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警醒

尽管很温暖……

但那并不影响林纾瑜秋后算账,扭头跟顾郅笙说:

“笙笙去看看你的兔子有没有吃的,没有的话你给它们喂吃的。”

房间里一下子只剩下林纾瑜跟顾峥海。

顾峥海心里咯噔一下,想起村口发生的事,自知不妙,但还是假装淡定,等候林纾瑜发落。

“既然是成了亲,你以前的桃花债你最好是处理清楚了,给你个机会,回想一下,除了这个邹寡妇,还有没有别的?”

林纾瑜缓缓地说道。

顾峥海仔细回想了一下,最后认真的摇了摇头,自己没印象招惹过邹寡妇,更别提别的人了。

“这邹寡妇是怎么回事?”林纾瑜挑眉问道。

她不知道的是,在顾峥海眼里,她本来秀美的五官因为这一挑眉显得有些诱惑人。

“回媳妇儿,我不知道,我和她没说过话,她找我帮忙理她。我现在去揍她一顿,她泼到你没有好好道歉……”

林纾瑜大惊,这可不兴打架斗殴的,更何况还打女人。

本来邹寡妇也没做别的大坏事,就是有点膈应人。

“以后离她远点就是了。”她一个女的恐怕都挨不住你一巴掌……

顾峥海觉得林纾瑜不让他去揍邹寡妇是因为他媳妇心太善良了。

“先说好了,我呢对于移情别恋三妻四妾这种事情呢是敬谢不敏的。”

“你要是想着娶了我还要再纳妾什么的……”那还是趁早放过你。

“我不想,也不需要纳妾,有一个妻子就够了。”顾峥海求生欲很强的解释道。

像师傅师娘一样,一生一世一双人。

“那便说好了,你若移情别恋或者纳妾,我们就和离。”

林纾瑜目光坚定地说着。

顾峥海举起手指发誓道,

“我若移情别恋或者纳妾,就让我孤独终老,不得善终。”

诶,好好的发起誓来了……

咋说呢,在现代发誓做不到的多了去了,但林纾瑜听着还是很开心。

女人啊,真是个感性的生物。

“日后看你表现!”

林纾瑜转身走出房间,到厨房拿起小锄头,她这两天已经把刘婶给的菜种子泡水里发了芽了,今天要把它们给种了。

这个世界的菜种子成活率实在是有点低,原本林纾瑜直接撒过一批菜种子,但是这几天就一两个位置冒出了芽。

于是林纾瑜改变了策略,把种子用湿布浸着水泡出芽再种。

看样子效果还是很可以的。

顾郅笙喂完兔子,给兔子铲了屎装在专门装粪便的桶子里拿过来放在菜地旁边。

娘说要做肥料。

“娘,这个要怎么弄成肥料呀?”

“把它们收集起来,采用堆起或者加水沤着的方法,就能得到有机肥了。”林纾瑜解释道。

“娘,什么是有机肥?”顾郅笙没听说过这种肥……

不懂就问嘛,正是十万个为什么的时候。

“有机肥就是农家肥的意思,是自家收集弄的肥料。”

“这样啊,那笙笙以后也把自己的嘘嘘和臭臭也收集到这个桶里,也可以弄成肥料吗?”

不懂就问,顾·十万个为什么·郅笙上线。

“可以的呀,像树叶呀,人的粪便和动物的粪便都是可以的。”林纾瑜耐心的解释道。

林纾瑜把收集树叶和动物粪便的这个任务交给顾郅笙,人类的茅房对于三岁多的孩子来说太危险了。

自己要尽快把那人参晒好拿到镇上换了银子,然后给家里改造一下。

自己还没问过重新起一个房子大概要多少银子呢。

只能慢慢一点点来吧,心急吃不了热豆腐。

让顾郅笙进厨房洗手,自己把剩下的菜苗种完浇了水,一边觉着今天好像有什么事忘了做。

正愣神中,家里大门被人敲响了起来。

林纾瑜起身去开门,只见来人是个穿着红黑色斗篷,遮着大半边脸的男人。

“请问你哪位?你找谁?”林纾瑜疑惑道。

只见男人拿出一副画像,林纾瑜从画像里依稀看出是个孩子,这古代画像水平真是有待提高。

“见没见过这个孩子?”

林纾瑜摇了摇头,“你家孩子丢了吗?约莫多大?身上有没有什么特征?你家孩子叫什么?”

林纾瑜问了一大串,那人见问不出什么,边直接走了。

什么鬼,丢了孩子这么找哪里找的到啊,怕不是个憨憨……

林纾瑜不理会这人关好门转身进去跟顾峥海说起这事。

顾峥海一听便警觉了起来,林纾瑜让林纾瑜仔细描述一下那人的特征。

林纾瑜也察觉出不对劲,

“那人整个人阴沉沉的,不会是什么坏人吧?”

顾峥海在一年前制造了跟顾郅笙一起假死的大火,按理说不会有人发现自己跟顾郅笙还活着的。

除非那人还不死心!

“这事不要声张,那人后面调查清楚应该要再来,我跟笙笙一年前刚来在村子里不是什么秘密。”

“届时你护好笙笙,别的都不用管,你把银票跟银子随身拿好。”顾峥海说着把身上的银票都塞给了林纾瑜。

“媳妇儿,我要去引开那些人,也许十天半个月就能回来……”也许回不来……

“你放心,我回来了,我会把事情都给你说。”回不来就把这个秘密带到地下!

林纾瑜懵了,这是什么情况?难道是仇家?

不会吧不会吧,自己的美好生活刚要开始,这就要出现变数?

“你稍等我一下。”

林纾瑜很快冷静下来。

林纾瑜转身打开柜子,假装从里面找东西,然后靠意念从空间拿出来一些消炎药,止疼药,止血药粉跟绷带,还有半个月量的牛肉干和压缩饼干。

转身递给顾峥海,跟他一一介绍了都是用来做什么的。

把这些用布袋给顾峥海装起来。

“不论你去做什么,我就当你要上山打大猎,你必须活着回来!”

顾峥海捏着布袋沉默不语。

“听到没有?!不然我就带着笙笙改嫁!”林纾瑜眼眶发红的说着。

“你想得美!我会保护好自己,等我回来!”

顾峥海说完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留下刚进来的笙笙和忍着心酸的林纾瑜。

林纾瑜搂过顾郅笙,摸着他的头不说话,这都什么事!

“娘,爹去哪?他惹你生气了吗?”

林纾瑜打起精神跟顾郅笙解释着,

“没有的。”

然后跟孩子说他爹要上山蹲一个大猎物,要十天半个月这样……

也不知道孩子信不信,哎……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