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救“自己人”

很快那人被抬进了房间里,林纾瑜让村里的刘木匠在靠近门口的地方做了个简易的的床。

为的是能给偶尔不舒服撑不住的病患在这休息一下。

自己每天也都让晴月洗过床单和被罩,反正林纾瑜空间多的是。

自己下单了一百套一毛一样的纯色四件套,用坏了洗不出来了直接换新的!

“你来,给他身上衣服轻轻除下来,实在怕血粘住伤口撕不下来的时候用这个。”

林纾瑜把用酒瓶装着的双氧水递了过去,好在那个背人下来的村民也没有多想,便开始小心翼翼地给那人脱衣服。

“笙笙,你到厨房生火,把灶台上的水烧开了跟我说,这个任务能完成吗?”

林纾瑜耐心的指引着顾郅笙。

“笙笙可以的!”转身就跑去厨房烧水去了。

“林大夫,我除下他衣裳了。”其实也不用怎么脱,这衣服都这么破了……

还贴心的看了一下两腿之间没有伤,然后用被子盖住了。

“好!你叫什么?你们是从什么时辰上山的?”

“我叫刘力,是村子西坡那的。我们昨天就上山了,今早正扛着猎物下来,在半山腰看到的他。”

那个村民如实回答道。

林纾瑜点了点头,开始处理起那昏迷不醒的人身上的伤口。

伤口又多又密,但很深的伤口比较少,缝针的地方不多。

“多谢刘大哥,你帮我在门口一旁守着,不要让人打扰到我。”

刘力听闻便老实的转过身看向门外。

林纾瑜刚刚已经把排着队的几个村民叫他们先回去了。

今天有个比较棘手的病人,大家也都理解,自己不是什么要命的急病。

林纾瑜转身从药箱里拿出缝合工具开始缝合那人前胸的伤口。

肌肉纹理清晰明了,想必是个习武的人,身上没有多余的肥肉,特别好缝合……

一边缝合一边让晴月给她擦汗。

顾郅笙期间告诉林纾瑜水烧好了,林纾瑜让晴月去拿来,把伤口附近的血迹擦掉,方便观察伤口和缝合的效果。

自己和晴月两个都是女的,遇到这样的男病患是不是得找个男学徒比较好?

毕竟晴月还未出嫁,人言可畏!

身上的伤足足处理了两个时辰才处理完。

林纾瑜让刘力帮那人把衣服换上,不然太冷了。

尽管旁边烤着炭火,但是对于这种天气来说不穿衣服显然是不行的。

穿好衣服的那人就剩头部的伤没有处理了。

林纾瑜把那人的头发打散拨开,发现没有别的伤口,就额头有个大窟窿。

估计是晕倒的时候直直的磕到石子上形成的。

把头上的伤处理好,林纾瑜慢慢的把脸上的血迹擦掉。

越擦林纾瑜越心惊……

因为她发现这脸除了那长长的胡茬,自己是哪哪都透着熟悉,这不是自己的便宜相公吗?!

再一看身量,更不会错了!

“……”

晴月把血水倒了重新打来了热水,看见林纾瑜在那里眼眶微红,以为她怎么了。

“先生……”

话还没说完,转眼看到顾峥海的脸,皱着眉头发现,这人怎么有点熟悉……

呀!这不是……

“先生……这不是您……这不是顾大哥?”

说完晴月捂住了嘴,她是见过顾峥海的。

但是因着晴月才十岁,只知道顾峥海就是个大哥带着个孩子,自己一阵无感。

虽然顾峥海之前的形象一般,但也没有这么狼狈到大家都认不出的地步……

他到底经历了些什么?!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