盖世主宰 第十章质疑

离开学府,苏宸陪着兴致盎然的凰巧倩逛了一天的街,待到日渐西斜时,这才各自回家。把人送回家,苏宸回到自己的小窝,倒了杯水一饮而尽,露出苦笑着自言自语道:“这丫头,太能走了。”在街上,凰巧倩就好像有用不完的精力,走到哪儿的兴致勃勃,几乎每一家都会逛逛,却极少买。这让他都不是很理解,不是必要,却愿意将时间投入在这个上面。看了眼天色,苏宸让佣人送来吃食,然后在夜深人静时,悄然离开南灯城。来到面向釜溪山脉的老地方,苏宸盘坐在石头上,便开始修行。月上正中天,凌晨之时,苏宸感觉到身后有人接近,脚步声多而杂,保守估计,数量在四人以上,平缓的脚步在一定距离时停下,可以肯定没有恶意。“兄台,草药我带来了。”江黎的声音,恰好印证苏宸心里的猜想,睁开眼睛转身,看到江黎站在面前,视线后移,是姜雪和两个锦袍男人,还有个布袍老人,以及两个甲胄兵士,他们手提着一个大木箱。“他们是?”苏宸起身,走下石头,看着两个锦袍男人问道,两人气度不凡的样子,已经让他心里有所猜测。“家父,霖通城城主。”“世父,息郡王。”江黎为苏宸介绍,左边那个是霖通城城主,息郡王的亲弟弟,江通;另一位,自然就是整个息郡的掌控者,息郡王!借着月色,苏宸看到两个男人容貌有三分相似,长相严肃正气,不过两个人看他的表情却不尽相同。江通眼神诧异,目光省视。息郡王则是玩味中夹杂着一丝惊异。“小子,见过息郡王,城主大人。”苏宸拱了拱手,不卑不亢的道。“虽早就听小黎说,他的救命恩人很年轻,却不想如此年轻。”江通语气中透着一股古怪,“并且,着实没想到是你。”听这语气,他显然认识苏宸。息郡王也在此时开口道:“的确,本王以为你颓势三年,已无再起可能。”“现在看来,你应是在沉淀,骗过所有人。”江黎姜雪二人听得有些云里雾里,为何父亲和叔父会认得苏宸?苏宸轻轻一笑,对两人能认出自己不感到丝毫意外,“郡王,我们可否开始治疗了?”息郡王点点头,道:“当然可以,不过在这之前,本王要向你介绍一个人。”说着,他示意苏宸向步袍老者看去。“黄药师,此次随我出行,在看到你那张药方后,叹为观止,说一定要认识认识你这位‘高人’。”苏宸闻言,怔了怔,旋即失笑道:“没想到,小子随手列出的药方,竟有人能看出其价值。”此言一出,在场所有人脸色皆是有些怪异,感觉这话有些嘲弄,或者说…讥讽?不过也有可能是庆幸的喜悦,为有人能看出其价值,而感到喜悦。几人心中转念想道。“药材配比堪称绝巅,多一分少一毫都会影响到整体的药效。”黄药师神色认真的看着苏宸,道:“能配出此药方,必然此道沉浸多年,老夫远不能及,须是宗师出手。”“你说此药方是你所配,如何能够证明?”苏宸深深的看了眼黄药师,后者眼中一丝不苟的认真,让他升起几分兴趣,“若是证明,又当如何?”“无论何道,达者为师。”黄药师铿锵有力的道:“若你能证明,老夫便尊你为师,以弟子自称!”“我可不收。”苏宸摇摇头,“你这个年纪,注定成就有限。”“哼,等你证明后再说!”黄药师冷哼一声,凭他的身份,要拜人为师,竟然还被嫌弃年龄大,心里不爽。息郡王平静看着,他知晓黄药师性子,药理一道堪称执狂,看到苏宸这么年轻的年龄,却能列出远超他成就的药方,自然是不愿意相信。其实连他都不相信,宁愿相信苏宸是走大运,捡到的。毕竟,十六七岁的年龄,不论做什么,都只能算刚起步,能小有成就,就已经是天才了。“那我便证明给你看。”苏宸淡笑一声,一般疗伤丹的药方,对他而言,自然是手到擒来般轻松。挥手招来两个甲胄士兵,苏宸从箱子里抓出草药用量,分毫不差。“你能看出药方效果,自然就能看出,这药方若无药引,效果会有多烈。”黄药师点点头,心头有些揣揣,他看到苏宸的取药动作,心里顿时相信几分,那药方是出自苏宸,因为这个动作,不重复成千上万次,是无法精准抓到用量的。“我便让你看看,不用药引,如何能达到同样的效果。”说罢,在众目睽睽之下,苏宸将草药递给江黎,“服下,然后就地坐下,运转精气。”江黎郑重点头,一股脑将草药塞进嘴里,粗浅咀嚼几下就吞了,口腔里回荡的苦涩让他不禁咧开嘴,不过也没有忘记嘱咐,当即盘坐下去,调动全身精气。苏宸来到他身后,伸出手指连点,每一次点下,就会有缕丝线般的气流,钻进江黎身体。一翻行云流水的举动,哪怕是黄药师,也没看懂。苏宸站在江黎面前,像是在等待着什么。没过一会儿,江黎的呼吸清晰可闻的粗重起来,在月光的照耀下,缕缕白气通过毛孔钻出,看起来就好像被蒸熟了一般。整个过程,持续了莫约半个时辰,随着江黎尘缓吐出一口浊气,他立即跳起来打出一套拳,看起来已经完全没事的样子。“我没事了?”“我没事了!”结束后,江黎激动地跳起来,喊道。“别激动太早,你这是药性过剩,造成已经痊愈的假象。”苏宸淡淡的给他泼了盆冷水,“等药性过去,你还会是原来的样子。”怎么可能一次就好,这又不是稀世罕见的高级疗伤丹。闻言,江黎也不激动了,安静下来,郑重地对苏宸行了一礼。他作为服药的人,有效无效,他自然感觉得最清楚。若没有苏宸,他的结局会怎样,真的很难说。救他,也救了姜雪,这恩情需要记住,用心去回报。苏宸平静抬眸,看向黄药师,“如何?”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