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莫名跌境了

这一切,早就进入了物我两忘之境的林菲菲全然不知。

此刻,澎湃的灵气冲入她的身体,充盈着她的经脉,滋润着她的骨血,腹部一团光焰熊熊燃烧,带来无穷热浪。这股热浪与外界的冰雪刚好形成平衡,令她只感觉舒服地灵魂都要飞起来了。

这一修炼就是三天三夜。

等第四天的清晨,林菲菲感觉到丹田内再也装不下任何一丝多余的灵力时,才停下心法,睁开眼睛。

此时,外面早已银装素裹一片,窗台外积了厚厚的一层雪。

她站起身,赤脚走到窗边,望着窗外的雪景,心头蓦然冒出一句诗“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

人族呀,写出来的句子总是这般情感蓬勃浓郁,难怪儒道以文修行如此强大。

心情美美地赏了一会儿雪之后,林菲菲走出房间,见到了还盘坐在外面席子上的陆知津。后者见她出来了,便心有所感般地睁开眼来,淡淡瞥了她一眼,说道:“身体好了吗?”

林菲菲嫣然一笑,转了个身道:“一身轻松!还要多谢你破境带来的这场灵力大雪呢,令我的境界稳固了不少,这一次修行少说也有旁人十年之功。”

“不必谢我。”陆知津抬手收起金乌障。

“哇,这大家伙去哪了?你身上带着空间类的宝物?”

陆知津“嗯”了一声,脸上是一贯的波澜不惊。

林菲菲打量了他一会,看到他腰间挂着的玉佩,弯腰探手一抓,拿到了手里,一边自顾自地看,一边说道:“是不是这东西呀?让我欣赏一下,还从来没用过呢,它叫什么?”

没错,虽然她前世活了三千年,但一直混在深山老林,挺穷的。而在人间的十几年,主要精力也都放在偷学人族功法上,实在没什么机会发财。

“乾坤玉。”

“还挺形象。”

林菲菲翻来覆去研究着玉佩上的浮雕,想了一会,探入灵力一试,没有成功,不由蹙起秀眉道:“不可能呀,难道不是这样用的吗?法宝不都是往里注入灵力的?”

既然灵力不行,她又试着探入神识,这下成功了,她的神识一下就进入了另一个天地。

只见这处地方足有三百平左右,放了好几个大木柜,木柜里分门别类地放着许多东西,整理得井井有条,一丝不苟,一看就很有陆知津的个人风格。

在这里参观了一番后,林菲菲的神识才退了出去。

“你随身带着的东西可真多呀,大贵族!”林菲菲好奇心得到满足,又弯下腰打算帮他系回腰上,却被陆知津一把按住肩头,皱眉道:“我自己来。”

林菲菲很干脆地把玉佩拍在他的手里,斜倚在案几上,慵懒道:“随你。”

林菲菲好整以暇地看着陆知津把玉佩一丝不苟地挂好,看着看着,她忽然皱起了眉头,有些不确定地问:“你……你的境界是不是跌落了?”

陆知津淡然道:“嗯,跌落一品,无妨。”

林菲菲猛地站起身,同时也把陆知津拉了起来,围着他转了一圈,拍拍打打地问:“为什么好好地会跌境?这是没道理的。”

陆知津捉住了她那只不断在他身上乱摸的手,随意道:“再修炼上去就好。”

林菲菲抽出了自己的手,撇嘴:“说的好轻松啊,再修炼上去?金丹初阶和金丹高阶的差距,有些人用上百年的时间都不一定能跨过去。”

陆知津摇头:“不用那么久。”

林菲菲一想,也是,这家伙一步破境呢,说不定什么时候又突破了。不过他到底为什么会突然跌境呢?明明连天地都因为他的破境而出现异象,降下这场满含灵气的大雪。没道理在这场雪里别人都能得到好处,而他本人却跌境啊。

林菲菲绞尽脑汁地想这个问题,但却怎么都想不明白。

她前世也不过就是只妖,虽然活了三千多年,但多数都在深山老林的洞府里吸收日月精华,单纯得很,哪里懂这些古怪的事?因此她就是想破脑袋都不可能想明白。

陆知津见她一脸愁容,忍不住揉了揉她的头发,说道:“跌境的又不是你,你愁什么?”

林菲菲回过神来,拍开他的手瞪着他道:“是你说了以后要对我负责啊,这随随便便就跌境还怎么保护我?我当然愁了!”

陆知津一本正经道:“嗯,我会努力修行,好好护着你。”

林菲菲顿了顿,有点不好意思,半晌才道:“这还差不多。”

但下一刻,陆知津却忽然道:“你才筑基期,是怎么看出我境界的?”

林菲菲:“……”

是哦!差点忘了,按理自己现在是不可能看得穿他境界的。历来只有上看下容易,从来没有下看上的。她能看穿还是这次吸收的灵力太精纯,直接把她原本识海中的桎梏也打开了。现在她的识海和妖丹化成的漩涡连成一片,神识的强度已经有金丹期修士的水平了。

可是,这不能跟冰块脸说啊,该找个什么理由圆过去呢?

“嗯……这个嘛,我就是……猜的。”

“猜的啊?”陆知津挑了挑眉,点点头道,“猜的挺准,以后不要再猜了。”

“哦。”林菲菲不想再说这个,往他腰间看了一眼,眼珠子转了转,装作无意地问道:“陆仙君,我听说,嗯,是听说哦,你出生的时候不是自带了一块龙玉吗?怎么现在不见你戴啊?”

陆知津垂眸道:“送人了。”

“啊?”林菲菲惊了,“这也舍得送人?这不是你的本命玉吗?”

陆知津抬起眼看着她,平静道:“舍得。”

林菲菲转开了脸,嘟哝道:“你不会是送给林菲菲了吧?”

不然很难解释为什么林菲菲这具身体的掌心会出现龙形玉虚影。

陆知津也不知道听到没有,反正没有回答。

“哎,我再问你个问题,你以前认识我?”

陆知津沉默了一会,才开口道:“算是吧。”

林菲菲心里总有种很奇怪的感觉,难道冰块脸跟原身之间真的有什么关系?是了,如果没关系,冰块脸怎么会一出现就是出现在她洗澡的温泉池里。

哼,想不到你居然是这样的人。

林菲菲莫名地不开心了。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