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虎落平阳遭犬欺

“可……可他是小师叔的弟子啊……”赵星驰的跟班皆师兄顾彦森闻言有些踌躇,虽然小师叔现在是杳无音信,可是谁敢断言他就陨落了呢?那可是超品合体期的大能啊,全世界都没有几个。弹指间,樯橹灰飞烟灭,别说是小小一个他了,便是他们的峰主在小师叔面前,也不过是一招的事。

“啪!”赵星驰扬手就打了顾彦森一巴掌出气,怒气冲冲道,“你到底是谁的人?我现在就命令你立刻、马上教训他!否则你下个月别想领到丹药,我说到做到。”

顾彦森一咬牙,对着陆知津说了一句“得罪了”,然后便提剑攻来。

榣山宗所有嫡系弟子都知道,自九年前的猎狐一战,回来后的陆知津身受重伤,连本命剑“赤霄”都断了,直接跌落一个境界。之后他被掌门勒令闭关,但却再也没突破过。

顾彦森虽然忌惮对方的地位,但却并不担心对方的实力。他已经打定主意就在这大庭广众之下把陆知津也打进土里,最好来个倒栽葱,这样一来自家师弟大概气就顺了。

至于打伤对方?那他是不敢的。即便小师叔现在杳无音信,可毕竟还有掌门师伯在呢。

这些念头只在一瞬间,顾彦森的剑已经攻了过来,陆知津运力将林菲菲送开,同时打出一招“广厦之荫”护住周身,直接迎战。

广厦之荫乃是榣山宗的嫡系绝学,防守类剑诀,能幻化出防御剑墙,持续消耗灵力。但凡是内门弟子,人人可学。

只是师傅领进门,修行在自身,能练得多好,就看各自天赋了。而陆知津显然是此间佼佼者,他打出“广厦之荫”根本无需时间施展繁复剑诀,几乎做到了瞬发。一样会这招剑诀的顾彦森就没办法在顷刻间施展出来。

顾彦森自认为凭自己六品金丹初阶的实力,要对付七品筑基高阶的陆知津是毫无压力的,因此也不在乎防守。所谓最好的防守就是进攻,他不信陆知津能避得开自己的“风驰残光剑”。

风驰残光剑与广厦之荫一样是榣山宗的嫡系剑诀,后者是防御类,而前者则是攻击类的。每一次出招消耗一点灵力,威力因人而异。

第一招陆知津果然只能被动防守,被顾彦森的飞剑逼得退后了数步,但接下来就出乎顾彦森所料了。

明明陆知津跟他差了一个大境界呢,可施展出的“风驰残光剑”却旗鼓相当!

都是榣山宗的弟子,剑法自然都是同一套,但很明显陆知津对于剑法的领悟要远远高于顾彦森。两人在瞬息间就拆了无数招,竟然完全看不出境界的差距。

顾彦森越打越不服气,明明眼前这人已经九年未能寸进了,而自己则已是金丹期,凭什么还赢不了他?

他不知不觉便全力以赴,一开始想着留一手的想法早已不翼而飞。

林菲菲在边上看着两人对招,心里十分震惊。这下她是真的相信冰块脸确实是跌落境界了,他此刻的状态比起九年前的他相差何止一点半点?到底在他身上发生了什么事情?以他如此尊贵的身份到底能遇到什么事情?这太奇怪了。

林菲菲正蹙眉看得投入间,忽然后脑一紧,一股强烈的危机感袭来。她猛地回神,下意识地要跑,却被一直盯着她的曲凌杰横剑一挡。而另一边的何晶早已趁乱将赵星驰跌落在地的照妖镜拿在手里,灌入灵力直接对着林菲菲照了过去。

照妖镜上飞出一道绿芒正正击到林菲菲的左胸,冲击力使得她直接往后飞了出去,若不是一直留意着她的陆知津分神以剑芒接了她一下,她就要撞墙了。这一下偷袭,痛得林菲菲差点一佛升天二佛出窍,“噗”地吐出一大口心头血,脸色骤然惨白,冷汗滴落,半晌缓不过气来。

这个意外也叫场上除打斗的两人外,余者全安静了下来。顾彦森倒是仍然毫不在乎地与陆知津缠斗,甚至在发现对方分神后全力追击。

高手相争本就不能有失误,而陆知津与顾彦森之间还隔着一个大境界。越阶相斗,更要全神贯注,陆知津这一分神,顷刻间就被顾彦森抓住机会,压着打了,眼看已快没有还手之力。

林菲菲揉着胸口站了起来,盯着何晶咬牙切齿道:“好你个卑鄙小人,竟然偷袭!我耻于与你同门!”

何晶皱眉,喃喃道:“这不可能,不可能,你明明是夺舍的,这东西不灵光吧?”

赵星驰一把夺过照妖镜,顺便一脚踹了何晶一跟头:“贱人,谁让你碰我的东西?彦森,给我斩下她的双手喂狗!”

这把照妖镜是赵星驰母亲的陪嫁品,价值连城,上面的符阵乃是他外家老祖亲刻,威力无穷,但凡有夺舍或化形的妖族被它击中,都会瞬间脱离人身,现出原形。而林菲菲在被击中后却依旧是人形,毫无疑问她并没有被夺舍了,确是本人无疑。

其实这只是林菲菲的情况比较特殊,因为她神魂里带有人皇之后的本命玉。人皇又称天地之子,受天地法则的无形庇护。如今她身上带有人皇之气自然也被天地承认是人族,这才没有露馅。旁人又哪知其中曲折,便是林菲菲本人也不明白的。

她只觉得庆幸,还当是因为神魂和肉身融合得好,这才能瞒天过海,当即心中大定。

赵星驰发现自己冤枉了林菲菲,自然需马上找个替罪羊发泄,当下便把邪火发在了何晶头上。

何晶被他的话吓得心都要从喉咙飞出去了,她顾不得被赵星驰踹得吐血,急急忙忙爬起来跪下不住磕头求饶:“赵公子饶命,赵公子饶命啊!我只是想证明她是被夺舍的,并不是有意冒犯。”

赵星驰瞪着打斗中顾彦森道:“你还不快……”

只是他话音未落,何晶已被陆知津一道剑芒抽飞,在半空中就吐了一口血,之后倒在地上生死不知。

林菲菲见了一张小嘴张成“o”形,惊得都呆住了。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