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蛋糕

“听到没?”

曲绫倾奄奄:“听到了。”

明明不是学生了,为什么还要像学生一样被训话。

顾柏泉走后曲绫倾去网上找了《遥遥》的小说,埋头苦读起来,柳导给了她一天时间她可不能白白浪费,更不能辜负了柳导和顾柏泉对她的期望。

《遥遥》是全文有七十多万,曲绫倾一目十行办不到,但一目五行还是可以的。

整整看到凌晨两点才看完,曲绫倾看得泪流满面。

小雀趴在桌上刚睡醒就看到曲绫倾沾满泪水的脸,连忙抽了好几张纸巾。

“曲姐你这是又怎么了?”

曲绫倾摇摇头:“没事。”

她今天拍的哭戏正是大结局,在树林初识白兼,在树林结束生命。

遥遥是天地精华所产生的树灵,从遇到白兼到爱上白兼,再到被世人当成妖怪,而白兼却没有出面为她澄清。

在逃跑过程中遥遥本可以夺过乱箭齐发的场面,但她看到也在对面的白兼,躲过了无数箭,却唯独不躲白兼那一箭。

怪不得今天柳导说她情绪不够,被信任的人背叛,她最后连流泪都是绝望。

小雀又再次拿来了冰块给她敷眼睛,语气忧愁:“明天还要拍戏,希望不要肿才好。”

小雀走后江世文敲响了曲绫倾的房门,曲绫倾很惊讶,不知道他半夜找自己做什么。

江世文把一个小袋子交给她:“里面有眼罩和一些消肿的药你看着用。”

曲绫倾呐呐接过袋子,直到躺回床上才慢半拍尖叫起来。

“啊啊啊!江世文好温柔啊!”

眼罩戴着冰冰凉凉的十分舒服,在这凉意中曲绫倾陷入了睡梦。

第二天起来眼睛只是稍微有点红,并不肿,一点也不影响拍摄。

曲绫倾早早去到片场,托小雀买了个精致的小蛋糕。

柳导到的时候曲绫倾热气地打招呼:“柳导早。”

做了下准备,曲绫倾把身后的小蛋糕拿出来,有些忐忑:“柳导,昨天麻烦你了,不知道你喜欢什么就买了个小蛋糕。”

柳导看着她手上的小蛋糕,粉粉嫩嫩的草莓蛋糕,还没打开就能闻到香甜的味道。

一个人看到曲绫倾手里的蛋糕,责备她:“你这是做什么?对柳导有意见吗?”

曲绫倾被骂得莫名其妙,委委屈屈站在那里。

柳导瞥了那人一眼,示意他走开。

那人搞不懂,但柳导最大,他没有再说半句话就走了。

柳导接过蛋糕:“谢谢,以后不用买了。”

曲绫倾一头雾水,小雀回来刚好看到她把蛋糕送给柳导。

“曲姐,你叫我买蛋糕是要送给柳导啊?”

曲绫倾点点头:“是啊。”

“柳导没骂你吗?”

“没有,柳导为什么要骂我?”

小雀恨铁不成钢:“曲姐,下次送东西先看看是谁,柳导最不喜欢的就是别人送东西,尤其还是在拍戏的时候。”

小雀说完又有些新奇:“为什么柳导不骂你?平时送东西的人准会被骂得灰头土脸。”

曲绫倾这下明白刚刚为什么路过的人要骂她了,不过柳导真的脾气好好,还接了她的蛋糕。

小雀钥匙知道曲绫倾在心里夸柳导脾气好,估计得看看她脑子里装的是什么。

人人避而不及的柳导她竟然觉得脾气好?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