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伤口

听到顾柏泉的话曲绫倾果不其然直接炸了,像一只没有杀伤力的小奶猫,还自以为很凶。

顾柏泉嘴角微微上扬,“时间不早了,我送你回去。”

吃人嘴软拿人手短,曲绫倾立马收起奶凶奶凶的表情,一脸乖巧:“这多不好意思啊。”

顾柏泉看着明明很好意思的曲绫倾嘴上说着不好意思,“那我就不送了。”

曲绫倾:“??!”

不是,我就客气一下,你怎么能顺着我的话说下去?

曲绫倾试图挽回顾柏泉的想法:“没不好意思,麻烦你了。”

顾柏泉抬起大长腿就走到门口,他回头看曲绫倾:“还走不走?”

曲绫倾“走走走!”

曲绫倾习惯地打开车门,坐到后面。

顾柏泉似笑非笑:“把我当司机?”

曲绫倾一个激灵,下了车打开副驾驶的门坐好,“哪有的事,你多心了。”

累了一天的曲绫倾坐上副驾驶没几分钟就开始打瞌睡,脑袋一点一点的。

顾柏泉看了一眼没有叫醒她。

曲绫倾短短是路程做了个梦,梦里看不清长相的人们把她天天为主,质问她为什么那么狠心。

曲绫倾不明白他们在说什么,被人群推搡着,最后来到一个悬崖边。

人们就站在她面前用黑洞般的眼睛看着她,所有吵闹声退去,没有人再推搡她,也没有人骂她,可他们却在无声地让她跳下去。

“……曲绫倾……”

曲绫倾站在一片黑暗中,远处有声音在呼唤着她,她挣扎着。

曲绫倾犹如溺水的人,她猛地睁开眼睛站起来。

额头撞上一个坚硬温热的东西,安全带把她带回来副驾驶座上。

曲绫倾吃痛地睁开一条细缝,顾柏泉捂着下巴站在车外。

完犊子。

曲绫倾把安全带解开,下车看到顾柏泉皱眉捂着嘴,手缝看到有血的痕迹。

曲绫倾又心虚又紧张,有些手足无措,想去拉开顾柏泉的手又怕会加重伤。

顾柏泉走到车另一边,一手捂着嘴,一手拉开车门坐回驾驶座上。

“你要去哪?去楼上我给你看看。”

曲绫倾没有驾驶证也不会开车,医院里这里有一段距离,顾柏泉这个状态她放不下心,小雀今天买很多药,总有可以用的。

顾柏泉疼到麻木,一声不吭任由曲绫倾把他带上楼。

趁顾柏泉在漱口,曲绫倾快速百度了一下处理方法。

从冰箱里拿出冰块,曲绫倾边看边说:“舌头抵住上颚,冰块压着咬到的地方。”

顾柏泉一一照做。

顾柏泉咬到舌头是时候反应很快地躲闪,但嘴唇就没那么幸运了,嘴唇几乎给咬掉了一块肉。

顾柏泉从药箱里翻出一瓶喷雾,快速看了两眼就往伤口上喷。

很快还在流血的伤口不一会儿就停止了流血。

曲绫倾十分自责,眼神刚跟顾柏泉对上就马上移开,俨然一副小孩子做错事的模样。

顾柏泉都快给她气笑了,还没说什么就怕成在一起,自己是什么吃人的大魔头吗?

顾柏泉又含了一块冰块,舌头被冻得发麻,但好歹伤口不那么疼了。

顾柏泉瞥了一眼曲绫倾。

曲绫倾扑通一声直接跪在了地上。

“……”

“……”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