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你身上有我的香水味

终于熬过了尴尬的一天,苓一躺在床上都不敢去回想今天的尴尬瞬间。

“汪汪汪,主人,你这次去别墅发现了什么鸭?”

苓一一直觉得哈哈摇尾巴的时候“狗腿子”这个词的既视感就出来了。

“找到了一个有机关的盒子,里面是一张木材货轮运输合同。”苓一和哈哈吐槽着,“这种合同为什么要这么加密存放,黎家父母做家具生意的话海运木材再正常不过了,这么个合同让我费那么大劲解锁这个机关......”

哈哈用两只前腿把那张合同展平,两只眼睛瞪得圆圆的,“主人,这上面要运输的东西可能不是木材......”

“哈?”

“如果这个上面写的要托运的东西质量和体积都是对的话,那这个东西的密度差不多就是1.74g/㎝³,没有木材的密度有这么大的啊......”

“货轮要按质量体积算费用的,这两个数据不可能有错。那也就是说,这上面写的原木运输只是个幌子,实际上他们要运别的东西?!”

苓一有一种撞破了重大事件的感觉,不过这么想也就能解释了,原主这么些年也就一共存了不到300万软妹币,而黎父这枚彩钻戒指售价一千多万软妹币。难道黎父这些年一直在装普通商人?

“密度1.7左右的物质,应该是铝材和镁合金吧,其他金属材料几乎没有这么小的密度的。”

苓一觉得很奇怪,南非电力和金属原料的成本上涨,自然也就导致了其出产的钢材价格竞争力下降。黎父在这里购买这么多钢材准备海运,他出售后的利润能比运费支出多嘛?

这么想就不合理起来了,黎父运输那么多钢材,最终利润却不多。他的目的何在啊?而且运输钢材需要这么谨慎吗?

这张合同上的终点是曼谷港,这就让苓一百思不得其解了。虽然说东南亚钢材需求很大,价格也不停地涨,但是这个地区的钢材进口市场一向由华国和美丽国占据,黎父费这么大劲运过去的钢材可能都没有这两个国家出口过去的抢手。

苓一越想越觉得奇怪,这两种钢材跨洲运输,有这必要......?

想来想去没什么头绪,反倒把苓一自己绕进去了,她觉得应该给自己放松一下。听说南非旅游景点很不错,穿过来这么久都没有去游览过,苓一准备带着哈哈去看看。

苓一租了辆越野车,带着哈哈开车去了好望角自然保护区。

好望角自然保护区位于开普半岛的南端,海岸线绵延40多公里,有海滩100多处,被誉为世界上最美丽的景点之一。保护区内由西向东分为三个部分,分别是好望角、麦克莱尔角和开普角。苓一选择的景点是开普角,这里有一座500多年前航海家建造的世界著名的灯塔。

苓一带着哈哈乘坐轨道缆车前往半山腰,然后一人一狗顺着石阶爬上了山顶。山顶的三面都是陡峭的山崖,有极限运动爱好者在这里跳水,看得哈哈目瞪狗呆。因为表情太可爱,哈哈还被邀请入镜了对方的另一支纯风景视频。

看着哈哈追着海鸥一阵扑腾,苓一心都快被萌化了。果然,傻狗只有在不说话的时候最可爱。

第二天,由于苓一赶着回去给艾迪上课,所以一大早就往别墅区赶。

给艾迪上课还是蛮轻松的。自从苓一上次对着这不听话的小学生一顿接化发操作之后,艾迪整个人乖了不少,上课也很配合,艾莲娜夫人对儿子的表现非常欣慰,连带着对苓一的态度也越来越好。

“黎小姐,过两天就是复活节了。我想邀请你来家里做客,当然,还有happy先生也请一同赴邀。您看怎么样?”艾莲娜夫人表情诚恳,像是怕她拒绝似的,特意加了一句,“就当是感谢您对艾迪的教导。”

这倒是让苓一很不好意思,毕竟艾莲娜夫人不知道她是怎么让艾迪是怎么变乖的......但是毕竟家里还有个林克,苓一也不会把他一个人丢在家,所以她还是拒绝了艾莲娜夫人的邀约。

“是因为黎小姐的男友吗?这可真遗憾啊,不过年轻人的生活原本就该如此缤纷,是我唐突了。”

又和艾莲娜夫人谈了几句艾迪的学习,苓一才带着哈哈回家。

林克又不在家。

苓一对他相当无语,一天天的不在家,也不知道是去干什么了。

今天懒得做饭,苓一决定带上哈哈出门吃饭。

果然,就像林克说过的那样,要找一家既符合苓一食谱,又允许哈哈进入的餐厅真难。找了几家都不满意,苓一只好带着哈哈去了上次点全熟牛排被服务员嘲笑的那家店。

刚进门,苓一就觉得有一种很熟悉的味道,哈哈反应比她快:“是爸爸!”

在哈哈的指点之下,苓一也看到了林克......和他坐在对面的年轻女孩子。

?????

看着两个人有说有笑的样子,苓一表面镇定,心里却十分暴躁。想到这里是公众场合,还是得给林克留点面子,苓一决定先吃饭,回到家再和林克这个狗男人清算。

苓一把位置选在了林克那一桌的斜对角处,由于林克背对她和哈哈,所以在这个位置她可以看到林克,而林克却不能发现他们。

苓一面无表情地吃着牛排,期间不停地用眼神暗鲨林克。

半个小时之后,苓一吃完了,对角那桌男女还在聊天。

怒气值蓄力开始:

30%

50%

看到林克起身付账,意识到他可能用的是她的钱请别的女孩子吃饭?!!

100%,蓄力完成。

林克,明年的今天,你的坟头草必长到三米高。

在脑子里思考着探望去世男友买什么花合适,苓一就这么走了过去。

“林克哥哥~”夹子音,恶心心,但是现在,好用就行。“你怎么可以背着我和别的女孩子吃饭饭呢......”

“是不是我对你不够好,呜呜。对不起,我不该前天对你亲亲的时候太用力,都把你的脸脸亲肿肿了,呜呜呜,你其实可以亲回来的,我绝对不反抗......”

“你不要对我这么凶凶好不好,呜呜呜,你身上还有我的香水味,怎么可以就去和别的女孩子约会。呜呜呜......”

见林克愣住了不说话,苓一直接开始啜泣,中间还夹杂着哈哈“汪汪汪汪”的叫声。

最后还是那个女孩子先说话。

“林克,你先安抚安抚这位小姐。今天的事,我们下次再谈。”

苓一听见这话都想给她点个赞,和别人的男友私会被人家的正牌女友撞破了,居然还能这么面不改色,真是个牛人。

她这么一说,林克也反应过来了,抱起哈哈拉着苓一就要走。

两人一路无话,哈哈也不敢低声汪汪,就在无声的尴尬中回到了家。

沙发上,林克从饭厅搬了个椅子过来,和苓一相对而坐。

“解释一下,什么情况。”苓一这话说得相当嚣张,还有哈哈的“汪汪汪汪”做背景音。

“我和她只是朋友......”

“噢,这么说我也可以有很多一起吃饭的异性朋友。”

“不是,我们是小时候的玩伴,刚刚我们是在商量事情......我错了,不该让你误会,对不起。你别生气了。”

“哼。我要喝草莓汁,鲜榨的。”

看着急急忙忙去超市买草莓的林克,苓一心里一阵无语。就不能说说是什么事嘛,自己什么都和他说,结果他像个神秘人一样,除了姓名样貌这些最基础的信息之外,苓一对他都不是很了解。

想到自己的任务,真是路漫漫其修远兮。

林克回来之后就开始给苓一榨草莓汁,这忙碌的身影,苓一觉得林克对她是有好感的,但是还不到“爱”这种程度。

哼,山不就我,我来就山。苓一决定要主动一些,加快进度。

在此之前嘛......

林克第一次端着草莓汁过来。

“好冰冰噢,女孩子不能喝这么冰的东西的qwq”

“我再去倒,你再等会儿。”

第二次。

“好甜噢,不控糖的话我就会很快变老的qaq”

“好的,我记住了。还有什么要求吗?”

“没有啦。”

第三次。

“为什么只有一根蓝色的吸管嘛,我喜欢红色的quq”

“......我去拿,你等一等。”

第四次。

“啊,只有一杯耶。可是我想看你也喝鸭qvq”

“......不用了,我有喝的。”

生气,苓一超级生气。

诶,读者们是不是也以为要发生一些不能写出来的情节了,答案是并没有!!!

林克,狗直男一个。

要是照苓一看过的那些小说,说完那句话的林克就该亲过来了,然后说一些加深感情的、肉麻的话。

事实是林克根本不鸟她,拿起自己的玻璃杯去接了一杯白开水,然后开始教育起苓一:“长期喝果汁不仅会长胖,还会影响牙齿发育。这次只是个例外,下次绝对不会再顺着你。”

“......”苓一很想说,在那个现实世界里苓一叫林克一声“father”,纯纯因为他是她的创造者,不是真的想给自己找个爹。

生气,苓一哄不好了!!!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