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我,吃鸡达人黄鼠苓

这次时间充裕,苓一选择对这间别墅进行全方位的搜索。

首先是上次让苓一觉得很奇怪的女佣房间的血迹。

紫黑色的血迹是在门的底部发现的,门下还有一条地垫。上次苓一抖过这条地垫,没有多少灰尘,上面的脚印痕迹很淡,看来应该是被清洗过了,否则不应该门脚上有血迹,地垫上却没有。

而血迹呈紫黑色,应该不是经过氧合的动脉血。结合位置,应该是女佣受伤后倒在地面吐血时沾上去的。这种症状可能是胃部或者肺部受到外伤呕血,也有可能是中毒。

这个时候苓一突然产生了疑问,房间里非常干净,究竟是本就如此,还是女佣们遇害之后被人清理过现场呢?从这个方向入手,苓一在女佣房间里一阵搜寻,没有找到房间里被清扫过的痕迹。

看来几个女佣应该是死于中毒,倒地身亡后尸体被人处理了,所以地垫那么干净。

苓一有些奇怪,因为黎家父母都是死于枪伤,尸检报告里也没有两人中毒的记录。

既然杀害黎家父母的人敢于直接用枪,那为什么对几个女佣就选择投毒呢?而且杀害黎家父母的人就这么明晃晃地把大片血迹留在墙上,仿佛丝毫不怕警方调查;杀害女佣的人却费心处理了尸体,还清理过唯一留下明显血迹的地垫。

后者这么做的目的显然是不想让人发现,这个“人”指的应该是黎家父母。

从作案手法的不太,推断出可能有两批人对黎家图谋不轨,这个发现让苓一很是不解。

黎家父母在南非从事家具生意已经十多年了,原主从前只是寒暑假才会过来和父母团聚,其他时间还是留在华国。这次正值原主毕业,原主的父亲想培养她做接班人,这才让她留下。

从原主存下的那些钱来看,黎家根本没有这么招人惦记啊,怎么一个两个的都想搞事情。难道其中还有什么隐情?

这么想着,苓一又上了二楼。

做好心理准备,苓一才敢打开黎家父母的卧室门。

还是上次苓一发现的那些线索,不过这次苓一注意到了墙上的弹痕。

看直径应该是口径7.62×39mm的子弹留下的弹孔,填充这种子弹的枪,不管是哪一种,都不该出现在这里。

看着这个弹孔,苓一陷入沉思。这种A开头的著名枪械,什么时候穿透力这么差了。

黎家别墅选用的是普通墙体,按这穿透力来说,不应该没有打穿这堵墙的呀。

黎家父母都死于枪伤,却只留下了一处弹孔。

那天在床单上发现了不属于黎父的精○,滴落痕迹一直到了那堵满是血迹的墙面前。

苓一这次大着胆子再仔细看了看那面墙,发现墙面前的地板上也有血迹,有点像掌印?但似乎遭受过踩踏,难道是凶手?

这么推理的话,这件事就有些悲情了。

凶手似乎先控制并击晕了黎父,致使他失去反抗能力;接下来又强○了黎母,但是并没有杀她。等她发现自己的丈夫受到伤害时上前查看,可能言语激怒了凶手,这才惨遭杀害。

应该是一枚子弹,一穿二,两具身体增加了子弹的阻力,所以子弹没能打穿墙面。

黎家父母和原主的房间都被人翻过,应该是为了营造出凶手见财起意残忍作案的感觉,但是原主衣柜里的珠宝首饰却都在,这显然不合理。

那么,不为钱财,那到底是因为什么导致了黎家父母的杀身之祸。难道凶手单纯地觊觎黎母的美色?也不可能。

苓一觉得线索又断了,就在有些沮丧的时刻,楼下开门的声音让她头皮发麻,一瞬间僵在原地。

好在有脚步声,这倒是打消了苓一的一种难言的恐惧。

难道是林克找过来了?刚产生这个念头,随即就被否决。这脚步声不是一个一米九的年轻男人发出的,而且苓一相信林克没那么傻。

那就是其他人了,而且很有可能是凶手。

苓一赶紧躲回原主的房间里,听着那人的动静。

那个人也来到了二楼,但是他走进了一间苓一从来没有注意过的房间,应该是黎父的书房。

这大半夜的,一个人跑进这种“凶宅”。他应该和苓一一样,也是偷偷进来的,因为她没有听到别墅大门或是后门密码锁解锁的声音。这人......和局长那帮人不是一伙的?难道他属于杀害女佣的那伙人?

苓一躲在原主房门背后,大气都不敢喘,直到十多分钟后那个人离开,她也溜进黎父的书房。

在里面看了半天,苓一也没找到什么可疑的文件,倒是在黎父书桌上的地球仪旁边看到了一盒蒂○尼的珠宝,从款式来看应该是送给原主的。

苓一直觉这个礼物盒有点问题,因为包装礼盒的蝴蝶结顺序不太对,左右丝带的位置反了,不是官方系法。如果不是前几天刚给哈哈定制了一个这个品牌的项圈,苓一也不会发现这个细节。

一阵摸索之后,她从礼物盒底部找出了一个夹层。

这个礼物盒里真是暗藏玄机,最上面放的是一枚彩钻戒指,戒指之下则是一层黑色海绵垫,再下层则被人加了一层夹层,夹层之下的空间则从对角线平分,两边都藏有细小的有毒银针,但不能同时放物品。如果不按正确的方式打开,没有存放物品的那一半空盒子就会弹出银针。

至于打开这个机关的方法嘛,苓一在找夹层的时候摸了两下最上面的那枚戒指,夹层就开了。

猜到这个书房里应该不止一个人来过,所以苓一也不能破坏这里物品的摆放。

好在这种品牌的礼品盒原主房间里也有,戒指也在。苓一用原主房里那个换掉了黎父书房里的这个,就赶紧带着这个被她琢磨透了的盒子瞬间移动回了家。

苓一移动的起始点是租住房子的门外,那终点也只能是这个地方。

面部识别之后门开了,看到坐在沙发上的人时苓一吓了一跳。

“怎么不开灯啊。”忘了两人正在冷战,苓一说出这句话之后就后悔了。

“已经六点半了。你去哪了?”沙发上的林克一身烟味,差点把苓一熏吐了。

“哼。”苓一看了他一眼,就要回到卧室,关上门之前还不忘最后说一句,“下次再抽烟,我就打爆你的狗头。”

洗完澡澡之后,苓一在床上滚来滚去怎么都睡不着。她只好庆幸今天不用去给艾迪补课,不然肯定会在讲课的时候睡着。

苓一的动静吵醒了哈哈,听了哈哈一阵“嗷呜嗷呜”之后苓一更睡不着了。

“不准叫,再嗷呜嗷呜就给我去你爸房里睡。”

“嗷呜——”

“......”

实在睡不着,苓一只好拿出自己的催眠神器。

打开手机音乐APP,选择钢琴曲《勃拉姆斯E小调幕间曲,Op.118第六首》,单曲循环。很快苓一就睡着了。

晚上七点多醒来的苓一,人是懵的,心态是崩的。

根据哈哈的描述,那时的事情是这样的:苓一一觉睡到了一点多,醒来时看到床边的林克,什么话也没说,伸手就是一巴掌,据说打得林克当场晕头转向,差点一头扎进浴缸。

然后,苓一用外卖点了三个八人份的炸鸡,一口都没分给哈哈和林克,也谁都不理,自己坐在椅子上吃完了至少有五只鸡的份量的三大袋炸鸡。啃骨头的声音“咔呲咔呲”比哈哈还恐怖,把它的狗毛吓掉了一地。

最后,苓一吃完之后也不收拾,还用坐在旁边看呆了的林克的白T恤擦嘴,又走回房间开始睡觉。

?????

苓一懵了,冲出去客厅一看,垃圾桶里确实有三个,超超超大份,炸鸡包装袋,和一堆鸡骨头。

看着坐在沙发上、右脸红肿的林克,苓一表情绝望:“这些......都是我干的?”

“......我从来没想过,一个小姑娘会......”林克停顿了一下,仿佛在思考用词,“这么的节约粮食。”

听见这话,苓一心凉了半截。

“......该吃晚饭了,我去做饭。”

苓一飞快地冲进厨房。这种时候不能慢,为什么?因为怕速度慢了,人裂开来的碎片就要掉到林克面前,让苓一再次社会性死亡。

整个做饭的过程,苓一满脑子都是“我为什么会这么丢人”,把糖当成盐放了好多次,偏偏她自己还没发现。

菜全都端上桌、两人一狗都坐好了。苓一一脸可怜兮兮,哈哈则是在憋笑,林克夹了一筷子菜吃一口之后感觉自己左半边的牙也疼了起来。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此时的苓一就像个乖乖和老师认错的小学生,“冰箱里有冰块,吃完饭之后我帮你敷一下好不好?”

“好。你也别再生我的气了,心情要像今天的菜一样甜蜜。”

林克回答得很干脆,但是话里的意思却让苓一听不太懂。夹了一口菜尝了尝,苓一差点吐出来,“我好像放错调料了,对不起噢。我再重新做一下,你等等。”

“不用了,我来吧。”

这次换林克进了厨房,苓一只好哀嚎一声趴在了饭桌上,接受来自哈哈强忍笑意的安慰。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