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8、生产队开大会

刚刚掌握了一项有趣又神奇的新技能,人们往往都会上瘾,忍不住总想试试。墨大爷走的时候天还没黑呢,华真行一次又一次试手,每次提炼成功后休息片刻便重新开始,快到半夜的时候,已经提炼出了几十粒小金豆,加起来差不多有三两重。

放下今晚提炼的最大的一粒金子,华真行感觉手都快抬不起来了,意识到不能再继续了。他已神气耗尽,想起了墨大爷的告诫,方才差一点就超限了。找了一个盒子将那些提炼出的小金粒装好,他也没回卧室睡觉,就在工作间盘坐涵养形神。

涵养形神不需要修炼别的秘法,养元术即可。所谓第三级养元术,并不是要单独修炼什么,入坐后仍从生机发动开始,很快便进入元神清明状态。

收摄神气蕴化生机,屏绝外缘,身心若独成一方小天地,华真行这一入坐就是两个多小时。当他再度睁开眼睛后突然感觉很饿。

他摸下楼煮了一大碗新品木薯面条,做了肉臊调味,还很奢侈地加了两个鸡蛋。在非索港新鲜鸡蛋可太少见了,当地人几乎不养鸡,这东西也很难从海外运来,冰箱里的存货都是他从东国援建工人那里淘换的。

这碗面特别香!华真行吃面时不禁又想起杨老头今天刚说过,木薯粉和木薯叶都可以做饲料。常见的家禽饲料转化率或者说出肉率,要比牲畜高多了,或许将来可以办几个养鸡场,不仅有鸡吃,更重要的是能下蛋……

华真行吃了碗里的鸡蛋,憧憬着未来的鸡蛋,回到楼上却罕见的失眠了。他的神气还没有完全恢复,但精神仍然很活跃,想睡也睡不着。今天没有停电,干脆将墨大爷头的那个高科技沙盘搬到桌上摆弄一番。

用了半个多小时,基本上将它的操作都搞明白了。这个高科技沙盘能显示的场景,其实下午墨大爷基本都已经对他展示了一遍,其显示的最大范围是五百乘五百公里,以几里国北部荒原为中心,能够变化到的最小局部范围则是五十乘五十公里。

沙盘内容以未来的水文流域改造为核心,不仅再造一条北索河,还在中心区域造出一条华真行命名的真行河,并指出了哪些地方应修建哪些水利工程、哪些地方最适合建造城市以及其先后顺序,并展示了整个动态的过程。

超算模拟的结果未必准确,比如流域内的蒸发率和渗透率若有误差,或者将来发生了变化,参数一变整个模型都会变。但这个沙盘仍然意义重大,至少指明了改造荒原可行的方式。

华真行反复操作沙盘,突然又意识到,其实对于他而言,今后想看这些信息完全可以不用沙盘,沙盘目前能展示的内容皆可化为元神心像。华真行莫名有点小得意,打算找一个机会和柯夫子或者墨大爷好好聊聊。

三个老头其实也没睡,正在后院的荔枝树下摘果子吃。恰好是荔枝成熟的时候,非索港原本没有荔枝树,这是杨老头自己栽培的。

院子一角还有一口手压式水井,一根管子伸出地面连接一个杠杆和龙头,地面以水泥砌平,还有沟槽和池子。杂货铺所在的街区有水电供应,楼上楼下都有很现代的卫浴间,杨老头是很懂生活享受的。

但是这里经常停水停电,水井可以备用,杂货铺里连备用发电机都有。刚从树上摘下来的新鲜荔枝倒不用洗,没打农药也没长虫子,直接剥开了就可以吃。雪白的果肉如同软玉,口感异常香甜。

墨尚同有些担忧道:“小华这孩子好像对钱财没什么概念。我说给他一亿米金,他居然没有太大的反应,换个人好歹也尖叫两声啊?”

柯孟朝:“这有什么不好的?富贵不淫、举重若轻!难道笑抽过去?那才叫没出息呢!”

墨尚同:“以孩子的脾气,怎么也得欢呼雀跃蹦几下吧?况且给他这么多钱,怎么也得表示感谢吧?”

柯孟朝:“这才是真正的孩子脾气,你给他一个最新的玩具,他可能高兴得不得了,说什么一亿米金却没感觉,要不你找个幼儿园试试?”

墨尚同:“你这就是硬杠了,小华哪有那么不懂事?”

柯孟朝:“你教他神识淬炼术,他有没有感谢你?”

墨尚同:“我没教他,就是演示了一番,让他自己去琢磨。”

柯夫子:“我教他塑容术,他就非常感谢我。虽然碍于我的师道尊严不好乱蹦跶,但我能看出来,他内心中是欢呼雀跃的!

至于你说的问题,和他的经历有关。对于孩子来说,他平时需要花钱买东西吗?但是在这个地方,他真正想要的东西,花钱能买到吗?所以在他的观念中,对钱财就不是很在意。”

墨尚同:“我的重点不是说小华爱不爱财,而是他懂不懂珍惜?钱财来得太容易便没有概念,他还是从小没有贫苦的经历,也没有受过社会的毒打。”

柯孟朝:“言重了!刚从枪林弹雨里闯过来,你还想要孩子怎么样?就算受过贫困的折磨,养成的习惯也是琢磨二十块该怎么花,这跟面对一亿米金是两种概念!”

墨尚同:“老杨,你倒是说话呀,别只顾着吃。”

杨特红吐出一枚荔枝核,慢悠悠地说道:“你们两个说的都不太对,我看小华的反应很正常,因为这孩子很聪明,知道那是干什么的钱。老墨说有一亿米金,真给了吗?一毛钱都没见到,他今天还搭出去四万呢!

你们想想,这笔钱真是给他的吗?那是搞项目投资的,说不定就打水漂了。他知道这笔钱应该怎么用、能干什么,你们还有什么不满意的?谁说他对钱财没概念,刚领悟神识淬炼术,就一直炼金子折腾到半夜,他也高兴得很!”

墨尚同笑了:“我说了,炼出来的金子就当他自己的零花钱了,这小子倒是挺积极。”

柯孟朝:“相比那几两金子,更令他兴奋的是掌握了神识淬炼术。”

第二天下午,夏尔一点半就来到了杂货铺所在的街区,带着十名心腹手下。他在街口外远远地就停下了,吩咐手下就在这里等着,不要靠近杂货铺也不许闹事,假如等的时间太长,可以派个人去杂货铺里买点东西,顺便问问情况。

又抽了两根烟缓缓情绪,把枪掏出来交给手下,夏尔才独自一人走向杂货铺。其实他经常来这里,以往找华真行时出入都很随意,但今天却有了不一样的感觉,仿佛要接受命运的裁决。夏尔清楚一件事,既然华真行能干掉金大头还能安然无恙,那么也能决定他能否坐稳位置。

今天中午华真行也没闲着,他做了一大桌子菜。除了三老头之外,今天还有十二名客人,其中有八人都是草鞋帮的骨干。

这八人中有七人在墨尚同面前自称门徒,都跟随墨尚同学习了好几年,不仅学手艺、学理念还帮助管理偌大的草鞋帮,其中就有开草鞋作坊的李小阳以及前两天帮着看店的雷大金。另一人叫李敬直,也是草鞋帮的骨干,居然自称是杨特红的学生。

董泽刚律师也在,他并不是草鞋帮的正式成员,另外三人是柯夫子的弟子,都是从东国籍华族人。柯夫子经常不在非索港,据说他在各地都有不少学生。而今天来的这三名弟子华真行都见过,他们曾不止一次跟随柯夫子到过非索港,据说都是专业人才。

加上华真行,中午是十六个人一起吃饭,在后院拼了一张大桌。这么多人在一起吃饭当然也是开会,商量筹建“欢想实业”的具体事宜。客人们并不清楚关于未来的宏伟蓝图,就是讨论眼下的计划,如何买下那三百平方公里的土地、如何开垦八万亩农田、怎样组织生产与销售……

不论在什么地方注册公司、注册几家公司、是什么隶属关系,总之就是以在座众人为基础班底,将来无非是多挂几块牌子、多设置几个部门以及怎样管理整合。虽然各种手续不可能在今天就办好了,但不妨碍大家先把框架搭好。

欢想实业下设总办、财务、后勤、文宣、项目一部、项目二部、计划、审计、法务、农垦、研发、保卫等十二个一级部门,今天在座的十二名客人就是各部门主管。

项目一部负责的工程位于如今的非索港,比如加工厂以及仓库、配套的商店等;项目二部负责的工程,位于计划买下来的那三百平方公里地域内。

公司有四名副总裁:副总裁雷大金兼任总办主任,分管总办、后勤、文宣;副总裁李小阳兼任项目一部主任,分管项目一部、项目二部、研发;副总裁唐森至兼任财务部主任,分管财务、计划、审计;副总裁李敬直兼任保卫部主任,分管保卫、法务、农垦。

欢想实业总裁就是风自宾,其实今天人都到齐了,虽然风自宾没有“露面”,但是华真行也在座。考虑到总裁本人经常不在总部,他可以委托一名代表,在其缺位的情况下行使职权或转达决策意见。

董事会成员共有五名:风自宾、杨特红、墨尚同、柯孟朝、夏尔。最后这个提名有点突兀,可怜刚刚成为大头帮首领的夏尔,在来的路上还不知自己已经被安排好了。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