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 这什么鬼证词

烟尘漫天。

看不清老城区的容貌。

陆鸣冷冷的看着,甚至有些心疼。

“这就是氪金修炼者的感觉么?”

陆鸣有些扎心。

二百张拆迁卡什么概念?消耗的能量有多少知道吗?这两个加起来,光成本就近百万,更别说它们的真正价值了!

就这一招,把他所有积蓄都砸了进去!

上次这么扎心,还是玩手游的时候手贱点了一下商场,误冲了一个688,当时差点气的没把手机摔了……

每次被大家喊‘壕哥’,他都心痛。

而现在……

这可是一百万!

“何必呢?”

陆鸣一声长叹。

如果有可能,他绝对不会使用这种攻击的……

太亏本了!

这次,总该结束了吧?

陆鸣怅然。

“救我……”

一声哀鸣。

陆鸣顺着声音过去,顿时惊奇,鲨鱼帮的光头帮主!

他居然还活着!

只是,人虽然活着,但是比较惨烈,浑身上下被牛群践踏的一块青一块肿,此刻被压在废墟之下,双臂颤抖,正支撑着上面的一片废墟。

这么顽强的生命力?

陆鸣惊奇。

真的。

不愧是三星级别的修炼者!

啧啧啧……

当初幸亏是在矿洞活埋的傅鸿名,不然在外面,人家可能根本没事!你瞅瞅这位,两万头牛践踏!

居然还活着!

不得不说,能量修炼者身体果然强悍。

“救我……”

“我给你钱……”

“所有都给你。”

光头帮主哀求。

他双臂不断震颤,像是七彩虹的显卡一样。

“不要。”

陆鸣冷笑,谁稀罕那点钱?

“我以后……”

“会做好事,真的,给我一个机会。”

“我会把那些人都供出来,交给执法者……相信我。”

光头帮主说道。

“真的?”

陆鸣在他身上扫视一圈,目光明亮。

“是。”

光头帮主狂喜。

“好,你等着。”

陆鸣走过去,“你双臂撑住,撑好,我慢慢把你拉出来。”

“好好好。”

光头帮主激动。

陆鸣小心翼翼的走过去,走到他身边,抓在他身上。

“慢慢往外挪就可以。”

光头帮主提醒。

“嗯……”

陆鸣摸索一下,似乎在找个好位置。

然后……

嗖!

光头帮主感觉身上一轻,等他回过神来的时候,发现陆鸣已经出去了,他手中,拿着的,赫然是自己腰间的卡包!

“???”

光头帮主一脸懵。

“我觉得再给它们一次机会。”

陆鸣指着卡包唏嘘不已,“毕竟,都是新卡啊……”

“你大爷……”

光头帮主想要破口大骂。

然而,随着他这边一松懈,双臂再也无法坚持,那早已摇摇欲坠的废墟,轰然倒塌,直接将光头帮主淹没。

隐约中。

陆鸣似乎听到了西瓜碎的声音。

“呵呵。”

陆鸣只是冷笑一声。

他翻开卡包,惊喜的发现,里面居然有着不少高星级的卡牌,也对,光头既然是三星,这里面都是三星卡牌!

回本了!

陆鸣欣喜。

这一百万没有白花!

该走了。

陆鸣起身。

只是。

看看眼前的废墟,这座废弃的城市,陆鸣总觉得缺少点什么……那漫天烟尘中,总是少点灵魂。

缺少什么?

陆鸣沉吟片刻。

哦,对了。

他从旁边捞了一根木棍,撕了一块布挂上,然后插在了废墟之上,任由那块破布,随风飘摇……

很好,这次完美了。

陆鸣非常满意。

他最后再次确认了一遍,鲨鱼帮那些人是否还活着。

嗯……

一片寂静,应该没人了。

作为两万头牛的火力覆盖范围,他不觉得这些人能够活下来,连最强的光头帮主都那样了,怎么可能还有人活着。然而,在检查到最后一小部分的时候,他看到那片废墟下,压着一个年轻人,头顶的废墟摇摇欲坠。

是他。

陆鸣目光凝聚。

就是这位,看上了小陆鸣才提前引爆了这次事件!

就是这位,破坏了自己的牛群空袭!如果不是他,自己根本不可能如此大规模的摧毁整个老城区!

啧啧……

这货居然还活着?

“你们氪金修炼者真顽强啊。”

陆鸣感慨万千。

“你不会救我的,对吗”

王轩看他的眼神就明白了。

“呵呵。”

陆鸣和善的笑笑,“知道你还问?”

“我叫王轩,我是……”

“算了,说了你也不知道。”

“我身上有张四星卡牌。”

王轩强忍着疼痛,“如果我死了,我会直接毁掉,但是如果你答应我一件事,我就给你!”

“什么事?”

陆鸣好奇。

“去救一个姑娘。”

王轩充满愧疚,“她不该来这种地方……老城区现在这个样子,她很危险……求求你,帮我救救她。”

陆鸣:“……”

他挑了挑眉毛,事情似乎跟他想象的不一样?

这个年轻人……

“好。”

陆鸣随口答应下来。

“谢谢,给你。”

王轩直接丢出那张四星卡牌。

是的。

一张四星卡牌,直接丢给了陆鸣。

陆鸣:“???”

这么干脆?

这画风有点不对啊。

“哥们,你就没考虑过,我拿了卡牌会转身走?”

陆鸣惊讶道。

王轩明显愣了一下,旋即脸色苍白,“你、你不会的吧?”

陆鸣:“……”

得,合着这位压根就没想到这一层。

他算是明白了。

这位根本不是鲨鱼帮的人!

据说这位身份不俗,估计是从小不缺钱的那种人,出门也是有人照应,所以对这种事情没太多经验。

看这行事风格,像极了那种被范二岩忽悠的二傻子……

“求求你!”

王轩没了筹码这才紧张起来,脸色涨红,不断哀求,“救救她……她是无辜的,我不想害人的……我以为我能保护她的……求求你。”

“陆敏是吧?”

陆鸣问道。

“你认识?”

王轩震惊。

“那个姑娘死了。”

陆鸣淡淡的说道,“因为范二岩的逼迫,她誓死不从,今天自杀了。我是来为她报仇的,现在你明白了吗?”

“怎么会……”

“对不起、对不起。”

王轩喃喃自语。

他浑身颤抖,忽然嚎啕大哭。

陆鸣瞅了瞅摇摇欲坠的废墟,过去将这货拖了出来,丢到路边就离开了,任由他崩溃,喊着什么对不起的。

这些人……

没什么值得同情的。

将他从废墟中救出来,已经仁至义尽。

因为这次他看上的如果不是小陆鸣,而是其他姑娘呢?

真的会死人。

……

清明市。

“你特娘的开什么玩笑?”

张威很生气。

这是他今天接的第二十个假报警了!

刚才。

他和接线员就‘酒店床单是否合格’这个问题展开激烈而又刺激的探讨的时候,这该死的电话一刻不停的就打过来了!

神烦!

他还必须得接!

再烦躁也得接!

就算有一百个假的报警电话,万一有一个是真的呢?

该死的使命感啊!

只是。

很遗憾,这次依旧是假的。

开什么玩笑?

老城区没了?

你他娘的以为那是过家家啊,说没就没?

然而,等越来越多报警电话出现,张威只能怀着将信将疑的态度过去老城区查看的时候,顿时惊呆了。

老城区……

没了。

真的没了。

只留下了崩塌的废墟,还有无尽烟尘。

满城哀鸣。

往日里,他们偶尔也来过几次。

他们太清楚这个老城区隐藏着怎样的黑暗,可是因为很多缘故,他们根本没有资格调查这里……

然而现在。

没了。

全没了。

老城区很特殊。

这地方大不多都是低楼层,偶尔几个高楼层也都是废弃的。

对于这些习惯了四处逃跑的修炼者来说,能够挖地道和跳窗户逃跑的房子,才是能够居住的好房子。

而现在……

只留下一片废墟。

“送我……去医院。”

一个废墟下的独眼汉子哀求道。

张威瞅了一眼,没理他,如果他没猜错的话,这位就是上个月刚杀了人的主儿,鲨缺帮的副帮主。

“救救我……”

又是一声哀鸣。

某个建筑物下面,露出一个脑袋。

呵。

张威笑了。

这不是鲨矛帮的矛哥么?

他们来这里调查过四次,每次都找不到,没有一个人会配合他们调查,而现在,好嘛,一股脑全出来了。

“一个个来。”

张威乐了,招呼局里的同事都过来帮忙:“来来来,先按手印,交代一下自己干过什么再救。”

“不交代?得嘞,您继续躺着。”

张威笑容满面。

“哦,有个挖了地道的人,还在里面,救不救?”

一个同事问道。

“地道也塌了?”

张威惊奇。

“地道没事。”

那人摊手,“可是出口的房子也塌了,那家伙就被活埋了,正在求救呢,我调查了一下,涉嫌抢劫……”

“那就先关着吧。”

张威冷笑。

今天真是什么都见着了。

“死亡率如何?”

“很奇怪,除了鲨鱼帮全灭,其他人都只是受伤,只是伤势不同而已。”

“好好查一下是谁干的。”

张威说道。

他们开始调查真相,只是越查越懵逼,等挨个抓进去,他们几个同事将调查结果一对,全懵了。

“有人说看到烟尘中一个巨大的身影出现,像魔鬼一样……”

“有人说看到牛群奔跑?”

“也有人说看到牛从天下掉下来。”

“也有人说,睡着睡着忽然房子塌了,得亏这些人都是修炼者,反应快,要不然还真被活埋了。”

大家众说纷纭。

张威:“???”

这什么见鬼的证词?

牛在天上跑?咋不去你家跑呢?

“重查!”

张威很愤怒。

然后……

他们调查了整整一天,依旧没有结果。

偌大的老城区被拆了,居然不知道谁干的?!他们的调查报告,到了最后,剩下的也只有牛。

铺天盖地的牛!

将他们的说法汇总,警方侧写员大致描述了一下——

数百万头牛凭空出现,有的犹如炮弹一般从天而降,有的犹如猛兽一般从老城区奔袭而过,有的如同蟑螂一样从地面奔涌而出,它们体型巨大,浑身电闪雷鸣,所过之处,一片狼藉!

张威:“???”

甘梨娘!

这算什么鬼证词?!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