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当时我离真相只差一步

前往华人区。

黎家生前在当地的华人圈子里算个小豪门,所以黎家小姐平时也是被一群人捧着的。现在黎家出事,资产被封,往日那些吹捧她的人也开始冷淡起来。

这里的华人们见到苓一,还以为她是来借钱的,一个个全都推拒说没空。

......

现实,太塔喵的现实了。苓一出师未捷身先死,居然连几个愿意听她说话的人都没有。

她在大街上一阵晃悠,不知不觉走进了一个绿地公园。

见周围没人,苓一索性坐在长椅上大声叹气,一声大大的“唉——”刚出口,长椅后面突然有一句日语冒出来,吓得她心跳都快没了。又是社会性死亡的一天呢!

“小姑娘,你吵到老头子了!”一个衣衫褴褛却眼镜明净的日本老人晃晃悠悠地走到苓一面前,挥动着双手,向她表达着自己的不满。

“老——爷——爷——,听——得——见——我——说——话——吗——”

苓一说话一字一顿,却把老人气得够呛:“哎呀!不知礼数的晚辈,我身体好着呢!你吼辣么大声干什么嘛!”

“......大爷,这旁边不就有个收容所吗,您怎么不去住那啊。看您这衣服皱的,晚上睡公园才起的吧。”

这话像是戳中老人的痛点,他的表情一下子痛苦起来。“我这一辈子,没有妻子,没有孩子,一身知识全在那动物身上!可是最后动物都死了,都死了......”

看着有些癫狂的老人,苓一大概能从他话里猜出一点东西来。老人应该是护林员或者动物学者一类的工作,只是不知道怎么会流落到这种境界。

“大爷,你还没吃饭吧,我先带你去吃饭如何?”

“我辛劳一辈子,最后还要靠小辈的施舍才有一顿饭......”

见老人思想钻了牛角尖,苓一赶紧说自己是对非洲动物感兴趣求他科普,老人苦笑一下,耐心地给她讲起了各种动物的习性,坚持讲完之后才肯跟着她去吃饭。

看着手有些哆嗦却稳稳地将牛排切块的老人,苓一感慨地问起了他的遭遇。

“我年轻时是个学者。学者呢——在我们那个年代可是非常稀奇的。48岁那年,我响应国家的号召,跟随团队来到这里。年轻人,当时的这里可是一片荒田!你看现在,房子这么高,这么大!我在这认识了一群志同道合的伙伴,其中有个中国人,他和你一样有善心呢。可惜了,他已经不在了,我也已经老了......”老人目光转向窗外无云的天空,“都回不去了......”

苓一有种强烈的直觉,这个老人能够给她一些她需要的信息。

“大爷,你认识照片上这个人吗?”打开手机相册点出照片之后递给老人,苓一目光里有一种她自己都没意识到的期望。

“这是......Lin!不对,这是他的儿子!这个人在哪?”老人突然激动起来。

苓一知道,这纯纯就是瞎猫碰上死耗子了。“您能和我说一说当年发生了什么吗,照片上的这个人似乎这些年生活得都不是很好啊......”

“当年,我和Lin夫妻俩是一起研究非洲象迁移的同事,他们都是很好的人,经常关照我。在一次野外调查中,我和他们两人所在的八人研究小队在返回营地的路上遇上了盗猎者。那些可恶的盗猎者,开枪打中了几头大象,准备鲨死这些它们,以便拔走象牙。小队里很多人当时身上也有枪,他们想救那些大象,可是盗猎者们也有七个人,而且经验十足!”

他接着说:“除了我,大家都牺牲了,为了那些大象。而我......我是个卑劣的胆小鬼!我就这么眼睁睁地看着这些平日里有说有笑的同事们被他们开枪打死。现在的生活对我来说就是惩罚。这就是惩罚啊!”

老人掩面泣不成声,苓一也被这段往事惊呆了。

这群盗猎者毫无底线,为了钱,甚至可以鲨人。

“你走吧,我没脸再去见他。还有,感谢你的款待。”

苓一满脸心事地回到家,即使是收到了艾莲娜夫人转过来的薪水也闷闷不乐。

“汪汪汪,主人,你发财啦!一万多美元!!可以买好多好多根火腿肠!!!”

“傻狗,我今天问出来你爸的故事了。”

“汪?主人,你脸色不太好噢。”

“我在想,会不会从一开始,林克的出现就是有预谋的。”

“汪汪汪汪汪,主人,你怎么可以怀疑爸爸!!!”

“林克住在白人贫民窟,那里离我最开始所在的黑人贫民窟差了十多公里。你说他为什么出现在那里,还刚好就遇上了我。”

“这......”

“而且,密度是1.8左右的,除了金属制品,还有象牙和犀牛角这些牙本质物品吧。”

“汪汪汪,主人,你的意思是......?!”

看着哈哈惊恐的表情,苓一反倒有一种接近真相的轻松感。

“我估计那几箱货物应该就是黎父运往亚洲的象牙和犀牛角。正因为这在华国是违法的贸易,所以他才要小心翼翼地藏住他那些财产,不能引起官方的怀疑。也正是这些违禁品的贸易,才创造了黎家的财富。”

“汪......”

一种深深的无力感涌现在苓一心里。“你说你怎么就找了这么个身体呢?!!”

“主人......”

使劲rua了几下狗毛,她瘫回了床上。

该来的总要来的。唉——心里一阵长叹,还是在忐忑不安里睡着了。

第二天,吃完早饭的苓一正准备出门,随即就被林克叫住。

“我们聊聊吧。”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