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三个招式,让小学生向我求饶十八次

林克那些弯弯绕绕的心思苓一当然是猜不到的,现在她只想把眼前的比她还高的小学生搞定了。

“我们原定于早上十点上课,现在已经过去了一个半小时,你还不打算起床吗,艾迪先生。”

“你凭什么这么对我说话,”小学生艾迪不太高兴,“就凭你是我母亲请的家教吗?”

真是个没有礼貌的小学生。

苓一知道今天是艾迪的妈妈对她的一次测试,考验她能不能和这小学生融洽相处。假如今天没能教授这小学生一点东西让他通过他母亲的验收,那明天苓一就该走人了。但是这小学生一副不配合的样子,真是难搞。

“我是你的新家教,我姓黎,你可以称呼我黎小姐。”

“嘁。你出去,我要换衣服了。真烦人,睡得好好的就被你吵醒。”

苓一坐在客厅沙发上和哈哈一起吐槽这没礼貌的小学生。半个小时之后,才见小学生艾迪出来。

“我饿了,要先吃饭。你等着吧。”

苓一丝毫不慌,让哈哈自己先回家,之后甚至还在沙发上睡了一觉。

发现苓一睡着之后,艾迪很生气,冲过来客厅就把苓一推醒了。

“你怎么可以睡觉?”

“嘁,我要睡觉还得向你申请啊?真烦人,睡得好好的就被你吵醒。”苓一把他说过的话原封不动地还给他,这让艾迪看起来更生气了。

这时,艾迪突然对着苓一展示了一个微笑。那表情让苓一想起了青少年重型犯,毛骨悚然。

“我渴了,我要喝水。”

“艾迪先生,支使一位年长于你的女士可不是绅士所为。”苓一忙着给林克发信息,没空理他。

“你给我倒杯水,喝完我就同意上课。”

这脾气和小炮仗一样的小学生,突然这么善解人意起来了?反正苓一是不相信。已经想好对策的苓一决定还是依他所言去倒杯水。

“太烫了,你想烫死我吗”“太冷了,长期喝冰水会得心脏病你不知道吗”“味道太淡我不想喝,你不会泡茶吗”“我不喝可乐,对牙齿有伤害你懂不懂啊”“喝什么果汁,会发胖知道吗”

最后苓一温了一杯牛奶抬过来。

“这次不错,牛奶对我来说很健康。”

艾迪正要伸手去接,苓一抢先把牛奶喝完了,笑眯眯地看着他。

“这是给我的——”艾迪又生气了,苓一表示爷don't care。

“小朋友,你很拽噢。”扶了一下今天为了装得更有学问一些、出门前特意戴上的金丝眼镜,苓一还是一副和善的样子,说出的话却很嚣张,“刚刚我把你家饮水机和厨房都搞了点破坏,如果今天下午你母亲回家,你可千万要说都是你干的好事噢。”

“你说什——”

半个小时后,苓一这课教的总算开了个头。应付熊孩子什么的,打一顿就完事了,何必跟他说那么多废话。

看着鼻涕眼泪揉在一起的小学生,苓一翻了个大大的白眼,“给你三分钟,出去把自己清理干净。”

看着小学生不服又不敢不听话的样子,苓一觉得,这也太解压了吧。

三分钟后,艾迪再次走进房间,看起来倒是清爽多了,但还是一副小心翼翼的样子。

“坐吧。把这套题做了,我看看你现在什么水平。”

“......知道了。”

又过了半个小时,苓一拿起小学生写完的卷子检查,差点当场去世。

“你现在几年级?”苓一先不评论这套题艾迪做的怎么样,而是问起了他的学习阶段。

“五......五年级。”

“你觉得你写出来的东西,是五年级学生该有的水平吗?”

“......难道......不是?”

凭他这句话,苓一就知道为什么他的母亲换了那么多家教了。前五个人全都顺着他的脾气,导致他都五年级了,水平比小他几岁的孩子都不如,估计是以前那些家教课都没好好上过几次。

“He started eating an apple.这么一句简单的造句。先说单词吧,start拼写错误,apple拼写错误。再说语法,he是第三人称,你用过去式或者第三人称单数都可以,结果你什么也没用;apple是名词,前面需要用冠词修饰,你也没加。”

一想到昨天翻看的英文教材里那些更难的单词和语法,和眼前小学生越听越惊恐的表情,苓一顿时头疼起来。

“赶紧去把你一年级的课本找出来——”

艾迪的小船在一大堆由英文知识填充的海洋里被海浪无情地打翻。这个认识让他整个人又沮丧,又只能更认真地学习。

下午五点左右,艾迪的妈妈终于回家。听到艾迪终于像点样子的发音和词汇,这位艾莲娜夫人先是感谢了苓一对她儿子的教导,随后又叮嘱了艾迪一番,要他保持这种状态,继续和苓一学习。

心满意足地走在回家的路上,苓一心情相当不错。

回到家准备做饭,苓一拿出前天买的米粉让哈哈闻了闻,确认还能吃之后在厨房里煮起了汤。

“你爸又不在家?”苓一照例和趴在一旁的哈哈聊天。

“嗷呜~爸爸说他有事出门了。”一个下午都没人陪它玩,哈哈无精打采。

“他天天出门,也不知道是在干嘛。”苓一非常非常好奇,不管怎么说她穿越的最终目的都是要滋养林克的灵魂。这个“滋养”就很灵性,苓一必须让林克的灵魂碎片化成的人都爱上她,以此为前提喝下苓一的一丢丢血,才能算滋养成功。

现在林克人天天不在家,培养感情的机会都没有,苓一难免心急。这时,陈警官又打了电话过来。

“......他不会觉得每天给我打一个电话就能在我这里刷出什么好印象了吧?”挂掉电话,苓一很是无语。她还以为陈警官有什么新消息,没想到净是一些嘘寒问暖的话。

“汪汪汪,主人,人家陈警官好歹还帮过你呢。”哈哈不是很赞同苓一的做法,觉得好像过河拆桥。

“拉倒吧,我早就问了他的银行卡号,转给他一万美元了好吗,如果真的是单纯地想帮我,也没见他把这钱退回来啊。”苓一比这只傻狗更无语。

“而且我也不觉得这个陈警官是个简单的人。原主给他的备注是“警官”,这只是一个统称,实际上他是个警长;而且看警局里的身份牌公示,那张印着他照片和职称的硬纸片都泛黄了,说明也不是近期提拔的。他和原主关系也不是那么熟嘛,现在知道原主家出事了突然来大献殷勤,可疑。”

“汪,主人,你说的有道理诶。”

“今天晚上我还要去一次黎家别墅,上次有一些事情我还没搞清楚呢。”

苓一也不想再去那个阴森森的地方,但是还有原主的愿望要完成。想到上次在别墅里看到的血迹,苓一就头皮发麻。

本想等林克回家吃饭,结果晚上十点多了也没见他回来。苓一很生气,超级生气,托马斯小火车都没那么好看了的那种生气。

晚上十一点多快十二点,林克终于一言不发地进了家门。

“你昨天是怎么答应我的,难道欺骗一位少女让你很有成就感吗?”苓一这哀怨的、指责负心汉的语气,把林克吓了一跳。

“对不起。”林克说完就走进卧室关上了门,饭都不吃了。

苓一差点被这个比他的狗儿子哈哈还狗的男人当场气晕。

“哈哈,你爸爸是不是在外面有人了。”苓一严肃地看着哈哈,指示它进门去套话。

交代好哈哈,苓一定了个凌晨一点的闹钟继续看托马斯小火车。

过了一会儿,闹钟响了。苓一简单地整理了一下衣服,换鞋准备出门的时候,林克走了出来。

“你要去哪?”

“哼。”苓一傲娇地偏过头去不看他,“不要你管。”

“你要回你家别墅?我送你——”林克话没说完,苓一就推门走了。

等林克急急忙忙地跟出去,一路上都没有看到苓一的身影,林克也只能沿路找她。

苓一可以瞬间移动,这个功能甚至连创造了她的林克都不知道。但是使用一次的代价是巨大的。

苓一偷偷用过一次,结果第二天吃了十四碗饭,差点被在现场亲眼目睹苓一超大食量的林克抓回实验仓里解剖研究。

在走路一个多小时和第二天变成巨能吃女超人这两个选项中,苓一选择了后者,一秒钟之后就已经身处黎家别墅。

从内往外看,守卫别墅的人比原来多了整整三倍,苓一觉得这局长真是吓人,同时也更坚定了苓一的想法:这件事和这个局长脱不开关系。之前这个局长说为了保卫民众的安全才封锁了别墅,现在搞来乌泱泱那么多人,不是更加重了周围人的恐慌嘛?

而且如果作为恶性入室鲨人案件来理解,那么为什么上次他们翻进来,在屋里却没有找到警察调查现场的痕迹,按理来说不应该拉个警戒线或者用白色粉笔描一下嘛。

尸检报告出的那么快,这种现场调查工作看起来却进度是零,真是无语。

苓一再次从一楼找起。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