盖世主宰 第十七章人传人现象

房间里烛火摇曳,在窗外阳光照射下却也只能黯然失色。苏宸坐在太师椅上,正在清理着双足双耳的暗红小鼎,这次,他就打算用这鼎,炼制出真正的丹药。“苏先生,您打算做什么?”一旁,黄开山正依照苏宸的话,把药材按量分成多份。当他知道苏宸要这些药材时,他几乎去把仓库里的存货搬空,以至于现在苦哈哈地分类。不过当知道苏宸打算传授他一些技艺时,又觉得一切都值得,干得可起劲了。“炼药。”苏宸随口回应,淡淡道:“一会儿,你可在旁边观摩,能学到多少就看你的造化。”黄开山闻言,眼里升起激动之色,默默走到墙角,认真凝望。说话间,暗红小鼎已然被清理干净,苏宸屈指一弹,悠然的颤音回荡翩然。只见他右手托举小鼎,掌心灵气流动,渐渐的小鼎悬浮起来。一旁,黄开山看得瞪大眼睛,似是看到惊世骇俗的场景,不过也控制着自己没有发出声音。“火!”就见苏宸陡然指向烛火,叱声道,随后蜡烛上飘曳的火苗就像是受到召唤一般,汇丝成缕聚在小鼎之下,嘭的一声,火苗突然暴涨,变成火团熊熊燃烧。神乎其技的一幕,直接颠覆了黄开山的观念,戏法般的招数,竟能用来炼丹?显然,这一手引火之术,被他当成江湖中喧哗取宠卖唱的小教流派。但在苏宸的操控下,每一个动作行云流水,带着一种奇妙而又独特的神韵。恍惚间,仿佛有一扇神秘大门,正缓缓向黄开山打开,金色且温暖的光从其中撒出,牢牢吸引住了他的目光;他,入迷了,痴了。同时,他还感受到随着苏宸的动作,一身精气尽皆向身前汇聚,融入火焰之中,似是成为燃烧的养料。“引气助燃,但这与炼丹又有什么关系?”黄开山心头仍是疑惑,他为五品药师,不知多少丹药在他手里成形,可还是第一次见到,炼药需要用到火。“医道浩瀚,总有我未曾触及的领域。”黄开山神情恍惚,九品医仙也曾言,医道如海,他也只触及皮毛,真正的医道,才是真正的神仙手段。医仙都还在海面沉浮,所以他可以相信,苏宸这手段,是他从未触及到的领域。也正是因为如此,接下来苏宸的举动,让他彻底看不明白了。只见苏宸指向事前分好类的药材,一股劲气射出,紧接着一味草药悬空而起,笔直飞到他手里,而后被投入鼎中。随后数个时辰,他都如法炮制,剩下的草药都被投进鼎里,房间各处弥漫着淡淡药香。黄开山从开始的震惊,到后来的麻木,没人知道这期间他内心经历了何种震荡。号称不到武宗,就无法学会的控物御物,他就这样在一个少年身上看到了!哪怕这个少年在医道上,造诣让他心甘情愿叹服,可若是替换到武道上,又是另一回事了。直到苏宸收功,黄开山顿时如梦初醒,再看着苏宸,又多出一股别样情绪。“苏先生,您这炼丹……真是让我大开眼界。”黄开山惊叹,心中的震惊无从说起。“小手段罢了。”苏宸随口说道,炼制疗伤丹的要求不高,所使用到的技巧固而没有什么难度,只要用点心,刚刚修炼的人也能学会。黄开山一愣,起码武宗才能施展的手段,是小手段?苏宸没有再继续说,抬手伸向小鼎,取出一枚比拇指略小的墨绿色药丸,淡淡药香随着热气散发开。随意把观一番,苏宸撇了撇嘴,上级品质,差强人意。随即,他把疗伤丹药递给黄开山。“这……”看着珍珠般圆润的圆丸,黄开山显然没反应过来,这是丹药?这与他所制的丹药,不说不太一样,只能说毫不相干。这好闻的药香是怎么回事,为何不是各种草药混合起来的味道?“这才是丹药原本的样子。”苏宸随口道。“啊?”黄开山失声,即便心中已经有猜测,可还是无法相信。毕竟一直以来遵守的陈规,在这一刻被推翻,换谁都无法接受。可很快,他一咬牙,对道:“苏先生,可否让我一尝!?”从医数十年,他尝过草药不下百种,这药真假,一尝便知!苏宸点点头,“可以。”黄开山小心翼翼地捻起丹药,送入口中,当牙齿咬破表皮的那一瞬间,浓郁的药味瞬间充斥整个口腔,不同于草药的苦涩,有草药的味道却显得香甜。强忍着一口吞下丹药的冲动,黄开山细细品味,分辨出其中成份,最后吞咽。“天呐!”“苏先生,神了,神了!”黄开山瞪大眼睛,满脸兴奋的手舞足蹈,这个丹药,比他制作的丹药,效果好上数倍不止!制作时间更短,效果却更好,这若是普及开来……一定会对当即疗伤药市场造成巨大的冲击!“苏先生,此…神药,可否量产?”苏宸瞥了他一眼,便看出他心里在打什么算盘,再度把手伸向小鼎,收回来时,掌心赫然静静躺着四枚完全相同的疗伤丹!黄开山的目光登时被吸引过去,一鼎五丹,同样的草药,换做他来,只能做两枚。孰强孰弱,一目了然。“呼…”黄开山长长吐出一口气,神色无比郑重地向苏宸一拜,道:“苏先生在医道上学识惊为天人,亦化腐朽为神奇,若此药不面向世人,难免会使明珠蒙尘。”“开山恳请先生能将此药交予药万居,定能卖出一个让先生满意的价钱!”可以听出字字真心实意,但也只是黄开山一方面的想法,另一方面,他感觉自己仍没有与苏宸搭上关系,这是一次绝佳机会,也是自己表现的机会。同时,他还有自己的小心思,刚才过于震撼,以至于并没有完全看清步骤。只要苏宸还来这里炼药,不管多少次,总有能学会的时候。苏宸坦然受了他这一礼,平静道:“我本就有此打算,既然你有意,那便交于你吧。”有一个处理杂事的人或许也不错,至少可以节省自己不少时间与精力。苏宸内心这般想着。“多谢先生!”黄开山内心欣喜若狂之余,感叹终于是和苏宸搭上关系了。苏宸瞥了他一眼,道:“虽然全权交予你代理,但我却是不会经常出手炼药。”黄开山精神一振,保证道:“苏先生请放心,开山明白!”他当然听懂了苏宸话里的意思,不会经常出手炼药,药万居就得自己解决来源,换言之,在这有限的观摩中,他必须要将炼药方式学会;否则依靠疗伤丹药打开市场的想法,就不要再想了!苏宸动手清理掉小鼎里草药废渣,继续炼药。黄开山见状,搓着手蹲在一旁,聚精会神的看着,眼睛若有光。……时间来到下午,苏宸从一开始的站姿炼丹,变成现在的坐姿,怀里在衣袍的遮掩下,白色奇晶绽放出熠熠白辉,源源不断的天地之气补充着苏宸的消耗。说到底,他哪怕有诸多能力在身,也还是筑基修士,所能发挥终究有限。随着最后一批草药告罄,苏宸熄灭火焰,吐出一口浊气,长时间的消耗,让他额间布上一层细汗,轻抬眼睑看向黄开山,“接下来,便是你的表现了。”后者闻言,站起来恭声道:“先生请放心,此事若办不好,开山便也就没脸来见了!”苏宸轻轻点头,又看到黄开山欲言又止的样子,道:“你还有事?”犹豫片刻,黄开山咬牙问道:“苏先生,开山愚钝,观摩许久,仍然不明白炼丹时,这火有何作用?”火很普通,却参与了整个炼丹过程,实在让他不解。苏宸简单说道:“提纯、过滤、凝固。”他不介意提点一二,但若是连这都无法理解,那便是人的问题了。黄开山口中重复喃喃这六个字,片刻后眼中精光大放,对苏宸拱手行礼,激动道:“多谢苏先生指点!”苏宸却摇摇头,“既然明白了,就去做事吧。”“这房间,我还要用一会儿。”“苏先生想用多久都可以,只要先生一句话,药万居都是您的!”苏宸咋舌,你可真是舍得。表完态度,黄开山识趣地用布包好所有疗伤丹药,默默的出门去了。听着门缝悄然合上的声音,苏宸嘴角上扬,这黄开山,倒是不错,年龄不小,天资却没有受到多大影响,若有机会,倒是可以再传授一些给他。“这次炼丹,反复榨干灵气再补充,倒是让我的根基牢固了些,可以进行一次突破。”苏宸心中想道,能够有一次小突破,属实是意外之喜了。……药万居一楼,黄开山下来就命小厮取瓷瓶,近百个瓷瓶摆在大堂之上,吸引来不少人的注意。因为昨天一事,药万居算是小有名气,引来不少人,现在这一举动,更是激发人们的好奇心。“老板,你们这是要搞什么?”有人对黄开山问道。“新药,邀诸位见证一下。”黄开山一边回应,一边打开布包,露出一片墨绿之色,众人就见他小心地捻起一枚,然后放进瓷瓶里,小厮想要帮忙都被他喝止了。一刻钟后,所有疗伤丹都被他放进瓷瓶。“老板,你别说这个绿色的玩意儿就是新药。”又有人开口,道出质疑,看着就不对劲,别把人吃没了。“不错!”黄开山双手背负身后,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他在苏宸面前是一副求知弟子的样子,可也别忘了,他还是一名药师,驰骋医场数十年,大小场面不知见过多少。但凡有新药现世,首先受到的不是欢迎,而是质疑。事实胜于雄辩,他很清楚该如何让人们最快接受。疗伤丹,自然该从疗伤入手,只要是武修,身上肯定多多少少都会有些隐疾。疗伤丹的效果可是从内到外,这点他再清楚不过。当即从现场,选出两个中年武修,让他们服下疗伤丹,当众展示效果。这两人服下疗伤丹后没多久,脸上便升起红润.之色,随即更是激动起来,大呼道:“咦?我的暗疾好了?神了,真是神了!!!”修武之人,对自己的身体变化感知很清楚。见到这两个人激动到不能自已的样子,那些因为好奇而围拢过来的看客,顿时爆发出阵阵骚动,这可是真的好了啊,那药可真有那么神?“老板,这药什么价,给我一颗,我也看看到底是不是有那么神。”“老板,我也要!”“我要两颗!”“哎呦,老板你就不要笑眯眯的吊我们的胃口了吧!”……黄开山脸上略带笑意,对会有这一幕显然早有预料,不过这才第一步,苏先生亲手炼制的丹药,岂能轻易卖出。“诸位,这新药的效果想必大家也看到了,不过恐怕要让大家失望了,新药在明日货物充沛后才会正式发售。”“此药属于药万居独家出售,绝无二家,请大家认准。”只要疗伤丹有人气,就能以人气带动人气,再加上是独家,出名也只是时间问题。听到还要等到明天,在场客人都失望不已,还劝着黄开山,让他今天就开售,后者自然说什么也没有同意。“虽然无法满足大家今日开售的要求……”态度坚决的黄开山,脑中灵光一闪,语气一转,道:“但我能够做主,只要在开售日能带来各自好友为自己助力,根据好友数量,购买疗伤丹时,可享最高五折优惠!”“如果好友也购买疗伤丹,本人还能享受免费看诊一次。”不得不说,黄开山是个商业鬼才,三言两语就把人们的热情调动起来;没人不喜欢占便宜,在场的人回去后,想必会召集各自好友,凑齐打折优惠。人气,有了;宣传,也有了。一传十,十传百……这便是人传人现象。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