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我是你爹!

而此刻。

某职业学院。

矿山事件渐渐在学院传开。

学生们都知道这次实习活动有多惨烈,更是知道了这次二年级学生中出了一批硬刚三星修炼者的猛人!

神箭手,夏宇。

幻境师,张小胖。

元素师,常亮。

制卡师,陆鸣。

他们四人一跃成为学校的传奇人物。

年纪?

没人在乎的!

“他们真的这么强?”

“你以为呢?我告诉你,我当时看的清楚,夏宇一个寒冰箭,就把那敌人冻住。常亮一道闪光下去,那敌人就被闪瞎狗眼。张小胖一个幻境,那敌人就沉浸在幻境中不可自拔,只能来回抽动。”

“???你对不可自拔这个词是不是有什么误解??”

“反正很猛就对了!”

“那陆鸣呢?”

“陆鸣学长……”

那位萌新深深叹口气,“他老人家直接把矿山拆了。”

“???”

那学生眼睛瞪大,“拆了?”

“我给你说,当时……”

那萌新悄声说道。

于是。

很快所有人都知道,有一位生猛的制卡师,专门制作拆迁卡,走哪拆哪,看谁不顺眼直接活埋。

极为恐怖!

……

而此刻。

校长办公室。

一位中年人正坐在办公桌前,看着关于这次实习活动的报告,他就是这所职业技术学院的校长!

报告内容很详细。

帐篷怪……

傅鸿名……

甚至他们说过的每一句话。

这次矿山事件,因为这几个学生才能幸免于难,也从侧面证明了这些学生的潜力,他们必然要重点关注。

或许……

这些孩子能够出人头地!

他们学院,也该出一些有天赋的学生了。

“这些孩子,不错。”

校长很是满意。

什么样的人才能够出人头地?

有胆识!

有脑子!

虽然矿山事件他们处理的还有些欠妥,但是区区几个一星修炼者,能够想到这个层面,已经非常了不起了。

尤其是——

陆鸣。

“毕竟是她的弟弟啊……”

校长微微一笑。

只是。

他的办公桌前,一个头发有些花白的老头,正站在那里,看着校长拿着报告,一会点头,一会傻笑。

看上去很蠢,像个傻子。

“你看报告能不能不要晃来晃去?”

老头叹口气。

“这样才有领导气派。”

校长不以为意。

“呵呵。”

老头冷笑一声,懒得理会他,只是说道:“今天早上,夏宇他们都去用奖状兑换了最专业的指导,相信经过这次培训,实力应该会有所提升。”

“很好。”

校长很满意,“陆鸣呢?”

“陆鸣一直在校外住宿的,今天还没来”

老头回道。

“你觉得他会选谁?”

校长忽然问道,

“他如今最大的问题是基础水平。”老头想了想,“如果想要快速提升,一定会选择基础纹路最好的老师!”

“比如——”

“我!”

老头自豪的挺起胸膛。

“呵呵。”

校长冷笑一声,“你是不是忘了,我才是咱们学院最强的制卡师!”

“可是你基础没我好。”

老头不屑一顾。

他当初专修基础十余年,鲜有人能够超越!

不单单这个职业学院,基础纹路的造诣能超过他的,整个清明市都找不出来几个!尤其是眼前这个基础废柴。

“我可是咱们学院实力最强的制卡师!”

校长大怒。

“可是你基础没我好。”

老头冷笑。

“我能传授陆鸣更多制卡知识。”

校长不服气。

“可是你基础没我好。”

老头冷笑。

“我将来还会更强,你已经没有任何长进。”

校长不甘心的说道。

“可是你基础没我好。”

老头冷笑。

校长:“……”

“能不提这事么?”

校长无语。

虽然他天赋优秀,可是年轻的时候太过贪玩,没能考上好学校,虽然后来意识到问题开始努力,后来居上,甚至成为一校之长,可是基础纹路这个东西,一直是他的短板,尤其是越来越强大之后。

基础纹路的学习哪有那么好改的?

所有的卡牌都是构建与基础之上的,他学习的所有卡牌,所运用的每一道纹路,都跟基础纹路息息相关。

基础纹路是什么?

当然不仅仅是表面上看到的那一笔。

而是包含在那一笔里面的能量稳定、能量控制、能量流速,这些在以后的制卡技术中,都需要用到!

每一道基础纹路,这些都不相同!

而制卡技术呢?

一般都是多个基础纹路经过一些演算出来的方案。

所以,更改每一条基础纹路,可能你学过的所有制卡技术,都要从头学起!越高端的技术,改起来越是复杂!

所以。

他只能放弃。

更何况,基础纹路这个东西,在他看来,规范就行了。他的纹路,在制卡师中,已经算是相当优秀了!

浪费那么多时间,精修到优秀又有什么用?

比如。

眼前这位。

哼哼,练习了那么多年,现在不还仅仅只是三星制卡师么?!

想到这里,校长忽然想起刚才被怼的痛苦,顿时来了精神,朗声道,“你到现在还只是三星制卡师!”

他决定。

不管老头子说什么,他都只用这句话。

“……”

老头用奇怪的目光看了他一眼,然后慢悠悠的说道,“可是我是你爹!”

“江老头,学校不谈私事!”

校长顿时大怒。

“不谈私事,我也是你爹啊!”

老头子沉声道。

“信不信我开除了你!”

校长气急败坏。

“开除了我,我也是你爹!”

老头子冷笑。

“江老头,你莫要欺人太甚!”

校长暴怒。

“江枫,你连爹都不想认了?”

江老头不甘下风。

两人大眼瞪小眼,谁也不服气。

“呵呵。”

江枫冷笑一声,“好儿不跟父斗,反正决定权在陆鸣手里,我倒要看看,他到时候会选择谁?”

“我也等着。”

江老头不以为意。

办公室又安静了下来。

江枫看着手中的报告,最终在安老师那里又停顿了。

这个老师……

江枫眉头微皱,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江老头看到他停留的位置,顿了顿,忽然说道,“安老师,稍微照顾一下吧。”

“照顾什么?”

江枫眉头微皱,“该给的工资都给了,他孩子天赋一般,既然想要在起跑线上超越别人,终归要付出一些代价。”

“哎。”

江老头叹息一声,“我只是想起了以前的自己。”

“……”

江枫顿住。

其实。

他自己又何尝不明白?

当年,若非江老头放弃修炼不断培养自己,又何来现在的校长江枫?哪怕他从小顽劣,没考上好学校,都能在后期崛起!

天赋是一方面,从小培养的资源又是另一方面!

而代价……

就是江老头永远留在了三星。

“我知道了。”

江枫神色凝重,“我会好好考虑安老师的事情。”

“那就好。”

江老头放下心来。

他深怕这个儿子一怒之下把安老师开除了。

“那么。”

“安老师我会照顾,陆鸣就让给我吧。”

江枫话锋一转。

“不可能。”

江老头大怒,“我来教导他才是最好的。”

“你实力这么弱只能教基础,后面怎么办?”

江枫大吼。

“你不就是我教出来的?”

江老头吹胡子瞪眼,“你饿死了吗?”

“……”

江枫语塞。

他忽然觉得,嘴炮这种东西,江老头居然比他更擅长。

而就在这时。

校长助理走了进来,瞅了一眼这对又吵起来的父子,咳嗽一声,“那个……陆鸣的奖状出现了。”

“哦?!”

父子两人眼前顿时一亮。

“他选择了我还是这老头?”

江枫问道。

“呃……”

助理犹豫了一下,“都……都没选择。”

“选了其他制卡师?”

江枫一头雾水。

“难道随便选了一个?”

江老头也是疑惑。

毕竟,他们两个已经代表了学院制卡的两个巅峰。一个制卡综合水平超高,一个制卡基础无人能敌。

“也不是。”

助理顿了顿,苦笑道,“他把奖状卖了。”

“???”

江枫一脸懵逼,“卖……卖了?”

“是的。”

助理也很是无奈的说道,“他去制卡系把学生们召集起来,然后把您签名的奖状,拍卖出去了。”

“???”

江枫一脸茫然。

学院建校这么多年,从未听说过,有人会把代表学校荣誉、还能够兑换专业老师指导的奖状拍卖出去的!

这……

这又是什么操作?!

PS:这一章其实是铺垫,所以要写,但是我不会告诉你们铺垫什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