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心软

开门的声音在只有哭声的练习室被无限放大,曲绫倾吓得止住了哭声。

顾柏泉路过想看看新签的小家伙学得怎么样,没想到一开门就听到哭声。

两人对视了一会儿,曲绫倾不受控制地打起哭嗝。

从未安慰过人的顾柏泉干巴巴问:“你怎么了?”

曲绫倾把头一扭,被发现的困窘化为悲愤:“关你什么事!”

顾柏泉把门关上,在曲绫倾身后蹲下。

难道是自己逼得太紧了?

欠债还钱天经地义这个道理顾柏泉是知道了,他也没觉得自己有做错什么。

曲绫倾不喜欢在人前示弱,感受到顾柏泉在自己身后,她绷紧了神经。

“你要是不想就别拍了。”

曲绫倾不知道顾柏泉为什么说这话,但她不想放弃的东西没人可以逼她放弃。

“我拍,为什么不拍。”

曲绫倾激动到回头,说完话才想起自己脸上还有泪水,皱着脸又想转回去。

顾柏泉掐住曲绫倾下巴:“那哭哭啼啼做什么?”

“你才哭哭啼啼。”

曲绫倾说着还泛着水光的眼睛又蓄起了泪水。

顾柏泉连忙把手松开,举着双手认输:“是我哭哭啼啼。”

曲绫倾吸了吸鼻子,垂着眼睑。

顾柏泉莫名想起刚出生找不到母鹿的幼鹿,也是这么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

顾柏泉无奈叹气,自己难得心软,对方却不领情。

“曲姐,老师说先回去……”

小雀的话戛然而止,震惊看着两人:“顾总您怎么在这?”

“慰问员工。”

小雀:“……”

日理万机的大忙人何时慰问过员工?

“行了,送她回去。”

接到任务都小雀仿佛获得了敕令,像小旋风一样把东西收好扶起顾柏泉。

走到门口曲绫倾听到顾柏泉的声音:“明天见。”

曲绫倾还带着鼻音的声音有些软糯糯的:“明天见。”

窗外夜色飞速后退,留下一道道残影,城市的喧嚣开始慢慢藏进黑暗之中。

曲绫倾疑惑问驾驶座上的小雀:“我们这是去哪?”

小雀:“送你回去休息。”

“回去?回去哪?”

她没有家了啊……

“顾总说提前给套房,钱算在工资里了。”

“……”

不仅负债,赚的工资也一分拿不到了?

小雀等红绿灯的时候通过后视镜看到曲绫倾苦着脸,看出她在想什么。

“曲姐别担心,生活费用什么的还是有的。”

曲绫倾松了口气。

小雀熟门熟路将车开进小区地下停车场,把钥匙交给曲绫倾:“曲姐晚安,明天我来接你。”

“好,晚安。”

累了一天的曲绫倾找到套房后把门都打开找到了卧室,打开衣柜。

衣柜里放了两套睡衣,五套衣服。

还挺贴心。

洗了澡刚一沾床就失去了意识,可见是真的累坏了。

前半夜曲绫倾睡得昏昏沉沉,后半夜做了个梦。

曲绫倾梦见好像是在某个颁奖典礼上,台下的人看着她,吵吵闹闹。

摄影机对着她,闪光灯一刻不停。

她手里好像拿着个沉甸甸的东西,突然台下一阵躁动,一个穿着白色连衣裙的女人跑上台,手里拿着不知道什么东西泼向她。

没有了 下一章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