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大梦一场

穿好衣服后,林菲菲踉踉跄跄地奔出门,根本不管散乱的发髻了,连鞋履都跑丢了一只。撞开一个端着热水的丫鬟,林菲菲朝着印象中的院门而去,她要找狗男人对峙并和离!

一路失魂落魄地来到蔡家客栈前,对沿途遇到的指指点点均视而不见,抬头看到门外插着的幌子那一刻,怒气横生!

这般不要脸的人家,怎么好意思开门迎客?

她猛地抬脚一踹,把大门踹得“乓”一声响。

“要死啊,大清早的你干嘛呢?”一个老婆子的喝骂传了过来,林菲菲却感觉她的话仿佛飘在空中,“你你,你怎么这幅模样?哎呀我的天老爷啊!你快给我滚进后院。”

老太婆扑上前拽住林菲菲的手边骂边往后院去,林菲菲胸口堵着一口气,有无数的国骂想要出口,却不知为何卡在喉间怎么也骂不出来。

是那股记忆里的懦弱在作祟,面对眼前这个矮了自己半个头的老太婆,那记忆对她有天然的畏惧。

没出息!林菲菲怒,却又毫无办法,憋红着脸被拉扯进了后院。

死老太婆别看人矮,力气却很大。做惯了活的中年妇女,应付一个二十不到的新妇简直太容易了。

林菲菲直觉不对,就算重新夺舍了,有自己的妖魂加持,怎么会这么不济啊?

“小贱人,你昨晚去哪里了?怎么这幅模样回来?”老太婆把她拉进后院后,拿起边上放着的扫帚就劈头盖脸地打了下来,“给我老实交代,要是敢做对不起大郎的事,我要你的命!”

林菲菲被打得直跳脚,想上前去夺扫帚,却发现身手变得好迟钝。经常出现脑子已经成功了,手脚还在原地的情况。

此时她的身上挨着打,耳中充斥着唾骂声、鄙夷声,整个人都快疯魔。

“我要反抗!我要反抗!!我要反抗!!!”

眼前这个老太婆是记忆中的婆母,因为自己嫁进来两年无所出,日日都被死老太婆喝骂。明明自己起得比鸡早,睡得比狗晚,干的比牛多,吃的比猪少,却还是不被认同。

可,这些她都还能忍受!

为什么?为什么要那样对她?

林菲菲的眼前浮现夫婿说要带她去沈教习家做客,实际却是把自己出卖给沈教习那个衣冠禽兽的一幕。

她不懂,为什么狗男人会禽兽至此?虽然她无所出,可是她难道不是他的妻吗?这世上竟然有这样的离谱的事发生?

“啊!”

终于爆发的愤怒的力量,让林菲菲猛地推开喋喋不休喝骂的老太婆,一头冲进了后院。

她要去找狗男人问个清楚!

撞开房门看到本属于她的红鸾帐里拥被而眠的男女,她的一双眼顿时充血了。她厉喝了一声,扑上床,劈头盖脸地挠向那个面目狰狞的男人。

“啊!你疯了!”男人狠狠地把林菲菲掼到地上,鄙夷地瞧着她,“你这个残花败柳,如今还以为我当你是妻吗?”

紧跟着女子追进来的婆婆见她居然敢对自己儿子动手,“嗷”地大叫一声,跪压着她一顿乱拳:“反了天了,一大早披头散发地从外头回来,活不干,推完婆母推丈夫,谁给你的胆子?臭不要脸的骚货,不下单的鸡,你昨晚去哪了?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儿,张个腿就敢随便睡的贱人,我打死你个贱人!打死你!”

林菲菲感受着身上痛和辱骂,气得一佛升天二佛出窍,如果恨能杀人,眼前的老太婆和狗男人已经死了千百遍。

奈何林菲菲被死老太婆跪压着,怎也翻不了身,只能护着脑袋不被打得太狼狈。待她好不容易摸索到了一个不知道什么东西,狠狠往老太婆的脑门一砸,把她砸开后,还没来得及爬起来,就又被红了眼的男人一脚踢了过来。

“你个贱人,你敢打娘!我今天打死你个残花败柳!”男人的力气远不是女子能反抗的。林菲菲感觉自己被踢打得浑身骨头都断了,脑门也是一阵阵地冒金星,没多久,便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等她再次醒来,发现自己被绑了手脚丢在了一个堆满干柴和杂物的储物间里。

外头隐隐约约有声音传进来。

“休了她!”

“告她不孝,让官老爷脱了她的裤子打板子,看她还能活!”

“猖狂的贱妇,下作的玩意儿!”

“沈教习看得上她,且用她几日,等对方玩腻了,再把她沉塘。沈教习答应了我……”

“好好好,听我儿的。”

种种恶毒之言钻入耳里,林菲菲只感觉浑身发冷,怒气攻心。下一刻,她猛地把眼睛死死盯着边上的石墙。

“不!不对!为什么我要寻死?该死的不是我!”

林菲菲猛地醒过神,强迫自己转移开目光,但识海深处却又有一股强烈的撞墙执念控制着她,令她的目光不知不觉又转向石墙。

“不,我不要撞墙寻死!”林菲菲大惊,她直觉地感到不妙。但她现在完全抢不到身体的控制权,那股执念太强,就要发狠撞墙。

正在这关键时刻,耳边忽然传来一阵突兀的箫声。忽高忽低、忽轻忽响,婉转舒缓,每个音节都似落在了她的心上,清晰可闻,奇妙至极。

所有的愤怒、怨怼、不甘都在离体而去……

林菲菲猛地睁开眼来,似大梦一场,冷汗涔涔。哪有什么一体双魂,只不过是她陷入了幻境而已,此时她的脑袋离白墙仅一寸之距!

若非这登峰造极的箫声将她从幻境中唤醒,此时她说不定已经脑浆迸裂了,差点就成了替死鬼!

她抬头朝着箫声来处看去,只见一道满身如霜的身影站在屋顶,背负一个剑匣,手里拿着箫正吹奏,不是陆知津又是谁?

他的玉容冰冷,不带一丝烟火气,缓带轻衫惊鸿若,九霄仙音落凡尘。

林菲菲似着了魔般被箫声勾走了心神,竟忘记了现在的处境。

陆知津忽然与林菲菲对视了一眼,从屋顶翩然落下,踩着飞剑飞到她的身旁不远处。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