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计划

烧了水让顾郅笙自己洗澡,林纾瑜在帘子外边给他加水准备衣服和包巾。

包巾是纯色的超大带帽子的浴巾,林纾瑜把标签拆了才拿出来的,吸水快,还不会着凉。

在家里用的东西,并不怕有人看到,这个世界棉料做的衣服因为种植技术不高所以并不多,但也不是没有,大多数人都用作里衣和肚兜之类的。

要是有认得出来,恐怕得以为林纾瑜家非富即贵,做工这么好的棉料竟然拿来做包巾洗澡用?

林纾瑜哄睡顾郅笙后在一旁桌子上点着油灯画房子的图纸,要按照自己的想法重建房子,恐怕有的地方不能按照现代商品房的标准来……

画图纸对于学医的林纾瑜来说简直是小菜一碟,如果起砖瓦房,那大概是可以起两层这样,水泥砂浆这个要怎么搞呢?

古代只有粘土作为胶结材料,看样子要起两层,稳固性是需要必须解决的问题。

自己得去找一下里正看看他有没有认识的工匠,找谁都不靠谱,里正为人和蔼,做事公平,有好推荐想必不会藏私。

这么想着,林纾瑜把图纸收好。

等画好了图纸,构思好怎么建新房子,需要哪些材料都得一一找人看过才知道可行不可行。

第二天晴月一大早就过来了,林纾瑜正好跑完步回来,娘俩平时起的也早。

“我们先学基础的药理。”

林纾瑜把自己典藏的一本古医书递给了晴月,晴月双手虔诚地接过医书。

这是她第一次看到医书,自己识的字不多,刚看第一页就有些卡顿。

“先生,我有些字不太认得……”

林纾瑜表示理解,像里正家这样的条件,晴月能识得自己的名字跟日常用的比较多字已经是很好的了。

在这里不是所有人都能读书认字的,重男轻女,各种偏见与权势林立。

这都是所有世界恒古不变的发展规则,但林纾瑜觉得规矩是有真正实力的人来引导的。

自己有空间这个最大的后手,在独善其身的前提下,不介意帮这个世界的发展向前迈进一把。

多说无益,林纾瑜决定先让晴月跟顾郅笙一起识字。

林纾瑜把顾郅笙和晴月要学的东西分开来教,一是因为年龄相差大,二是掌握的知识量也不一样。

顾郅笙就先学三字经,晴月就要学《三字经》+《论语》+医书,然后再逐渐递增。

晴月一早上下来,三字经已经掌握了,医书在林纾瑜的指导下磕磕绊绊念了第一页。

林纾瑜便让她和顾郅笙把药材拿到院子里晒,一边告诉两个“学生”这是什么药材,。

药性如何,性状,味道,甚至有的还让两个好奇鬼尝一尝,尝完林纾瑜也不说话,打算第二天早上考校用。

见两个人熟悉后叽叽喳喳的谈论着自己刚刚晒的药材怎么怎么样,林纾瑜转身去做饭去了。

面对着裂缝越来越大的灶台,林纾瑜一阵无语,干脆闪身进空间,用空间的燃气灶做饭!

简直不要太香!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