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夸奖

晚餐只有烤蘑菇,没有调味料吃起来索然无味,曲绫倾吃了几个就不吃了。

她觉得自己再吃就要吐了。

火还在噼里啪啦发出响声,橙红色光照在曲绫倾身上,暖洋洋的。

明明才刚刚入夜温度却已经降了许多,凌晨可能更冷。

晚上也不好拍摄,两人早早就回了帐篷,一人一个睡袋。

曲绫倾有点紧张,这还是她第一次和一个男生独处一室,嗯,独处一“帐篷”。

躺下的曲绫倾没有什么睡意,她眨巴着眼睛,寻思着要不要找话跟江世文聊。

曲绫倾还没想好就听到江世文问她:“是我烤的蘑菇不好吃吗?”

曲绫倾下意识回答:“没有啊。”

“那……”江世文犹豫着问,“你怎么只吃一点。”

为什么?因为不好吃……

这话曲绫倾不好说出来,便找了个借口:“我不是很喜欢吃蘑菇。”

江世文没有说话,也不知道信没信。

过了一会儿江世文突然开口:“你真的很厉害。”

曲绫倾懵懵懂懂,不明白江世文为什么突然夸她。

“也没有吧。”

江世文摇头,细细数着:“舞蹈跳得那么好,演戏进步也很快,根本看不出来是第一次,还会手工……”

江世文一一数着,曲绫倾被夸得不好意思,夸她舞蹈她可能觉得没问题,演戏她觉得自己演得乱七八糟的,远远还不够,手工……这只是乱编的,哪里有什么。

“我没有你说的那么厉害啦,要说你才厉害,都有自己的代表作呢。”

江世文轻笑一声:“谢谢。”

森林里的夜晚静悄悄的,只有偶尔的虫鸣声显得十分清晰,在一声又一声的虫鸣声里渐渐有了睡意。

第二天耳边窸窸窣窣的声音将曲绫倾唤醒,她迷迷糊糊睁开眼睛,看着深蓝色的帐篷顶还有些恍惚。

缓了两分钟才想起自己是在哪,曲绫倾睡眼惺忪爬出睡袋,身上还穿着昨天的衣服。

“……”忘记洗澡了,也忘了根本没有条件洗澡。

一想到水她就想起昨天放的篮子,不知道有没有鱼。

曲绫倾没有打理自己就跑了出去。

刚收拾好自己和曲绫倾睡袋的江世文就听到曲绫倾兴奋的声音:“江世文,有鱼!我们可以吃肉!”

江世文走到曲绫倾身边的时候她已经把鱼抓在了手里,篮子里只有一条,正甩着尾巴企图跳回水里。

曲绫倾看着只有自己手臂一半长的鱼,抓的紧紧的,眼睛亮晶晶的,就差没流口水。

江世文好笑,问她:“要现在吃吗?”

“要!”

曲绫倾是属于有吃的一定要吃,越好吃的越先吃。

这还要从她小时候第一次去饭店吃饭说起,当时有冰淇淋早早就上了,她舍不得吃,想把最好吃的留在最后。

结果冰淇淋化了,服务员以为她不喜欢吃就端走了。

小小的曲绫倾差点没哭出来,还是她父亲说等回去再给她买才把快流出的泪水收了回去。

想起父亲,也不知道把自己丢下的父亲现在在哪,过得怎么样。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