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七章 裂缝

陈水心感受到魏灼手心传来的温度,才慢慢地平复了紧张的情绪,她甚至是依恋般地把脑袋贴近魏灼的手里。

‘这也太吓人了,我以为’,陈水心的传音里略显慌乱,‘我还以为我们要就此被埋在岩浆里了。’

还堵在裂缝处的火龙大大咧咧地回道,“小鸡仔,你可要好好感谢你的火龙大人,我可是以薄弱的身躯为了你们撑起了一片天地!”

好吧,虽然陈水心依然觉得火龙说的话还是很欠揍,但必须承认的是它确实发挥了大作用!

她想了想,从芥子空间中端出三杯黄金液,其中两杯分别递给魏灼和火龙,香甜的黄金液成功堵上了火龙的臭嘴。

经过这一遭,她真心觉得要赶快寻找芥子空间所需的五色土壤、七色土壤,一切可以提升空间品级的天材地宝。

芥子空间早就告诉过她,若是它的品级提升,将来是可以把活人一起装进来的。

她原先觉得找那些天才地宝太费事,随缘即可,但是她现在觉得生命只有一次,说什么也得全副武装自己,若是这时候芥子空间可以装活人,她完全可以直接带着魏灼躲进去了,而不是如现在一般在夹缝里求生。

真是太苦了!自己不上心,最终会有巨大的痛苦回报自己。

火龙嘟嚷着,“这一杯只够尝一个味道啊!两杯才有滋味!三杯正正好!”

一杯黄金液下肚,魏灼瞥了不知足的火龙一眼问道,“火龙,外面的情况怎么样了?”

火龙有些无聊地说道,“看起来还是老样子,好像岩浆越流越多了!”

陈水心提议道,“火龙你能不能从你的身体里分出一缕异火,试一试去吸收一些这流下来的岩浆里的火灵力,看看这些火灵力与墨玉送来的岩浆里火灵力一样吗?”

火龙向来能屈能伸,做对自己有好处的事情,它是不会拒绝的,它立马从自己的身上分出一缕异火快速地飞入留下来的岩浆之中。

那一缕异火很快在那些岩浆中流转一圈,之后飞速地回到了火龙身体里。

火龙面露遗憾之色说道,“这些岩浆中并没有那些特别的东西。”

魏灼面露怀疑之色,“难道之前是我们猜错了?”

陈水心叹了口气,白瞎了这么大的功夫,还把自己坑进了险境。

陈水心从魏灼的怀里跳了下来,舒展了翅膀,抖了抖羽毛,慢慢地观察起了这个裂缝。

她先是慢慢地踱步到火龙的跟前,隔着火龙火红色透明的身体看向外头。

不知道是隔了火龙身体这层滤镜,还是外头就是那一副火红的模样,漫天迸溅的岩浆,似乎要把这里的一切给蒸发了。

只一眼,陈水心就知道现在想要出去,还是没戏,还是调转方向看看这条裂缝有没有路走。

陈水心飞到魏灼的肩头,和魏灼传音道,‘现在外面是出去不得的,估计还得等几天,我们要不要顺着这裂缝往里走一段,就当是探险了!’

魏灼看向裂缝深处,又瞥了一眼堵在裂缝处的火龙,最后答应陈水心,“好吧,我们去看看。”

魏灼的话音刚落,火龙就暴躁的开口道,“好啊!你这个忘恩负义的小人!带着一只傻里傻气的鸡崽子,骗着你们的火龙大人为你们遮风挡雨,而你们却要抛下火龙大人,去潇洒快活,简直太不要脸了!”

火龙又瞬间转换成悲苦情绪,转换速度之快,堪称川剧里的变脸,“呜呜呜,我真是个可怜的火龙大人,我就不应该寄希望于你这个人渣身上!我···”

不用魏灼出声,陈水心满脸黑线的从芥子空间里拿出十颗灵果。

看着这些灵果,火龙果然话音变小,但是它还是继续说道,“我这吃不饱,睡不好,还要担惊受怕,给人看门···”

陈水心果断地从芥子空间里又掏出了十颗灵果,外加一碗黄金液。

火龙声音又进一步弱小下来,可是它还是用至少陈水心和魏灼能听到的声音,一脸决然地说道,“我觉得我今天若是能够喝上三杯黄金液,那我立马就行了,安安份份守大门。”

陈水心决定牺牲两杯黄金液,只为火龙心甘情愿看守‘大门’去!

两杯黄金液加上二十颗灵果摆在火龙面前,火龙开心地说道,“你们去吧,记得早去早回哈,遇见好东西记得你们的火龙大人还在这里为你们遮风挡雨看大门呢!”

魏灼抱着陈水心头也不回的往裂缝深处走去,活像身后有恶犬!

魏灼和陈水心叨叨传音道,‘心心你就不应该给那只蠢龙灵果,若是下次可不能惯着它!’

陈水心一副脑壳疼的样子,传音道,‘能用灵果解决问题,那就用灵果解决,火龙也是我们自己人,就当是肥水不流外人田了!’

魏灼嚼巴嚼巴陈水心说的话,觉得她说的话挺有道理的。

火龙看着魏灼抱着陈水心消失在它的视线里,它还特意多等了一会,确保他们远离这里之后,它立马把自己的火焰分成好几十缕飞向那些流下来岩浆。

其实刚刚它说谎了,那些流下来的岩浆里其实蕴含着些微特殊物质,虽然接近于无,但还是有,它可以分出几十上百缕去吸收,积少成多也能汇聚很多。

它前下还在思考怎么把那两碍事的赶走,没想到那一人一鸡自发的就走了,还为了补偿它,给它送上了灵果、黄金液。

它只能说它的演技炸裂,折服了众人,真是无人能比。

这裂缝深处一点光线也没有,也还好他们晋级筑基期之后,可以将灵力附在眼睛上,便能够在黑暗里视物。

裂缝两旁的岩石形状怪异,一看就是自然形成的,也不知道山体因为什么而裂开了。

随着他们越走越深入,陈水心似乎能够感受到热的水汽扑来,难得的有一丝湿润之意,但又在下一刻被烘干。

就好像是迎面而来的开水蒸汽!?这是什么情况?

魏灼不由放缓了脚步,慢慢地往前走去。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