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一念数年

当然,也有一部分天才是完全不需要丹药加持的。据说榣山宗第九峰的峰主余凡当年就没吃过一颗帮助修行的丹药,由他养出来的唯一的亲传弟子陆知津自然也是一样。

余凡甚至连妖丹都不稀罕吃,他送给徒弟陆知津的世间闻名的天丝甲,里面就含有五万年的大虎妖皮,防御力极强。而那枚大补的五万年虎妖丹,余凡却直接随手送了同门。猎杀了五万年的妖兽,只为了取皮,不要妖丹,这种豪横的买椟还珠的行为,一时成为人间奇话。

林菲菲自然没这种天赋了,她此次突破一样有筑基丹的功劳。不过她肯定是不会向眼前这群人解释,随便他们怎么想好了,能给她立一个天才人设,也没什么坏处。

此时看着院中众人,她稍想了下就明白过来,露出一个笑容,嫣然道:“是呀,我都十七岁了,筑基也没什么好奇怪的吧?”

十七岁的筑基期不稀奇,可是十七岁不靠丹药就能筑基,且还引起天地异象的人就太稀奇了!

众人没有接她的话,均有些心塞加目瞪口呆,看着林菲菲的模样就好像看着一个怪物。

片刻后,还是赵星驰最先反应过来,他顿时黑了脸,冷笑道:“原来你没死,还一晚上就筑基。看来你在小秘境里得到不少奇遇呢,隐瞒了不少啊。”

“马无夜草不肥,人无横财不富,这很正常啊。”林菲菲耸肩,“莫非赵公子以为我是去秘境游玩的吗?另外,别给我乱扣帽子啊,搜魂都搜过了,你还想往我身上编什么罪名?”

“你!”赵星驰瞬间怒了,一下就扬起了手,可是看着眼前这张斑驳脏污的脸,他却奇迹般地没打下去。

不得不承认,在得知她没有死的那一刻,他是松了口气的,他也说不上来是为什么。

林菲菲在赵星驰发怒的一瞬间就一个箭步躲在了何芸的身后,然后探出半个脑袋,说道:“那个,还要谢谢你的五品符纸呢,虽然差点要了我的小命,可是也让我感受到了五品境界下的天地法则,还稳固了我的神魂。”

变相帮了忙就问你气不气啊?虽然体验天地法则什么的是胡说八道,但稳固神魂倒也不假。若不是这符纸把原本的林菲菲搞得飞灰湮灭,也轮不到现在的自己鸠占鹊巢啊。

出乎林菲菲的意料,面对她这一次挑衅,赵星驰居然没有很生气,站了片刻后才忽然想起什么似的一甩广袖离开了。

赵星驰离开后,其他人也被何芸的人赶走了。等大家走得差不多之后,何芸欣慰地对林菲菲点点头道:“你果然没有让为师失望。”

林菲菲马上露出一个乖巧的笑容,整个门派里可只有眼前这一位对自己还有点感情,没下山之前还是可以刷刷对方的好感度的。

“你先好好地清洗一下,然后再来我的房里,跟我好好说一说这次筑基的事情。你放心,这次你筑基成功,门派里不会再任由赵星驰处置你。”

“好。”

筑基期的修士在影月派已算得上是高阶修士了,待遇上完全跟炼气期弟子不同。何况林菲菲还不是普通的筑基,她可是没服用筑基丹(旁人的以为),就筑基成功,还引起天地异象的天才少女!

待人都走光后,林菲菲也出了院子,来到中庭人工开凿的温泉处,向门口的弟子说了一句,便径直走进去,脱了衣裳“噗通”一声跳进温泉池子里清洗起来。

她仔仔细细搓下数层泥垢,搅动水流让污水顺着石头流走,然后心情放松地转身往石头上一坐,舒舒服服地斜倚在人工制造的温泉瀑布下面,任凭水流冲洗着头皮。

闭眼享受了一会后,林菲菲低头望着水面上倒映出来的那张脸,肤如凝脂、明眸皓齿、顾盼生辉,与前世的自己已有了五分相似。在白蛇精的洞府里她照铜镜时才只有三分神韵,筑基之后果然大不一样,这样看来,再过些时日,可能就与前世无异了。

正看得入神,边上树丛间忽然有人声传来,林菲菲一惊。

“谁在那里?”

“……是我。”一道低沉中带着些微磁性的声音响起,好熟悉的感觉。

林菲菲猛地将身体缩进池子里,只露出个脑袋扭头看向来人。来人在树丛边,背对着温泉池子,长身而立,脚下踩着一柄飞剑,从头到脚,一尘不染,看起来像是个路过的修士。可是没理由啊,影月派再不济也该有个护派阵法吧,怎会让人随意闯入了女修们的温泉池?

好熟悉的背影啊,林菲菲怔怔地看了一会,忽然长大了嘴巴:“冰……冰块脸?”

他怎么会忽然出现在此?

榣山距离此地足有几百里吧!

来人不是她口中的冰块脸陆知津又是谁?他当然不是故意来偷窥别人洗澡的,只不过是顺着感应飞过来后才发现到了个尴尬之地,见到了清水之上那位有点陌生又熟悉的身影,当即心口一紧,背过身去,不敢再看。

见陆知津一副非礼勿视却又始终不退出去的模样,林菲菲眼珠转了转,毫无羞色地直接破水而出,一步一步踩上岸,流水划过她光洁的皮肤滴滴答答落在地上,一片旖旎之色。她慢悠悠地穿衣,慢悠悠地说:“喂,偷看别人洗澡可是要负责的哎。”

冰块脸这个人最是一本正经,对于任何轻佻的举动和言语都深恶痛绝,她这样说对方肯定就马上被气走了。

说实话,林菲菲现在还不太敢面对他。他可是这个世界有数的天才,万一被他发现自己这具人族的身体里藏着的是妖族的神魂,那就大大地不妙了。

“好。”谁知这次陆知津却不按常理出牌,他跳下飞剑,转过身,神色平静地望着已经穿好衣裳的林菲菲,“我负责。”

林菲菲张大了嘴,怀疑对方也被夺舍了。

眼前的男人褪去了少年气,比上次见面似乎大了十岁,已然是个成熟的青年模样。两人四目相对,林菲菲彻底呆愣住。明明只感觉是几天之前啊,为什么他的脸上却多了岁月的痕迹?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