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为难

曲绫倾睁开眼睛,胸脯剧烈起伏了,她坐起来靠在床头,还被梦里的情景所困。

那人是谁?为什么要那么做?

半晌,恢复冷静的曲绫倾笑了一声,梦里的都是虚无缥缈的东西,自己想那么多做什么。

即使隔着窗帘也能感受到外面早已天光大亮,睡也睡不了多长时间了。

昨晚没好好看房间,曲绫倾边走边观察。

卧室的墙刷着淡粉色,衣柜很大,足足有两米宽,打开衣柜,只有几套衣服越发显得衣柜空荡荡。

曲绫倾拿出一条鹅黄色带蝴蝶结的连衣裙。

浴室不仅有淋浴还有浴缸,可以容纳两个成年女子,洗漱台上的牙刷牙膏还未打开。

曲绫倾边刷牙边看镜子里的自己,她皮肤比较嫩,一点掐痕什么都都很明显。

现在眼睛还微微泛着红,而下巴左右两边有个明显的掐痕。

“……”

小雀抬起手准备敲门就听见屋里传来怒气冲冲的声音:“顾柏泉!”

小雀还在犹豫要不要敲门,门就自己开了。

曲绫倾捂着下巴,看到小雀便问:“小雀,有口罩吗?”

“车里有,”小雀把早餐递给曲绫倾,“曲姐,你要口罩做什么?”

曲绫倾把手放下,迎着小雀惊恐又暧昧的眼神冷淡道:“别瞎想。”

小雀收回八卦的眼神。

坐在车里吃完早餐,曲绫倾把小雀给她的黑色口罩戴上,理了理头发才下车。

小雀在公司是熟面孔,保安拦着曲绫倾让她把口罩摘下来。

这是昨天那个保安,曲绫倾为难,“我不太方便。”

曲绫倾一出声保安就认出她了,有些意外她又来公司,而且还是和小雀一起。

保安也是聪明人,一下子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侧身把曲绫倾让了进去。

在去昨天的练习室的路上遇到了潘可儿。

潘可儿见一个戴着口罩的人见了自己也不打招呼,出声:“站住。”

曲绫倾回头:“有什么事吗?”

潘可儿摆出前辈的姿态:“你是哪来的新人,在公司还戴口罩?见到我也不问好。”

曲绫倾疑惑地看着潘可儿。

小雀把曲绫倾挡在身后,放低姿态:“潘姐大人有大量,这次是我们的错,你别计较。”

曲绫倾皱眉,她们做错了什么?

潘可儿不依不饶:“把口罩摘下来,我倒是要看看有多好看。”

曲绫倾把口罩摘了,反正也没什么好见不得人的。

潘可儿没想到会是她,脸色一下子沉了下来,不过看到她脸颊上的青色痕迹冷笑一声:“怪不得戴口罩,还懂得遮羞啊。”

曲绫倾皱眉,拉着小雀就走。

潘可儿的声音继续传来:“我还以为多大本事让顾总看上,原来是靠关系进来的。”

小雀见曲绫倾脚步停下,拉了拉她手臂,担心看她:“曲姐。”

曲绫倾不想给人惹麻烦,忍了忍假装没听见潘可儿的话。

曲绫倾不欲与她人交恶,却没想到潘可儿会得寸进尺。

当天晚上练习完在停车场遇到了几个人,他们是专门等曲绫倾的。

小雀看开始围着她们车的人渐渐把她们两个围住,十分为难。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