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御史能处,有事他真喷 第十七章 你们难道是要逼宫吗

承天殿内,文武百官齐齐傻眼了。东厂这样一个权柄滔天的部门,天符帝竟然交给了一个太监?区区一个太监,何德何能可担此重任!一些头脑精明之人,如殿阁大学士杨郢,丞相司马眕,还有太傅赵夔等人,瞬间明白天符帝背后的目的。设立东厂,压根不是为了什么清查百官当中的蠹虫。天符帝的真实目的,是针对整个朝堂派系!平日里,世家派系为了各自的利益在朝堂当中彼此争锋。真正遇到涉及到各自底线的问题,又会联合起来对抗天符帝。以百官之权,对抗皇权。这样的现象时有发生。世家尾大不掉,天符帝要想治理好国家,就必须得用他们。除非能够找到可以取代世家的力量。而这种力量,根本不可能存在。即便设立了东厂,用宦官来监察百官,也做不到。宦官只能起到监察的作用,只能作为一柄利剑悬在百官头上。用他们治国,不说根本不可能。传出去都要被邻国甚至是草原上的蛮族给笑掉大牙。东厂的存在,就是为了打压世家力量。“陛下,不可啊。宦官掌权,遗祸万年啊!”礼部尚书第一个跳了出来。在他的观点里,宦官乃低贱的阉人,宦官掌权那就是礼乐崩坏。“臣附议!”“臣亦附议!”在礼部尚书的带头之下,一个个官员开始反对天符帝。最后,甚至连两朝元老,德高望重的太傅赵夔、与天符帝关系最为亲近的殿阁大学士杨郢,还有那百官之首丞相司马眕,也极力反对。看着那张口礼制、闭口祖制的大臣们唾沫横飞,将遗臭万年、礼乐崩坏之类的大帽子扣过来,天符帝只感觉心中怒火冲天。身为皇帝,他的圣旨理应受到所有人的遵守。可一旦涉及到世家利益的时候,这些平日里为了派系争斗的官员们,立马就联合起来对抗他。皇权在这个时候,显得极其可笑。“哼!”怒火中烧的天符帝霍然起身,怒哼一声,道:“朕意已决,魏搉即刻上任。还不速速去组建东厂更待何时?”“遵旨!”魏搉起身,又向天符帝躬身行了一礼,随后转身退出承天殿。刚出承天殿,他原本面无表情的脸,瞬间变得无比狰狞。“阉人,宦官。今后我这一介阉人,便要做出一番大事!你们这些所谓的朝廷命官,不是自诩高人一等吗,最好不要有事犯在我手上!”朝堂上百官发自内心的鄙夷和不屑,让魏搉的自尊遭受了极大的重创。他本来可以没有尊严的活着。可自从殿试那天,李青向天符帝提出了设立东厂这个建议之后,魏搉感受到了被人看重的感觉是那么美妙。“这个世上,唯有状元郎没有瞧不起我这个阉人。”一个呼吸之后,魏搉的脸色立马恢复如常。一副生人莫近的模样。他脚尖轻点,瞬间出现在百丈之外,去挑选有能力又信得过的太监组建东厂。朝堂之上,随着魏搉的离去,百官和天符帝的矛盾激化到了极致。太傅赵夔愤愤怒指责天符帝:“陛下不听百官劝诫一意孤行,这是乾纲独断!”天符帝也怒视赵夔:“今日朕还就乾纲独断了!”赵夔一听,无可奈何,直气的浑身发抖。推恩令实施之后,藩王势力削弱,无法再制衡世家。那个时候,必须扶持新的势力来平衡。而寒门,就是天符帝要扶持的对象。但寒门与世家相比,完全就是蚍蜉撼大树。天符帝必须用东厂和御史台来打压世家力量,从而扶持寒门上位。这关乎到皇权,关乎到大周的根本。无论百官的反对声音有多大,他都不可能会让步。一步退,步步退。这关键的一步若是还退了,就再也没有机会压制世家了。削藩削到最后,自己一点好处都没落到,反倒是便宜了世家。“请陛下三思!”百官齐齐拜倒,高声齐呼。偌大的承天殿,除了李青之外,竟无一人站着。这也让李青看清楚了朝堂上的局势。这些世家官员,全都是先家后国。优先考虑自身利益。若再不加以节制,他们将更加肆无忌惮。届时皇权慢慢也会被架空。各大世家门阀,很有可能因为利益的关系,将大周帝国分裂成若干份。最终受苦的,还是百姓。李青想明白了,难怪他昨天一提东厂,天符帝立马就高度赞同,甚至还举一反三想出了御史台。“你们难道是要逼宫吗?”年迈的天符帝须发尽张,怒视群臣。像是一头愤怒的雄狮,欲择人而噬。“禁卫军何在!”随着天符帝一声爆喝,承天殿外,一队禁卫军立马冲了进来。“再有人违抗朕的旨意,通通拉下去斩了!”禁卫统领看了眼乌压压一片拜倒在地的官员们,艰难的咽了咽口水。但作为皇帝绝对的心腹,他还是抱拳道:“是!”拜倒在地上的官员,见天符帝如此决然,也知道此事不可再阻止。他们的大脑飞速运转,在思考如何应对东厂,思考如何才能最大程度上的保全自身利益。丞相司马眕出列道:“陛下,宦官专权,于国不利,于民不利。臣以为,为防宦官姿意妄为,当在三省六部当中再设一部,用来监察东厂。”司马眕能从朝堂各大派系的争斗当中,爬到丞相这个位置。凭借的不仅仅是天符帝的赏识,更是他自身的能力。他敏锐的捕捉到,若是有一个能够压住东厂的部门,那这场世家与皇权的交锋并不一定会输。“丞相所言极是!宦官久居人下,一旦掌权,在这种巨大的身份转变之下,心态难免会扭曲。请陛下再设一部,监察东厂!”向来与丞相司马眕不和的太傅赵夔,也站出来支持他。“臣等附议。”在群臣一片附议声中,天符帝笑了。“众卿所言极是。”天符帝重新坐到龙椅上,慢条斯理的说道:“朕欲设御史台,独立于三省六部之外。御史台以御史大夫为主官,两名御史中丞副之,领侍御史、殿中侍御史、监察御史。其中,御史大夫正一品。御史中丞从三品。侍御史从六品。殿中侍御史从七品。监察御史从八品。御史台御史官员,有纠察、弹劾官员之责,有直谏皇帝之权,有风闻奏事之权。此外,御史台设置台狱,受理特殊案件、重大案件。如东厂触犯大周律法,由大理寺审讯人犯、拟定判词,刑部复核,最后报御史台监审。此后大案、重案,当三司会审!”天符帝有关于御史台的架构和职权说完,承天殿又是一片哗然。监察百官,直谏皇帝,风闻奏事。东厂有的权利,御史台都有。东厂没有的权利,御史台也有。甚至御史台还插足了司法,分走了刑部和大理寺的权利!当然,这其中最令人惊悚的,便是那风闻奏事。无需证据,无需调查,只要御史台听到某位官员有问题,就可以把他抓起来审讯。此时此刻,刑部官员和大理寺官员,全都脸色大变。而其他官员,则个个面露喜色。心中疯狂呐喊:进御史台,一定要进御史台!尤其是御史大夫,凡三品以上的官员,对这个职位无不渴求。御史大夫正一品,又有监察百官、司法等诸多权利。谁要是当上御史大夫,在派系斗争当中,简直无往而不利。即便是丞相,也讨不到好处!“不知众爱卿是否支持朕设立御史台?”天符帝一改之前怒气滔天,笑眯眯的看向台下百官。结果显而易见,九成以上的官员,都高呼陛下声明,支持设立御史台。剩下如刑部、大理寺官员的反对,则完全没有作用,被绝对的支持声给淹没。天符帝见此,心中一阵冷笑。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