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灵气都被抢走了

等院子里的人散得差不多,只剩零星几个原地修炼的人时,林菲菲抬头望着陆知津,笑道:“这位陆道友,我现在要修炼了,您自便哈。”

陆知津深深瞧了她一眼,垂下眼帘道:“你受伤了,我先替你疗伤。”

林菲菲心口确实还在隐隐作痛,沉吟了片刻后,笑盈盈地同意了:“好呀!那你随我进来吧。”

她推开门刚走进去,又忽然停下,转头望着身后的人,皱了皱琼鼻,笑眯眯道:“哎,里面是我的闺房哎,你一个男修进来似乎不太合适。”

陆知津脸色从容道:“我就在这外间。”

林菲菲的眼神在他的身上转了一圈,没见他有什么局促之感,顿感无趣,便耸肩道:“好吧。”

说完便蹬了靴子,跳上木地板,三两步走到席子上,盘膝而坐,看着还站在那的陆知津挑眉:“怎么了?”

“无事。”陆知津规规矩矩地脱了靴,走到她身后坐下,伸臂搭在她的后心,闭上眼淡淡道:“凝神,我现在运功替你疗伤,尽量放松。”

林菲菲“嗯”了一声,配合地闭上眼,毫不设防地等着。

片刻后,她便感觉到一股极为精纯的灵力透过后心进入自己的经脉,仿佛还带着一丝冰雪之气,冻得她忍不住一哆嗦。但没过太久,这股冰冷之意就消失了,只剩下暖洋洋的感觉。原先挨了照妖镜一下的地方被灵力洗涤了一遍,凝滞之感消失了,浑身舒畅。

在随着这股灵力内视之时,林菲菲忽然发现了一处奇怪的地方,她猛地睁开眼。

“怎么了?”陆知津也同时睁开了眼睛,并立刻收回了自己的灵力,以防误伤了她。

林菲菲摇摇头,笑道:“没什么,只是感觉已经治好了,现在我想自己修炼。啊,这里就留给你吧,我进房了。”

说完便站了起来,头也不回地进了里间,陆知津望着她的背影没有说话。

林菲菲进房后,三下五除二地爬上床,盘膝坐在床中央,再次闭上眼进行内视。刚刚她就是发现了身体的古怪之处,不想让陆知津探知,这才挣脱了他的灵力的。

在她的小腹处,有几块骨头非常奇怪,经过灵力的感知可以发现上面泛着莹莹光芒。

这是什么东西?

林菲菲“盯着”自己的腹部很久很久,最后心一横,运转全身的灵力包裹住这几块玉骨。

“轰——”

似有一轮太阳在她的腹部升起,精气滚滚、血肉晶莹。她的体温一下子就升高到吓人的度数,脸色绯红,蒸汽腾腾,头发无风自扬。

林菲菲感觉整个人都要被烤熟了,就要坚持不住时,掌心的龙形玉又显现出来,源源不绝的冰凉的气息涌入体内,压制住了这份炙热。

同时她识海内那由妖丹所化的漩涡缓缓转动起来,并不断向外扩展延伸。

没过多久,整个影月派尽被她的神识笼罩在内,大至雕像,小至蚂蚁,她都感知地一清二楚——不,唯有一个例外,本应离她最近的陆知津,却在她的识海里消失了。

不过此时她无暇顾及他,只闭着眼沉浸在这股炽热又舒服的感觉中,无悲无喜地“看着”一切。

雪,下得更大了。

可以看到林菲菲所在的房间上空形成了一个雪花组成的漩涡,疯狂地掠夺着周围的雪,天地间的灵气都浩荡起来。

神识又回到了林菲菲的身体,一股股精纯的天地灵气顺着她的识海没入她的体内,去滋养那些发光的玉骨,在她的耳畔还能听到隐约的龙吟之声。

在外间的陆知津无名指动了动,翻手取出一个半人高的金塔,往上一抛,迷障汩汩涌出,将整间屋子笼罩其中。

狂风卷集着落雪,在天与地之间搭起了一座桥梁。

从修炼中被惊醒的众人,能明显感觉到天地间的灵气在快速地朝着同一个地方涌去,并快速消失。那地方就是林菲菲和陆知津所在的房间!

“我抢!”有金丹期实力的长老们自然加紧运功,抢夺这份天地造化。而那些金丹期以下的弟子尝试了几次均不成功后便放弃了抵抗,索性再次朝着林菲菲的院子涌来。

当他们想要冲进她的房间看个究竟时,却发现这里变得雾蒙蒙一片,靠得近了便有万剑刺来,割发切肤,凶险异常。

大家又纷纷退开,不敢再过分靠近。

“这是什么?怎么这么可怕?林师妹在里面干嘛?难道她真的是妖族吗?”

赵星驰也拉着不情不愿的顾彦森赶了过来。

望着这一幕赵星驰皱眉道:“这是小师叔的剑意?”

“嗯。”

顾彦森看着伸出去的手上被割开的数道伤口,心有余悸想道:“想不到陆知津身上还带有藏着小师叔剑意的法宝,若是刚才打斗时他就用了,我哪还有命在?以后再不能莽撞了,不能因为陆知津低调不惹事,就当他是好欺负的,人家来头毕竟不小。”

护着这间屋子的确实有余凡的一道剑意,但却不是全部,主要是一个叫做“金乌障”的法宝,是榣山宗历代传下来的至宝之一,做护身用。之前一直在榣山宗的闭关老祖手里,后来老祖在里面放了一道剑意传给了关门弟子余凡。

余凡当初决定去禁地闯一闯时,取出了老祖的剑意,放入自己的一道剑意又传给了唯一的弟子陆知津。余凡只带着那道老祖的剑意就出发了,因为他坚信最好的防守就是进攻。但他的徒弟还很弱小,他不在的日子里,需要这样防身至宝保护。

从前的陆知津,出入并不带着金乌障这个法宝。因为他跟他的师傅余凡一样,认为人一旦有了依赖护身法宝的想法,就很难感受到生死之间的大境界,实力就很难提升。

这不是他追求的剑道,所以大部分的时间,这个护身至宝“金乌障”都是放在榣山第九峰的洞府里吃灰。

直到九年前的那场猎狐行动……

所以这一次外出,陆知津临走前带上了它,他不想再因为骄傲自大而无能为力、追悔莫及。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