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发烧

“这怎么行,今天就好好休息吧,我已经跟老师请过假了。”

曲绫倾态度坚决,她深知自己不再是那个在学院里无忧无虑的学生了,她身上背负着债务。

无论顾柏泉为了什么帮她还,就算顾柏泉不找她要她也一定会换的。

如今顾柏泉给了她一个好机会,她得牢牢把握住。

曲绫倾不想让顾柏泉失望,更不想让自己失望。

小雀犟不过曲绫倾,无奈退半步商量:“先把粥喝了,药也吃了再去公司行吗?曲姐?”

小雀熬的是中药,早上发现曲绫倾发烧就去买回来熬上。

曲绫倾喝粥的时候小雀把黑乎乎的药水倒在碗里,苦涩的中药味在空气中肆意蔓延开。

曲绫倾十分怕苦,以往生病都是吞药,胶囊表面有一层糖衣并不会苦,何曾喝过中药呢?

“小雀,去药店买点退烧药就行了。”

小雀端着还冒着些许热气的药到曲绫倾面前,“这是不一样的,我奶奶那一辈的人都是这么过来的。”

曲绫倾把抗拒写在脸上。

“曲姐,”小雀委屈,“你是怕我给你喝不好的东西吗?”

曲绫倾没想到她会这么想,连忙否认:“怎么会,你别多想。”

为了打消小雀的疑虑,曲绫倾闭着眼一口气喝完。

苦涩的味道熏到曲绫倾想吐,下意识去找旁边有没有糖,左看右看什么也没看见,只能急急忙忙跑去漱口。

小雀嗅了嗅空气中残留的味道,伸出手指沾了药水尝了一口,也没那么难喝啊?

小雀不能理解曲绫倾一副恨不得洗胃的想法。

曲绫倾瘫在后座上,小雀不放心问:“真的要去公司不回去休息吗?”

“去。”

喝过药曲绫倾感觉没那么烧了,但是这并不妨碍她不喜欢中药。

现在她身上还有中药的味道,说不上难闻,反而被风吹淡之后变成了一种苦香的味道。

今天曲绫倾为了遮住伤痕穿了长袖长裤,头上带着鸭舌帽,脸上也戴了口罩,只露出一双眼睛。

小雀在卫生间用遮瑕帮曲绫倾把脸上和脖子上的青紫遮盖住,小雀一边化一边叹气。

曲绫倾看着小雀化国的地方完全看不出来痕迹,十分惊讶:“小雀化妆真厉害,一点都看不出来。”

小雀不知道该不该说她心大,明明痛的是她,这个时候还有心情注意别的。

回到训练室,这个时候来的是表演老师,他看着曲绫倾的穿着,关心了一下她。

因为小雀说曲绫倾发烧了,表演老师比往常温柔了不少,就算出错了也没有打她。

晚上最后一节课是舞蹈课,舞蹈老师到训练室的时候曲绫倾还没有换衣服。

老师有些疑惑:“是不是不舒服?不舒服今天就先回去。”

脸上和脖子上的痕迹因为少很容易遮盖,但手臂上可是一大片,小雀也没办法在短时间内做到。

曲绫倾只能很抱歉地鞠躬:“对不起老师,让您白跑一趟了。”

老师对她很有好感,一点也不介意,让她好好休息就走了。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