漱,娘到厨房拿馒头过来。”

顾郅笙乖乖地走向林纾瑜打好的热水盆,自己洗脸刷牙去了。

毛巾是林纾瑜特意给弄的小毛巾,牙刷是林纾瑜某宝买的木质牙刷,牙膏有牙粉。

如果有人在,想必都震惊了,林纾瑜家的东西,很多恐怕皇帝都用不上这种新奇玩意儿……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