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浓郁的血腥味

“居然是秘境出现!”

“哈哈哈,想不到我们还有这种奇遇。”

“我以前只在教科书里大佬们的传记中,才看到过这种奇遇。”

“赚大了!”

“七天辛苦没白费。”

学生们沸腾了。

秘境……

陆鸣和夏宇对视一眼,却感觉有些不妙。

有些麻烦了啊!

陆鸣神色凝重。

何谓秘境?

那其实就是异世界的古墓!

一些古时候的老前辈因为买不起房在郊区开辟出来的违规自建房……哦,不对,是前辈们为了修炼准备的洞府!这些洞府,经过岁月演变、能量滋养以及地平线的变化,最终完整保留了下来,形成了独特的存在——秘境!

有些秘境当真是洞天福地,天材地宝无数。

而有些秘境当真是古墓,是老前辈们安息的地方,充满危机。

这些秘境可能充满禁制,也有可能被设下层层陷阱,毕竟是修炼者的老巢,你现在都知道给家里装防盗门?

古时候呢?

那些修炼者自然也不傻。

所以,那些秘境也都有着千奇百怪的机关秘术。

然而——

无论如何,秘境都有一个共同点,经过岁月演变和能量的滋养,那里能量充沛,修炼速度比外界快了百倍!

还有那些前辈留下的传承!

或者……

一些本来平凡的东西,经过无数年能量滋养,也变得不凡。

想想前世的古墓?

那些前朝普通的瓶瓶罐罐,现在出土就是珍宝!而这里,因为能量的存在,滋养出来的东西,只会更珍贵!

所以。

每一个秘境的出现,都会引起巨大的轰动!

每一个秘境的出现,都代表着一次超强的机缘!

秘境……

是所有修炼者梦寐以求的地方!

然而。

跟那些兴奋的学生不一样,陆鸣却感觉非常不妙,因为这所谓的秘境,竟然是傅鸿名故意说出来的!

这意味着什么?

陆鸣和夏宇对视一眼,都意识到一点——他们东西可能还没拿到手!!!

这意味着……

他们还要去拿!

甚至利用这群学生们去拿!

到时候,恐怕会有一场厮杀出现,如果这群家伙想要活着走出这里,恐怕会杀了所有学生灭口!

这才是最可怕的。

真的有秘境么?

鬼才信!

“告诉我,这是我的错觉。”

夏宇神色凝重。

他的直觉给他非常不妙的感觉。

“我也希望是错觉。”

陆鸣深深叹口气。

看来,计划要做出改变了。

与其等着这几个家伙暗中谋划害人,还不如主动揭穿他们的真面目。

想到这里。

陆鸣突然向远处的傅鸿名发问:“只有你们三个逃出来了?”

“是。”

傅鸿名很是惭愧,“我虽然想救他们,可是崩塌的太快了……我们只能不断的跑,根本不能停下……”

“那就不对了。”

陆鸣摇摇头,“我第一个技能学的是感知增强,所以我能感觉到你们身上,有浓郁的血腥味。”

“我很好奇。”

陆鸣看向他们,“既然你们没有接触那些工友,为何会有这么浓郁的血腥味?虽然一般人看不到……”

“但是在我感知中,却非常强烈!”

刷!

矿洞中忽然安静下来。

两位老师也在这一刻清醒过来。

血腥味……

感知增强……

他们猛然警惕起来,难道真的有问题?

想到这里,安老师充满疑惑的看向那三位工人,虽然他们被秘境刺激到了,但是也不是傻子,任人忽悠。

“你们如何解释?”

安老师语气骤冷。

他无法感知血腥味,但是他相信自己的学生!

刷!

矿洞内寂静的可怕。

一股肃杀之气荡过,随时可能爆发大战。

所有人的目光,都凝聚在那些工人身上,希望他们作出解释,毕竟,这可是事关秘境的事情!

他们内心还是希望秘境是真的。

毕竟……

那可是机缘啊!

那可是他们这些底层修炼者一次逆天改命的机会啊!

“我……”

傅鸿名脸色难看,“真的要说么?”

“说!”

安老师目光凝聚,“不然……”

他已经准备好出手。

“好吧!”

傅鸿名咬咬牙,把身边一直沉默的那位工人推了出来,“你自己说吧。”

“……”

那个工人扭扭捏捏走上前,给大家鞠躬。

“对、对不起。”

这声音……

???!

所有人眼睛突然睁大,女的?

“我。”

那工人委屈的说道,“我这两天……生理期……对不起。”

!!!

众人一脸日了狗的表情。

刷!

众人齐刷刷看向陆鸣,好一个感知增强!

血腥味浓郁……

仔细想想,好像还真没说错!

“这……”

安老师也是哭笑不得,这算什么事?

也对,他们正常情况下,根本没想到,这几个工人中间,竟然还有女的!毕竟一般矿洞的工人都是只招男性。

“对不起。”

傅鸿名给大家解释道:“这是我妹妹傅鸿艳,我们俩在这矿山工作很多年了。我皮糙肉厚倒是没啥,就是不希望妹妹有事,所以平时才叫她不要说话,没想到会让你们产生误会。”

“没关系。”

安老师很是抱歉,“是我们想多了。”

“不对。”

陆鸣还是很疑惑,“不止她,你们俩身上也有。”

哎?

众人愣住,居然还有?

“呀,哥,你们背后有血。”

傅鸿艳忽然惊慌道。

“有吗?”

傅鸿名转过身去,大家这才看到,他背上有一道血痕。另外一个工人的背后,竟也是如此。

“啊——”

一些女学生吓得花容失色。

“哎,啥时候弄的?”

傅鸿名挠挠头,“可能逃回来的时候,被落石划的吧,当时光顾着逃命了……我说有点火辣辣的呢。”

“刚才还没血呢。”

傅鸿艳心疼。

“刚从衣服里渗出来吧。”

傅鸿名憨厚的笑笑,“没事,你哥我皮糙肉厚,一会就好了。”

原来如此。

众人恍然。

“抱歉哈,给大家添麻烦了。”

傅鸿名很是不好意思。

“没事,都是误会。”

安慕风表示歉意,这才继续聊起秘境的事情。

“你们还听到什么了?”

安老师有些小兴奋。

他知道。

有了秘境这个东西。

这次活动的所有责任,都会变成嘉奖!

原本,就算没有学生伤亡,他也少不了背锅,而现在,一旦秘境出现,这将会是一个天大的功劳!

“嗯……”

傅鸿名回想了一下,“他们似乎看到两个字,有人死前喊到来着……我想想……好像是月晴还是月影来着……”

月晴?

月影?

安老师欣喜,果然是真的!

月影这个前辈,曾经是真的存在的,甚至,清明市也的确是他的老家,也一直流传着他曾经在这里建立府邸的传说……

只是,从未有人找到。

未曾想,经过多年演化,当年的地方,竟变成了矿山!

月影的府邸……

竟然在这矿山之中!

难怪……

安老师兴奋。

所有学生也是激动不已。

这是第一次,他们距离传说如此之近。

而此刻,刚才还备受所有人注视的陆鸣,已经被彻底忽略了,他悄无声息的回归学生人群中。

“看清楚了吗?”

他看先夏宇。

“嗯。”

夏宇微微点头,“在大家注意力都放在那个女工人身上的时候,剩下的那两个人互相给对方来了一刀。”

好狠!

陆鸣神色凝重。

仅仅为了消除陆鸣的怀疑,他们甚至可以自残!

你看,人家几个自说自话,就把你们的疑惑给说清楚了,你好意思怀疑么?

然而对陆鸣他们来说,这反而是印证了他们的猜测!原本他和夏宇只是有些怀疑,提前做一些准备而已。

现在看来,这几个人果然大有问题!

“你什么时候学的感知增强?”

夏宇有些疑惑。

他印象中陆鸣是个制卡师,跟感知增强完全没关系。

“我没学过,就那么顺口一说。”

陆鸣说道。

夏宇:“……”

“那看来没办法了。”

夏宇有些无奈。

敌人不仅强大,还很狡猾。

你想跟人家打,人家根本不理会你!就算强行出手,恐怕也只会被老师阻止,到时候只会更麻烦。

所以,只能用最笨的办法了——等他们暴露的时候再出手。

“我想想……”

“或许有一些更好的办法。”

“你稍等。”

陆鸣突然想起自己体内还有一只大佬,或许能有更好的办法。

于是。

他心神潜入意识海,发现自家大佬正抱着原卡磨牙呢。

“猫哥?”

陆鸣小心翼翼的问道。

“……”

黑猫斜眼瞅了陆鸣一眼,低头继续啃。

“猫哥。”

陆鸣说道,“该我们爆豆的时候了!”

黑猫:“???”

“嘿嘿。”

陆鸣咳嗽一声,“猫哥,我看人家体内的大佬,在宿主有危险的时候,还能出手帮忙,您这边方便不?”

黑猫:“……”

“不明白?”

陆鸣挠挠头,解释道:“就是那种……融为一体……你的力量暂时借我用……会帮你慢慢解除封印什么的?”

“……”

黑猫看傻子一样看着他。

“不行吗?”

陆鸣很是失望,深深叹口气,“要你何用。”

“啪!”

黑猫一爪子拍过去,陆鸣整个人影横飞出去,被糊在了意识海的边界上,扣都扣不下来的那种。

意识消散。

陆鸣只能回归现实。

“你的好办法呢?”

夏宇正等着他。

“没了。”

陆鸣叹口气。

夏宇:“???”

没有你说个什么劲!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