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努力挖墙

半身红衣的女鬼太强,只能发挥七品实力的陆知津,勉强与之对抗。虽破了幻境,却明显受伤不轻。

但,林菲菲帮不了他。因为,她还不够强。

她要变强!

这是重获新生以来,她想变强想得最强烈的一次!她绝不做攀援的凌霄花!

就在两者僵持不下的时候,天空中忽然传来一声虎啸,狂风滚滚,扰雾飞云。院落内各处房屋顶上瓦片簌簌落下,霹雳吧啦摔了一地。花园里的桃花树被连根拔起,卷上高空,又重重砸下,把个屋顶砸出大洞。

一道狭长的漏斗云状的云楼,将地面的水、尘土、泥沙挟卷而起,猛烈旋转,被搅入其中的花草树木和阴邪鬼魅,均被搅成碎片!

林菲菲飞快地上前两步,死死抓住柴房的门框才勉强支撑住,没被这股突如其来的飓风卷入漏斗云状的云楼。在她的身旁是忽然冲出来死死抱住她小腿的大黑狗,以及串葫芦般死死抱着大黑狗的赵星驰,和死死抱着赵星驰的陈月蝉。

林菲菲顾不得骂大黑狗的鸡贼,从狂风中眯着眼抬头看向院子的半空,只见一头比整个院落还要大的白虎张牙舞爪地哮吼,振裂房屋、吓退小鬼。

“是他?”

林菲菲有些意外白虎居然也会进这个小秘境,这里有什么宝贝值得他也跑一趟?里面可是会压制境界的,难道不怕自己被猎杀了?他身上的那颗万年妖丹恐怕才是小秘境里最大的宝贝。

在这样可怕的龙卷风下,陆知津如一叶扁舟,在空中飘飘荡荡,箫声亦是忽强忽弱。每当林菲菲觉得他就要被卷入云楼时,他却又险险擦肩而过。

“这是什么妖兽?这小秘境竟然还有这样厉害的妖兽?我们还能活吗?”陈月婵吓得浑身发抖,冷汗如瀑。

柴房内,一个身穿半身红衣的女尸忽然自棺椁里直直地站了起来,双臂前伸,朝门口急射而来。

林菲菲慌得立刻贴在墙上,避开了她。

女鬼飞出门外后,冲天而去,满头乌发像海藻一样铺满整个天空,将那道可怕的龙卷风直接包裹住,然后搅灭!

林菲菲等人被那股冲击力冲得往柴房里飞退,纷纷撞到墙上后又摔落在地。

顾不上疼痛,林菲菲立刻爬了起来。趁着女鬼跟白虎在恶斗的时候,她要赶快找到那块有着女鬼血迹的墙砖!

只是她才刚一抬头,就见到了墙上挂着的密密麻麻的,带着恶臭和血腥味的画纸。她忍下心头的恶心,缓步上前,轻轻一摸,吓得手一哆嗦。

这哪是画纸,分明是人皮啊!

她立刻就想到了之前拼着受伤也要烧掉的那副画纸了,幡然醒悟之前完全是做了无用功,难怪院子里的阴气一点都没少。烧掉一张人皮画卷,还有无数张,只要有新的人进客栈,女鬼的人皮画卷就永远不会缺!她怎么会在乎?

恐怕现在外面那个跟白虎及陆知津厮杀的半身红衣女尸,才是女鬼真正的本体!

她将自己的本体放在了她身死之处,等于是日夜承受那日的苦楚,其累积的怨气可想而知有多强烈!

女鬼对逼死她的人狠,对自己更狠啊!是个狠鬼!

有着女鬼那段记忆的林菲菲暗自摇了摇头,压下心中的惊惧,直接朝着记忆中的那面墙而去。

很快,她就找到了有着斑驳血迹及一些白色脑髓的墙砖。

她一剑轰出,想将那一大块墙都挖了下来。却忽然被一道黑雾弹了开去,“嘭”一声,直接撞在另一面墙上,浑身被打得冒出一阵虚光,眼前金星直冒。

一时之间,林菲菲痛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连动一动都费力!之前明明也被女鬼攻击过两次,但都没有这次这般可怕!还好身上有着天丝甲,要不然她怕是小命玩完了。

这墙上估计还残留着女鬼的怨魂,想要挖出墙砖怕是不容易。

赵星驰见到林菲菲身上一闪而过的虎影,震惊道:“天丝甲?陆俭竟然把小师叔炼制的天丝甲给了你?难道你是他的道侣?”

躲在角落里苟着的陈月婵闻言,嫉妒得眼睛都红了:“刚刚那道虎影就是天丝甲吗?胡师妹真是好运气啊!”

林菲菲当然不会理会陈、赵两人的言语,几秒后,她缓了过来,提着剑,仍是上前劈砍那面墙。结果和上次一样,她再次被重重弹了开来。

再缓再去,再弹再劈,周而复始!

赵星驰嘲笑道:“别傻了!这屋子明显有怨气保护,你根本劈不开墙壁,要不然光是把你弹开的巨力就能把墙撞塌了。”

林菲菲充耳不闻,根本不理会赵星驰,她的目标就一个——挖下墙砖!

陈月婵瞧着林菲菲执着地一次次地上前送死,真是又佩服又无语,这样疯起来不要命的女人,却居然能得到玄微君的青睐,真是凭什么啊?

她的眼睛死死地盯着她的身体,简直恨不得看透她的外衣,直接看到那件传闻中由天蚕丝和五万年虎妖皮炼制而成的天丝甲。

如果是自己穿着天丝甲该多好?那等于多了好几条命!

她的眼睛里不由地露出了贪婪的光,可随即,外面剧烈的打斗之声惊醒了她。她低下头,不敢再露出情绪。

就在林菲菲再一次被黑雾弹出去撞在墙上之时,柴房门口忽又倒飞进来一个人影。

“哎呀!”来者痛呼一声,是个女人。

“流丹师妹?”看清了来人的陈月婵,震惊地直接站了起来,“你,你居然筑基了?!”

明明失踪之前褚流丹才不过炼气五层啊!十品菜鸟而已!她是怎么做到短短时间内就连破两品,达到筑基初阶的?

这世界是魔幻了吗?想当初自己三十五才筑基,为了得到筑基丹吃尽了苦头,可现在自己眼前的这一个两个,这般容易筑基,简直是在她的心上扎刀!林菲菲且不去说,本身就是炼气高阶,能突破还算情理之中,褚流丹又凭什么?她失踪的日子里,到底有什么奇遇?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