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隐身逛坊市

陆知津闭上眼,再睁开时手上多了件白色披风,只听他道:“那你再披上这件。”

林菲菲好奇地接了过来,问道:“这是什么?”

“隐身衣。”

“哇,小知津,你手上的宝贝未免太多了些吧!这是在榣山宗继承的宝贝还是你师尊给的呀?”

“是父皇赐的。”

“哦,对哟,差点忘了你是人皇之子。这东西要怎么用?”

“穿上它,可以遮蔽气息,掩盖容貌,若灌入灵力便可彻底隐形,超凡以下的修士都看不穿。”

超凡以下都看不穿?那不等于可以横着走了?毕竟这个世界的超凡大能也就有数的几个,全都在闭关呢!

林菲菲高兴地展开正要披上,隐身衣真的太适合她了!她太需要啦!安全感十足有木有!

不过,她马上又想到一个问题:“可是我穿了这件,那你怎么办?”

“无妨。”

林菲菲有时候是真怀疑是不是陆知津已经看穿了她的身份,要不然为什么对她那么好?可这实在没道理啊,从哪儿露的破绽?

她将披风一披,再看铜镜里的自己已经变了模样。

现在林菲菲已然是个圆脸圆眼的可爱少女,行动间不自觉散发出来的妖媚之气也消失不见。

林菲菲左右转圈打量着自己,然后往披风里注入一些灵力。片刻后,铜镜中便不见了她的身影了。

“真神奇,小知津,你现在可瞧得见我?”

“看不见。”

林菲菲听他这么说,眼珠一转,跳到他的身后,拉了一下他的头发,接着又拿了茶杯和茶壶倒水玩。

在陆知津的眼里,就好像茶壶在自动给茶杯倒水一般。

当然,有一件事林菲菲不知道,不管她在哪,其实陆知津都是能感觉到她的,因为她身上有他的本命玉。除非一方彻底灰飞烟灭,否则永不失联。

林菲菲在房间里东摸摸、西碰碰,玩够了之后又把主意打回陆知津的身上,一会摸摸他的发带,一会拉拉他的玉佩。

“别闹。”陆知津端起她刚刚倒的茶喝了一口,淡淡说了一句,语气里却满是纵容之意。

林菲菲一脸狡黠地笑道:“我现在出去试一试这衣服的威力,你等着我。”

说完便风一样地冲出门去,陆知津与她保持距离,不紧不慢地跟在后头。

每一座城镇无论大小都设有禁飞阵法,因此林菲菲一路走来遇到许多行色匆匆的行人。她隐着身漫无目的地东逛逛西看看,红楼画阁、茶坊酒肆,事事透着新鲜,里头的人高谈阔论,指点天下。

林菲菲东转西转发现众人果然都看不见她,心情大好。

汇龙镇虽然只是一个小镇,但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大城镇该有的格局一样不少。除一条宽阔的主街道,还有许多分支,节次鳞比的房屋坐落两旁。商铺并不是设在沿街的,而是有专门划拨的坊市。

林菲菲很快就转到了坊市,坊市街道上不时还有监市在巡逻。

监市是大乾独有的,虽然并不是正式的编制人员,但也多由儒家书生或武道之人担任,并不是普通人,他们的主要任务就是理市治序。因此在大乾,坊市还是比较规范的。违规经营、破墙开店、沿街摆摊等等行为,基本都会被依法取缔。

无论人、妖、魔,最喜欢的交易地那必然是大乾的各大坊市了,世界其他国家的贸易秩序是完全无法与大乾相提并论的。因此大乾的经济也比之其他国要繁荣许多,都城有人皇坐阵,更是整个世界的文化、经济中心。

林菲菲在坊市里看了一圈之后,便撤了法力,不再隐身消耗了。对于一个曾经经历过生死追杀的人来说,每一次对法力的浪费都是对生命的不负责。毕竟敌人和未来哪个先到,谁也说不准,这是一个弱肉强食的世界。

虽然维持隐身所需的灵力并不多,但也是个持续消耗的过程。

有些低阶修士常常忽略一件事,那便是无论法宝还是符箓,一经激发就持续消耗灵力,以维持施法者本人与法宝、符箓之间的联系。只是后续的灵力消耗比之初始激发时完全不可相提并论,因此有许多低阶修士甚至会产生法宝、符箓的后续使用不消耗灵力的错觉。

林菲菲却是很留心这件事情的,她在画符上的造诣令她对灵力任何一丝细小的变化都了然于心。

她走进一家规模较大的书肆,一进其内,就眼前一亮。

足以容纳数十人的大厅,一排排整齐的红木书柜,以及穿插其中衣着整齐统一的书童,这一切都给人大气、正规的感觉,跟之前林菲菲逛的那几个混乱昏暗的小书店有着天壤之别。

林菲菲微微一笑,她想买优质的空白符纸和符墨,还真是找对了地方。

便在这时,一位青衫书童迎了过来,稽礼道:“这位客官想要买什么?需不需要在下介绍?”

“我想要买空白符纸和符墨,你给我拿最好的过来。”

青衫书童闻言一怔,仔细瞧了瞧林菲菲的模样,分明是个圆脸的可爱少女,身后也没跟着侍女仆从,实在不像是逼格很高的画符师啊。她外面穿着的披风整体如流水一般,丝滑飘逸,倒是极好的面料,只是里面的衣服却素得连个刺绣都无,这人的身份还真是不好猜。

但他到底见的人多了,脸上也不露异样,只面带微笑地道:“这里有徽墨和莞纸,是大乾最好的纸墨了,只是这价钱……”

“价钱好说。”林菲菲嘻嘻而笑,灿烂的笑容配上可爱的容颜相得益彰,漆黑的眼珠子极为灵动,瞧着就令人心生好感。

青衫书童便引着她去了边上一个宽阔的座位处,然后小心翼翼地取出纸墨摊在桌子上让林菲菲过目。

“嗯嗯,不错,这些我都要了。”林菲菲一眼就知道眼前的是好东西,制作出来的符箓效果也会更好。

“……这,全要了?”青衫书童有些怀疑地瞧着林菲菲,心想你装得下吗?

林菲菲施施然地从乾坤玉(她出门之前就已抢了陆知津的乾坤玉)取出六片金叶子,递了过去,嫣然道:“你替我去银铺兑了银子付账吧。”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