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调理

话分两头,刘婶子回了娘家,跟弟弟弟媳两人聊着天。

“你们就跟我去一趟吧,行不行,总要自己心里有数的。

更何况你不看,阿玉也是要看的,刚好顾家娘子家里世代行医,也是有两把刷子的。”

刘婶语重心长地劝着自己弟弟,弟媳是肯的,就是弟弟固执了点。

他觉得两人身体没有问题,只是缘分没到罢了,不愿意委屈了自己媳妇。

“你想看吗?如果不想,不用勉强的,孩子会有的。”

刘婶弟弟张柱低头拉了拉妻子的手,轻轻地问着。

“柱子哥,我想给你生个孩子,人来一世,你待我那么好,我愿意的,我想的……”

郑多玉眼眶微红,哽咽的话也没说完……

刘婶见状也是无奈,好好的自己来吃什么粮呢?

“就这么定了吧,收拾收拾趁天还早跟我一起过去,看好了住一天第二天也就回来了,耽误不了什么事儿的。”

见如此,张柱也知道此行必不可免。

握了握妻子的手,便到东间两人的屋子里简单收拾了两人的衣裳,带上银两就牵着郑多玉跟自家亲姐走上了寻医路。

三人回到了上阳村顾峥海已经出门打猎了。

林纾瑜心里一阵复杂的跟顾郅笙解释清楚他爹去深山里打猎。

顾郅笙小脑袋耷拉着不说话,心里明显是有些不高兴的,但是小人儿倔强的不愿表达。

自己在福利院见过太多这种表情了。

其实顾郅笙知道,自己亲爹和亲娘都不在,唯一亲近的师兄自己可以说是自己最后一个亲人了。

听到要分开那么久,敏感的心一下子就害怕了起来。

“笙笙,不要紧的,娘会陪着你,你爹很快就会回来的。”顾郅笙轻轻点头,还是不说话。

“那这样,娘明天再上一趟镇上,去买鸡给你做好吃的好不好?”

顾郅笙毕竟还是个孩子,听到吃的很快就把不高兴忘了。

“那我还想吃糖葫芦,村里的二蛋哥哥他爹经常给他买,笙笙也想吃……”

“可以的呀,给你买,你有我呢,咱们放宽心哈。”

顾郅笙得到承诺,心情又好了起来,是呀,自己还有娘!

林纾瑜垂眸掩盖住自己的情绪,自己要打起精神来才行,还有个孩子要照顾的。

快到饭点,刘婶三人敲响了林纾瑜家的院门。

林纾瑜现在一听敲门声就紧张!但还是强作镇定地问了句“谁呀?这都饭点了。”

“是我,刘婶,顾家媳妇儿你做饭呢?”

林纾瑜听到是刘婶子,忙开了门,虚惊一场,还好不是之前那人!

“是刘婶呀,我以为是陌生人,你不知道,今天村里来了个陌生人,到处敲门,我怕是拍花子。”

林纾瑜能做的就这么多了,只要消息传到各家各户,这些人调查起来就没那么容易!

“你说什么?这可是大事,你等我会儿,我让大山去给里正递个话,让里正召集人都给说一声。”

没错,人贩子不论什么时候都是招人恨的,只要大家警惕心高些,透漏的事情就越少!

做完这些刘婶转头回来给林纾瑜介绍了自己的弟弟跟弟媳。

“这是顾家媳妇,你们叫她林娘子吧。”

“不用那么客气,你们进来吧,先到厨房坐着,我拿个垫子。”

林纾瑜知道她们是来看病的,没有多作啰嗦。

“你们谁先?”林纾瑜看着夫妻二人。

“我先来吧。”张柱说道,万一自己没有问题,那就不让妻子看了,他不想她难过。

林纾瑜不管这些,给张柱把起了脉。

“到你了。”林纾瑜不说结果,想两个人都把了脉。

其实林纾瑜看出来张柱的打算,哎,看病有时候看的也是心啊……

夫妻二人对视了一眼,张柱轻轻起身让开给郑多玉坐下。

约莫过了十分钟,林纾瑜心里松了一口气,两个人其实问题不大,就是女方的体寒有些严重,应该是后天形成的。

也不是不可逆的,调理起来也很简单。

“你们俩其实没有问题,就是小嫂子可能有些体寒,这体寒不像是从胎里带出来的毛病。”

林纾瑜说完扭头跟郑多玉问着。

“是掉进过水里吗?”

郑多玉已经不能用惊讶来形容了,自己确实是掉进过水里,而且是冬天!

只不过那是因为小时候家里穷,穷人的孩子早当家。

奶奶嫌弃自己是女娃子,便使劲的磋磨自己跟娘,大冬天也要去河边给一家人洗衣服。

自己就是那时候不小心掉进水里,因为没钱看大夫,自己在家用土方法撑着,病了好一阵子,现在想来,也是自己命大!

“是的,林大夫,听您说问题不严重,我可是能要孩子?”

郑多玉已经像是抓到了救命稻草一般的状态了。

“调理好是完全可以的,我给你写个药方你到镇上拿药,还是我直接在这给你配好?”

林纾瑜有空间在,抓药是没什么问题的。

“让顾家媳妇直接抓也省得你们再跑一趟镇上了。”

刘婶以为林纾瑜今天到镇上买了药材,直呼方便。

“药方先吃一个月,我这刚好也就够一个月的量,一个月后到我这来复诊,我需要再调整药方的。”

“你这个情况是至少需要三个月来调理,三个月后才可以开始要孩子,毕竟是药三分毒。”

“做好准备了吗?”林纾瑜微笑着问夫妻俩。

“麻烦林大夫了。”夫妻二人心里的很感谢林纾瑜,因为到镇上一趟看病贵不说,还不一定看得出来。

“不麻烦,我先给你们抓药。”让顾郅笙跟跟刘婶她们一起在厨房等着。

转身除了厨房进了房间,林纾瑜从空间配好药,一包包的分好拿了出来。

“这里是一个月的药,两碗水煎成一碗,趁温热的时候服下。

药一包算五文钱,加上诊金,一起是一两又五十五文。”

在现代,算是挂号费十块,药方十块,药二十块一包,良心价!

三人付了诊金和药钱,还特地把一些鸡蛋给了林纾瑜,林纾瑜推脱不掉便只好收下。

送走三人林纾瑜给顾郅笙煎了鸡蛋,还做了个酥肉给小屁孩做零食。

希望他能健康快乐成长,自己要开始独自养娃了!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