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一步一境界

刚才陆知津那一剑惊动了护山阵法,也惊动了影月派的其他长老及弟子。数人御剑飞落在院子里,顷刻间就把这间原本还算宽敞的院子挤小了。

陆知津缓缓飞落地面,翻手将剑收进了剑匣,行动间如行云流水,令人赏心悦目,完全看不出他刚才刺出了血气冲天的一剑。

此时天空又飘起了大雪,纷纷扬扬,犹如鹅毛一般。

陆知津抬头看了一眼,雪花落在他长长的睫毛上,泛着晶莹的光芒,越发显得他如冰雕一般。

他凝望着雪落下来的天际,忽然轻叹了一句:“是时候了。”

什么是时候了?

众人闻言都很莫名,同时又觉得眼前这幅画面很美很出尘,不忍出声破坏。

但很快,大家便明白了。

是时候破镜了!万物皆在一念之间,境界也是。

陆知津朝着林菲菲走了两步,一步一境界,步步生雪花。风雪变得更大了,却再没有一片雪花落在他的身上。

不染片尘,就是他此刻的状态,连脚底都踩着巨大的能量凝成的雪花。

原来,天上飘雪并不是因为季节,只是有些人破境带来的天地异象。

原来,有些人破镜,只在一念之间,一步之间。

原来,这世上真有如此天才。

陆知津伸手为林菲菲掸去落在她头发上的白雪,抬手间便为她撑开了一个结界,犹如一把透明的伞,挡住了风雪。

他什么话都没有说,只是静静地望着林菲菲,但林菲菲的心却忽然跳得频率失常了。

***

天地间飘荡着浩渺的灵气,多呼吸一口都是享受。影月派所在的整座黎山山峰均沐浴在这股灵气之下,雪到之处,便是灵气所降之地。

连山脚下影月派外门弟子所在的建筑群内,都能感受到蓬勃的灵气。无数的人停下手上的动作,当场盘腿而坐,调息修行。没有任何一个人撑起结界防雪,他们甚至恨不得脱光,在雪中打滚。

还有无数的妖族朝黎山涌来,这种天地间的灵力变化,它们的感触最深。只因它们的修行大部分都是凭借本能吸纳天地灵气,而不像人族一般有功法辅助修行。

影月派后山的潭水中,忽然冒出了无数的妖头,大家行动默契地静悄悄浮上水面,贪婪地吐纳着天地灵气。

白蛇精咂咂嘴,对着自己新纳的面首感叹道:“最近影月派怎么天天出天地异象,昨夜有一个,今天又出现一个。”

那条小褐蛇妖回道:“也该是大王运气来了,沐浴了这两场灵气,大王您可以突破了吧?”

白蛇精得意地晃了晃身子,笑道:“快了,快了。你好好伺候我,表现好了我就传你一句人族修行心法。”

小褐蛇纳头便拜:“多谢大王!”说完便将自己的蛇尾朝着白蛇精讨好地卷了过去,亲昵地蹭着。

除妖族外,有些敏感的散修以及本身就一直关注着天地灵力变化的修仙家族,也感受到了这股变化,在朝这里赶来。路上遇到同行,便心知肚明地一颔首。

那些黎山附近的城镇里,并不靠吸收天地灵气修行的儒道、武道都感受到了这份天地异象。

书院里停下了诵读声,演武场停下了炼体术,不约而同地望着黎山山峰的方向。这一场天地灵气变化,是他们几十年来都未曾见过的。

书院夫子抬头轻喃:“这般声势浩大,是谁在破镜?”

他抬手在虚空中写了一行字,写完说了一句:“去。”

这行字便在空气中燃烧了起来。

***

林菲菲猛地后退了一步,离陆知津远了一些,扺掌而笑:“天,你已经是五品金丹高阶了!两步连晋两品,我这是见证了什么奇迹啊。”

接着她又转头看向脸色复杂的何芸,道:“师傅,看来我没有必要再说一夜筑基的事情啦。您瞧,眼前还有一步一境界的人存在。”

众人被林菲菲银铃般的笑声喊醒,从恍惚中回神。

影月派的掌门何道霖最先反应过来,上前一步见礼道:“恭喜仙君,多谢仙君!”

就在这场大雪中,就在陆知津的两步之间,他作为旁观者隐隐感觉到了天地间玄妙的法则,之前一直困扰着他的修行瓶颈似有突破,他现在只想马上再去闭关感悟。在跟陆知津点了点头之后,他便又御剑化为一道飞虹离开了院子。

场中所有金丹初阶以上的高手,只要不是靠丹药喂上来的,或多或少都在这场雪中感悟到了什么。

众人均对着陆知津遥遥施了一礼,随后迫不及待地离去准备修炼。更有甚者,直接席地而坐,就在这冰天雪地间盘腿修炼起来。

何芸万万没料到是这个展开,对方跟自己打了一场,自己挨了一剑,对方却连破两品,直接晋级为金丹期了,甚至比她还要高一品。人家是五品金丹高阶,这叫她情何以堪?

当年她历经磨难才在六十八岁那年修成金丹,晋级金丹期的,而眼前此人呢?才二十七岁!

何芸的头皮都要尴尬得发麻了!现场所有的金丹期修者中只有她心情最复杂,完全没从这场雪中感受到什么,反而还被打击了信心。

沉吟了片刻后,何芸才艰难开口道:“刚才多有得罪。”

“无妨。”陆知津淡淡回了一句。

他只是感觉到了,便破了境,至于旁人有没有间接得到好处,他并不在乎。从前,或许他会挑一个合适之地,让所有人都受益。但现在,他的心境已经变了,从九年前的那场猎杀开始,就变了。

顾彦森咬了咬牙,刚想劝自己的师弟赵星驰上前好好跟陆知津解释两句,大家化干戈为玉帛。却不防见到了后者满布阴霾的脸,那双通红的眸子跟野兔子似的,仿佛下一秒就要扑过去咬人了。

顾彦森猛地收住了即将冲口而出的话,暗自叹了口气。

罢了,反正师弟有师傅和师娘宠着,他又何必多管闲事。哎,只是自己刚刚得罪了陆知津,等以后有机会了,一定要私下去赔礼道歉。

就这样的人,怎么会是废物?

天才哪怕沉寂再久,说崛起,也就崛起了,根本不能以常理度之。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