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该我了

“嗯?”

陆鸣有些疑惑。

这语气……

敌人?

他不记得有自己在这里有敌人啊,难道是贷款公司的人?

不可能,贷款公司的人不会如此愚蠢,大白天的,在这最繁荣的闹市区上来找事!这根本就是找死的行为。

会是谁?

陆鸣不知道。

不过他清楚一件事,这么大动静,看热闹的人不在少数,附近看热闹的人越多,他反而越安全。

哗!

陆鸣打开门。

果然,因为那人的大喊大叫,这里已经围着一堆人了。

“你是谁?”

陆鸣看着眼前出现的男人。

小胡子。

三十岁左右。

一身花格子的衣服,似乎对时尚有什么误解的奇怪打扮,此刻正愤怒的盯着自己,怨念颇深。

嗯……

陆鸣确定自己不认识。

“我叫江云山。”

“当然,你可能不认识这个名字。”

小胡子面色阴沉,“但是你应该认识这个东西吧?”

啪!

他随手丢出一些卡牌。

陆鸣仔细一看,竟然是水果忍者卡牌!

“我是谁?”

“我是孩子的家长!”

江云山冷冷的说道,“我家孩子,原本是每次都考前十名的好学生,是最有希望上市区的重点初中的,结果最近沉迷你这什么水果忍者卡牌,最后考试失败了,你说老子为什么来?”

咦?

居然是孩子家长。

陆鸣惊讶。

“我等了好几天,你都没开门,早上看到你出去才知道,你竟然躲在里面不敢出来!这件事,你必须给我一个交代!”

江云山大声道。

“那个……”

陆鸣无语,“我这里,已经很久没卖卡牌了。”

他瞅了瞅那些卡牌,的确有几张是自己的,但是更多的好像是其他店里的吧?

“这玩意就是你创造出来的,我不找你找谁!”

江云山怒气冲冲。

“等等。”

陆鸣揉揉脑袋,“冒昧问一下,您孩子一天用多少张卡牌?”

“不知道,大概三四十张?”

江云山想了想。

“……”

陆鸣叹气,“您看,就算一天三四十顿饭也会撑死的吧?”

周围一些人登时就笑了出来。

可不是么。

你家孩子,你自己不好好管好,赖人家店铺头上干啥?

这卡牌什么功能,什么作用,持续时间,不都写的清清楚楚的么?你自己都不管孩子,让人家店铺帮你管?

你一天三四十次,干啥都容易出事啊!

“你这是强词夺理。”

江云山大怒,“分明就是你这辣鸡游戏卡的原因!”

“大兄弟你这样不行的。”

陆鸣叹口气,“甩锅这种东西,我比你擅长,要掌握技术、火候,还有手速,你这是生甩啊!”

说到这里。

陆鸣很冷静的按下报警按钮,市区闹事,这家伙在找死。

“很好。”

江云山自然看到了他的动作。

“很好。”

“你以为执法者是万能的?”

“呵呵。”

“既如此,我就先给你一个教训。”

轰!

一股能量从他身上荡过。

陆鸣眉毛一挑,好家伙,真敢在这里动手啊?!

“你们这些祸害儿童的商家,就是毒瘤!执法者来了,老子赔钱就是了,在这之前,我一定要好好教训你一顿。”

江云山浑身煞气涌动。

他绝不能让这些奸商,祸害祖国的花朵。

修炼卡?

什么鬼,那分明是游戏卡!

是毒瘤!

“……”

陆鸣无言。

他能说什么?

异世界的沉迷事件啊!

他记得,前世也是因为类似的事情,游戏在国内一登场,就因为一些家长闹事,被妖魔化,被钉上了沉迷的十字架,迎来了一个黑暗的时代。

甚至在他穿越之前,游戏依旧属于毒瘤!

玩游戏,依旧是沉迷!

怪猎都被下架了,上面连游戏版号都不给批了!

很多人都在呐喊:管管孩子,救救游戏吧!

他也很好奇,家长的不负责任、教育的失职,凭什么让游戏来背锅?

况且。

水果忍者是什么卡?

修炼卡!

连教育机构都承认了,这些跳梁小丑算什么?

嗡——

江云山周围能量涌动,手中一团火焰凝聚,直接砸到店铺。

轰!

火焰震裂。

店铺内的玻璃柜碎了一地。

好快的速度!

三星!

这家伙竟然是一个三星修炼者!

周围原本围观的人,吓了一跳,都闪的远了一些,谁也不愿意卷进来,在这里打架斗殴可是会被重罚的!

“何必呢?”

陆鸣耸耸肩。

你这样破坏,会赔的裤衩都不剩的。

至于战斗?

嗯……

如果在外面,自己还真没办法。

三星修炼者绝不是自己能对抗的,但是这里是哪里?

他的店铺!

能量卡、牛群卡、拆迁卡……

陆鸣摸向了卡牌激活器,有些东西他并不想用,但是这家伙既然想找死,那就别怪他不客气了。

只是。

就在他准备出手的时候。

“谁这么大胆子!”

一声怒吼传来。

只见一道魁梧的黑影扑过来,直接把江云山按倒在地,“居然敢在老子的辖区捣乱,活的不耐烦了?”

“你敢。”

江云山暴怒,周身火焰涌动。

“呵呵。”

那身影掏出一个电击棍对着江云山臀部就是一发。

呲~~

电光闪烁。

江云山瘫软在地。

周围一片寂静。

因为来人赫然就是这片区的执法者,张威。

竟然这么快就来了?

陆鸣惊叹不已。

一般来说,他们不应该等自己大展神威暴揍江云山之后,再过来收尾的么?电影果然都是假的!

“混账!”

“你们敢抓我!”

“你们这些该死的家伙。”

“你该抓陆鸣!”

“他才是毒害孩子成长的罪魁祸首。”

江云山还在愤怒挣扎,“嘶——别搞我屁股……疼疼疼!”

呵呵。

张威冷漠的收回电棍。

因为那天的失职,隔壁街道被抢,他们被上面骂的狗血淋头,这几天正窝着一顿子火,感应到能量波动就直接冲过来了。

“抱歉,陆老板,来晚了一些。”

张威对陆鸣有些歉意的说道。

因为水果忍者的风暴,他们也算是都认识了陆鸣,无论如何,陆鸣也算是附近的一个小名人了。

如果陆鸣出事,他们恐怕吃不了兜着走。

“没事。”

陆鸣很是大度的摆摆手,假装忘记今天没开门的事情:“不过该赔偿的损失不能少,还有今天被影响的生意。”

“那是自然。”

张威了然。

“带走!”

张威带着那江云山离开,围观的人自然也就一哄而散。

“这叫什么事。”

陆鸣看看店内,一片狼藉。

游戏……

家长……

啧,跟前世一模一样。

有些人,真的是一辈子都迂腐不化啊,不过,让他有些疑惑的是,这种找茬方式未免太蠢了一点。

这种沙雕配角,不就是送上来打脸的么?

有什么意义?

总感觉……

哪里不太对。

“有猫腻?”

陆鸣眉毛一挑。

陆鸣决定提高一些警惕,晚上多注意一点。他现在有了一定的危机意识,不敢再像以前那样随意了。

他将店铺收拾干净。

玻璃柜台碎了一半,不过没关系,本来也用不到,这还是小陆鸣在姐姐来的时候撑场面用的。

现在碎了,正好可以弄点赔偿款啥的。

陆鸣如此想到。

只是。

他不知道的是,那闹事的江云山被抓走不久,又被释放了。

夜里。

江云山回到家中。

一个跟他略微有些相似的中年人正在客厅的桌子上,绘制着卡牌。

如果有学生在,一定会认出这位,正是陆鸣他们学院的校长——江枫,也是江云山的堂哥。

沙!

沙!

他制卡笔轻轻落下。

身前……

赫然就是一张水果忍者卡牌!

“哥。”

江云山低声道。

“让你办的事情怎么样了?”

江枫淡淡的说道。

“完成了。”

江云山叹口气,“就是有点丢人。枫哥,干嘛要用这种愚蠢的方式闹事,如果捣乱的话,我办法多的是。”

“你懂什么。”

江枫淡淡的说道,“那孩子……不一般。”

“呵呵。”

江云山干笑两声。

区区一个一星制卡师,有什么不一般的,要不是堂哥说,进去捣乱捣乱,砸坏点东西,不要伤人什么的,还能等到执法者来?

江枫没理会他。

沙!

沙!

他还在制卡的手微微一顿,竟然失败了。

“基础啊……”

江枫叹口气。

自从陆鸣扬名之后,他就买了一些水果忍者卡,试图给这孩子一些指点,然后就看到了那张卡背后的纹路,顿时惊为天人!

几乎完美的纹路!

在水果忍者这垃圾卡上,居然出现了几乎完美的纹路!

他尝试着按照陆鸣的笔法绘制,失败率极高!

这种卡,他能很轻松做出来,因为他很强大,因为他掌握的技术更强!

他能很轻易的做出,比陆鸣更好,效果更强,更节省的卡牌,但是,那些里面都包含高级技术!

类似陆鸣这种纯基础纹路绘制?

很难!

他必须用自己强大的控制力,自己远超一星水准的能量,来强行控制制卡笔,这才能勉强做到这么精细的纹路。

就这……

依然会失败!

而陆鸣……

行云流水!

最可怕的是,陆鸣根本没有接触水果忍者太久。

这些纹路不一样的卡牌,展现了一个过程——陆鸣制作水果忍者有钱之后,买了教程,然后自学成才,开始突飞猛进!

这是天赋。

无以伦比的天赋!

虽然他跟江老头吵架,说基础一般就可以……但是他很清楚,基础这东西,对实力的提升还是有影响的。

万丈高楼平地起,最重要的,当然是根基,条件允许的情况下,基础自然是越优秀越好!

基础和实力哪个重要?

都重要!

“哥,你到底想做什么?”

江云山充满疑惑。

他这个老哥以前就是个死宅制卡师,估计宅太久了,满脑子骚操作,自从当上校长之后,跟其他人有了一定接触,才算好一些,但是想法依旧是天马行空。

不然当年也不会……

莫非……

脑子又坏了?

“做我该做的事情。”

江枫目光看向远方,“江老头做了……”

“安慕风做了……”

“现在,到我了。”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