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御史能处,有事他真喷 第十八章 帝王心术

为君之道,帝王心术乃重中之重。何为帝王心术,无非是制衡二字。朝堂当中,不能有任何派系一家独大。天符帝这么多年以来,每天都在与各大世家派系的官员勾心斗角,想尽办法、用尽手段做到平衡。平衡一旦被打破,朝堂局势不稳,甚至离改朝换代也不远了。看着台下的官员,为了争权夺利,再次陷入到他的谋划当中,天符帝的心情无比复杂。没有欣喜,有的只有愤怒和无奈。愤怒这些官员,先家后国,失去了为官为民的本心。只有在满足了自己的利益之后,才会帮助他治理国家。无奈的是,朝廷选拔人才,都从科举而来。可读书人十之八九来自世家,中举之人更是九成九为世家子弟。于是世家不断壮大,造成了现在把持朝政的局面。身为皇帝,即便知道世家的隐患,也必须靠着他们来治理国家。面对这种局面,天符帝十分无奈。他的目光从群臣身上一一扫过,最后落在了李青身上。“李青何在!”群臣顿时齐刷刷的将目光聚焦在李青身上。心中咯噔一声,知道了天符帝要从李青开始,正是启用寒门了。这位新科状元,将进入御史台。李青闻言,在群臣的注视下向前一步。“学生在。”天符帝双眼如电,目光炯炯。“颐阳王旧府,即日起改造为御史台。朕封你为侍御史,即刻赴任,着手挑选殿中侍御史、监察御史。新科进士,只要是你看重的尽可选去,无需向朕汇报。”“是!”李青神情不变,坦然自若。昨天天符帝没有授他翰林院修撰,他就想到了这个安排。天符帝这番话,犹如平地起惊雷。所有官员,全都脸色巨变。御史台,除去主官御史大夫和副官御史中丞,就属侍御史权利最大。虽然侍御史仅仅只是从六品的官员,却有风闻奏事之权,随时可以在朝堂之上弹劾官员。同样是从六品的翰林院修撰,完全无法与之相比。更加让百官看重的,还是天符帝准许李青自行从新科进士中挑选人才入御史台。一时之间,所有人脑海当中无数个念头闪过。御史大夫地位堪比三公和丞相,极难争取。御史中丞两个名额,朝堂各大派系,都想挤进去。难度之大,可想而知。这里面,唯有侍御史、殿中侍御史、监察御史有操作的空间。在场官员,多多少少都有自家学子高中进士。现在都绞尽脑汁想着如何将自家学子送去御史台。可现在天符帝竟然把选拔权利,直接交给了李青!百官看向李青的眼神,明显发生了变化。刚进朝堂,就已经对他们产生了冲击。长此以往,不可想像。可偏偏在这个节骨眼上,他们又不能反对天符帝敕封李青为侍御史。谁敢反对,必定惹恼天符帝,进不了御史台,白白便宜了其他派系官员。“御史大夫,暂时空缺。众卿对御史中丞,可有推荐人选?”天符帝问道。御史大夫,天符帝心中还没有合适的人选。这个位置,只能交给他完全信任之人,不可能轻易敕封。而御史中丞,便是他抛出来激化和引爆各大派系官员矛盾和冲突的导火索。这种置身事外,坐看百官狗咬狗,自身却能成为最大受益者的感觉,让天符帝大为享受。日落月升。朝堂重臣们,纷纷推举自己人担任御史中丞。多方争执,持久不下。直到天色完全暗淡下来,依旧没有一个结果。天符帝打了个哈欠,摆了摆手,道:“好了,御史中丞职责甚重,一天两天你们也吵不出个所以然。今日朝会,便到这里吧。”台下百官闻言,也纷纷停了下来。哪个派系的官员去担任御史中丞,的确不是一两天能够决定出来的。这里面涉及到诸多勾心斗角、诸多利益交换,还有是否能让天符帝认同,无比复杂。“对了,还有一事差点忘了。”天符帝原本起身准备离朝的身影突然停下,转身对人群中的李青说道:“李爱卿献策推恩令,又感贪官污吏导致百姓怨声载道,再献东厂、御史台之策。朕赐你府邸一座,白银万两。并赐金令一枚,可自由出入宫廷。”“谢陛下。”李青躬身拜谢。御史台分明是天符帝自己举一反三想出来,此时却说成是李青的功劳。个中原因,李青也十分清楚。无非是担心他被世家拉拢。东厂和御史台,是皇帝手中的利剑,将会极大的遏制和震慑世家的力量。而提出这个想法之人,必定会受到所有世家的敌视。不过李青并不在乎。他的为官之道,是以立德、立功、立言为基础。他不会与任何官员同流合污,也不会站在皇权那边,他所行所做之事,都只会为了百姓。天符帝在太监宫女的簇拥下,离开了承天殿。在群臣看不到的角度,他的嘴角微微弯起。尽管他决定重用寒门、重用李青。但根本不会完全信任。唯有让李青和朝中大臣彻底对立起来,天符帝才会放心用他。果然,他一离开,朝中百官看向李青的脸色立马变得不友好起来。一个没有任何身家背景的寒门,进入朝堂之后不寻找靠山就算了,做的第一件事竟然就是削弱世家力量。没有任何一位官员,想看到将来朝堂上会出现一支以李青为代表的寒门势力。当然,在场之人都是老狐狸。尽管心中敌视李青,一些表面工作还是要做好。他们还要靠李青将自己人塞进御史台。“长青,恭喜!初入朝堂,陛下便封你为侍御史,可谓是天恩浩荡。御史台独立三省六部之外,是朝廷的监察部门,其中的重要性想必你也清楚。关于御史台的组建,老夫心中也有一些浅见。若是感兴趣,可随时来我府上。”丞相司马眕笑呵呵的说道。“承蒙丞相抬举,若有疑惑,定向您请教。”不等司马眕继续开口,国子监祭酒孔嵬走了过来。“听说昨日长青在老夫家过夜,不知住的可还舒心?陛下赐你的府邸,尚需几天时间清扫。这段时间不妨继续住下,我家那小子与你是同年,也可互相探讨圣人之道。”“见过祭酒。”李青作揖道:“比客栈舒心许多,李青便厚颜再叨扰几日了。”听到李青的回复,国子监祭酒孔嵬哈哈大笑,拉着他就往承天殿外走去,丝毫不给其他同僚接近攀关系的机会。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