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开创了无数幻境 第十四章幻境是真滴好!(求追读,求月票)

杨寿所饰演的宁采臣,并非迂腐之辈。之前杨寿就提过,让徐柯将宁采臣与燕赤霞两个角色综合一下。所以,在杨寿这一版宁采臣的身上,带着一股豪侠之气。无论聂小倩是否是恩师聂文远的女儿,她若残害无辜,宁采臣就绝不会视若无睹。所以,杨寿遵循剧情人设,毫不客气出剑。只是,早已潜伏在此多时的树妖姥姥,又怎么可能任由杨寿杀死他最得力的下属?突兀之间,不仅狂风大作。山林之中,湖水之间,泥土之下,都涌出了大量粗壮、灵活,宛如血肉般的树根。“果然还有妖孽作怪!”“今天我就一道斩了你!”杨寿长剑若虹,身若飘雪,刹那凌空而起,手中的宝剑肆意挥洒,激荡的剑气将树根纷纷斩碎。此时此刻,黄沾配乐的‘道道道’正巧响起。激烈的节奏,配合着凌厉的打斗,完全将前期的第一波小高chao推上顶峰。一根树藤在混乱之中,裹住了聂小倩,要将她带离。杨寿顺手打出怀里一直揣着的银簪。银簪没入树藤之中,直刺聂小倩的胸口。聂小倩发出疼痛惨叫之声。随后,四周的山峦、草木、湖泊,都像是被激怒了一般。数之不尽的树藤,从肉眼可以看到的一切角度冲出来,要将杨寿淹没。即使杨寿手中的宝剑再锋利,在这样滔滔不绝的攻势下,也显得无力。危急之下,杨寿咬破舌尖,一口纯阳血洒在宝剑之上,宝剑泛着红光,挥洒剑气。一剑破开重重树藤遮蔽,杨寿纵剑快速冲出包围圈。脚步虽轻盈,但气息却变得浮躁,杨寿回头···果然树妖并没有追杀过来。很显然,这是主角光环起作用了。就在树妖姥姥围杀杨寿的时间点,黑山老妖安排求娶聂小倩的信使,已经到了兰若寺。树妖姥姥正是要接待信使,同时替聂小倩疗伤,所以才放过了杨寿。荒山一角,杨寿杵着宝剑,调整着气息。目光在那远处的阴山荒林间掠过,随后拔起长剑,毅然回返。“幸好不是真身搏战,否则我哪里来一口纯阳血喷出去?”此时的杨寿感慨着修行世界,对早熟少年的歧视。林深之处,鬼楼重重。一间木楼中,聂小倩正侵泡在乳白色的汤池之中,沸腾的池水时而发出咕咕咕的气泡音。树妖姥姥的声音从木楼的任何地方响起,重重叠叠,半阴半阳。“小倩,姥姥已经决定,将你嫁给黑山老爷。”“这一池水里,蕴藏着姥姥分给你的精纯法力,你快些吸收,疗养好伤势,七天之后好出嫁。”侵泡在池水中的聂小倩面色惨白,唯有朱唇似血。池水之下,右手却紧握着那刺伤她的银簪,好似回忆着什么。另一边,杨寿却已经寻了过来。屏息闭气之后,那些外围巡逻的小鬼、小妖,便都没有察觉到杨寿的潜入。木楼内,聂小倩看着胸口已经完全闭合的伤口,随后对着银簪出神。突然,见有一人,已经站在了水池旁边,就这么看着自己,吓的立刻往下一缩,唯露出头和脖子在水面之上。“是你?”“你是来杀我的?”聂小倩对杨寿问道。她的眼神里,竟莫名带着期待和幽恨。“把簪子还给我!”杨寿说道。“为什么?它对你来说很重要?”聂小倩好似赌气般问道。杨寿道:“它···是一个很重要的人送给我的。”聂小倩道:“有多重要?比你的命还重要吗?你竟然还敢偷偷回来。”杨寿眼神清澈,始终没有去看那水下浮动的影子。他也担心出戏。“不错!它比我的命还要重要。”杨寿说道。聂小倩却好似被激怒了一般,将手中的簪子一抛,任其落入池底深处。“想要,你就自己下来捞吧!”杨寿闻言,目光微微扫过聂小倩,道一句:“那就失礼了!”随后竟真的跳入池水之中。池水或许是因为加入了许多对鬼物阴躯有用药物的缘故,显得很是浑浊。杨寿伸手在池底乱摸,一不小心就抓到了一片细腻香滑之处。急忙收手,正要从池底跳起来,连忙道歉。却突见一双柔臂,将他死死的拖住,按压在了池底。此时的杨寿,以一个尴尬、古怪且香yan的姿势,半靠在聂小倩的怀中。那冰凉却又丝滑的触感,令其心神剧烈荡漾,一时间竟忘了挣扎反抗。“这就是幻境的妙处吗?”“我终于知道了!”“天可怜见,当初拍摄的时候,为了捕捉我的水下表情,看似我是倒在王祖仙的怀里,实际上我是躺在摄像大哥的怀里···。”杨寿又想起了当初拍摄时的细节,此刻却又觉得,那些牺牲全都值得了。“姐姐!这是姥姥送来的嫁衣,你试一试,有什么不贴身的地方,妹妹我这就安排去修改。”一个更具魅惑的声音,在水池外响起。来的是女鬼小青。一个胸怀波澜的恶毒女配。原版这个角色是谁演的,杨寿自然是不记得了。但是说起波澜壮阔,又有几人比得上叶紫楣?八五年的叶紫梅,还在演电视剧,虽然还没有御姐气质冲上顶峰,但是身材发育却已经极其充分。杨寿不过是提了一嘴,项十三便不费吹灰之力,寻了过来,出演小青一角。“好!我一会便试,你先出去吧!”聂小倩的声音冷冽道。小青却并不依言而行,而是坐在池边,用手指尖轻抚水面。“姥姥对姐姐可真好,这池子里不仅有姥姥的功力,还有诸多阴灵妙药,姐姐便是受伤了,这一池子享用完,修为也当增加十几载。”聂小倩一言不发,只是盯着小青。只是脖子以下,却不知是不是泡时间长了,开始泛起粉红。“听说黑山老爷残暴凶狠,你是他的第三十七房夫人,他的前三十六房,都魂飞魄散了。”“姐姐既然迟早都是要魂飞魄散的,那这一池子的灵水,还不如便宜了妹妹我。”说罢小青竟解开衣裙,自顾自的侵泡了进来。这池子虽不算多小。却怎么容得下三个人?‘不得已’杨寿贴聂小倩贴的更近一些。却还是有些部位,难免与小青发生接触。“姐姐的腿,倒是生的好生粗壮豪迈···妹妹我倒是当真没有想到呢!”小青摸索着杨寿的大腿,察觉到衣物的痕迹,却如此说道。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