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姐妹夜话聊‘大叔’

夜已深。

小忍却睡不着觉。

今天所经历的一切,让这个丫头失眠了。

没办法,这真的是太正常了,别说她这样的小姑娘,就算是成年人也会失眠。

小忍时不时的就会回想今天的经历,这里面有紧张,有危险,有刺激,有坚持,有成功,有……想到这些,谁还能睡的着觉啊。

于是乎,干脆不睡了。

现在还是夏日,小忍喜欢穿一件大大的T恤当睡衣,反正在家里,谁也管不着。

还没有摆脱婴儿肥的她,光着脚丫,虽然腿上肉肉,脚也肉肉的,却也无法隐藏她那青春气息,更难得的是她双腿笔直。

一步一步,仿佛一只想去冰箱偷吃的小胖橘,而肉肉的脚,正好起到了肉垫的作用,几乎没有发出什么声音。

推开自己房间的门,然后来到走廊,她们家有一个阁楼,但通往阁楼的梯子平时是折叠起来的,有一个绳子可以拉下来。

只是这绳子……大概是防止她偷偷上去吧,被放的很高。

“你要干嘛?”

就在小忍跳脚的时候,背后传来了姐姐的声音。

“哎呀,你吓死我了!”

回头埋怨了一句,完全没有做错事的自觉。

“回去睡觉。”中山美穗拿出了姐姐的威势,穿着丝质睡衣的她,双手抱胸。

小忍却是一笑,“姐,你也睡不着吧。”

这话直接命中,美穗俏脸见红。

当下RB的一户建,有许多都喜欢搞一个阁楼,特别是那个折叠的梯子,非常的美国风格,但阁楼总体上就是一个放杂物的地方。

有一点必须要着重的提,天窗。

两姐妹随意的躺在地板上,头上就是天窗,现在的时刻正好,如一块大大银盘的圆月,挂在上面。

“姐,你在想什么?”

“这个问题应该我问你才对。”

“可你是当姐姐的,应该你先说。”

“为什么?”

“这还有为什么吗?不是天经地义的吗?”

“好奇怪的天经地义!”

“那好吧,我先说。”

“怎么可以这样,我刚想说来着。”

“那可不行,你都说了不想先说的。”

“这不一样!我只是反对那个天经地义。”

“好,那你先。”

“嗯……”

两姐妹的对话十分有趣,美穗总体上还是让着妹妹的。

“你是不是在想着,签约东宝的事情?”

这个问题,在美穗看来大概是当下最重要的。

《凶暴的男人》今天在岩波获得了大成功,东宝都来主动的谈发行,而身为姐姐的美穗,自然就抓住了这次的机会。

把妹妹推荐给东宝,以此来完成出道,这本来就是美穗的计划。

而在当时,她没有主动提,岛谷成就自己提出了想要签下妹妹的想法。

应该说,这一切……中山美穗十分的得意。

她今天特意的跟妹妹一起,虽然并没有明示她们二人的关系,可已经足够了。

以前就听说过这个岛谷成,别看他只是东宝的中层,可在大公司里面,中层可是代表着实干派,而且,许多被看好的中层,其实这个被看好,就因为他们跟上层有关系。

岛谷可以说是个实权人物,被这样的人看好,再加上妹妹本身天生丽质,未来有无限可能。

最关键的,她是我中山美穗的妹妹。

却不想,小忍直接说道:“没想这个。”

???

美穗有些糊涂,妹妹睡不着竟然不是因为终于可以出道,而且是在东宝出道吗?

那她不会是……

“你在想那个‘大叔’?”

小忍一点都没有犹豫,“这不是明摆着的吗?”

是呀,今天发生的一切都跟大叔有关系,姐姐是不是傻了?

美穗眉头微皱,她忍不住的说道:“我还没说你呢!当时那个情况,你跑回去干嘛呀?而且,你怎么就还看不出来他是个什么人?”

小忍脸上带着笑容的回道:“大叔是个好人呀。”

还是那么天经地义的口气。

当姐姐的现在来劲了,不看天窗的月亮了,盯着妹妹的侧脸,“你是不是着魔了?还好人?那么多人追杀的家伙,会是个好人?”

“姐,你怎么就想不明白呢?那辆车子为什么堵在那里?还有大叔为什么要跟那些人对抗?一个挡在女人跟弱者身前,敢于对抗坏蛋的人,就是好人……不对,应该说是勇者!”

小忍语气上坚定不移,她依旧在看月亮,不曾动摇。

勇者,在RB的意义可相当不一般。

美穗不禁扳过妹妹的脸,一个不好的想法在心里生成,“你跟我说实话,你是不是喜欢那个家伙了?”

两姐妹之间说这种事情,并无不妥,但美穗问出口之后,就有些后悔。

小忍这个年纪被问及这样的问题,当然会不好意思,但她马上就说道:“你说什么呢!”

听到这话,美穗稍稍安心,可紧接着。

“大叔才不会看上我呢。”

嗯???

美穗条件反射一样的说道:“他那种家伙有什么好的!我妹妹看上他,那才是他的……”

我说了什么呀!

等美穗反应过来,已经是晚了。

“大叔人很好的,你不要总是以貌取人。而且啊,在神奈川的时候,好像就有个姐姐喜欢大叔。”

小忍这一副为岩田武辩驳的样子,可把美穗给刺激到了。

“怎么可能!”

“就是有啊。”

“那一定是个很丑的女人,对吧?应该还很胖,没错吧?”

“姐!你也太过分了,我明确的告诉你,那是个很漂亮的姐姐,一点都不输给姐姐你。”

“不可能!”

“而且,人家还会向歌坛发展,日后会是你的劲敌呢。”

“绝对不可能!”

中山美穗对自己的美貌是极为自信的,所以,她暂时认定,妹妹这就是为了反驳她而说的这些话。

但要说到劲敌。

“除非她是中森明菜那样的人物,否则……哼!怎么有资格做我的劲敌!”

小忍听到这话,都快蚌埠住了,“虽然,我的姐姐很强,我也十分仰慕,可是,明菜姐明明是全面压制姐姐你的,说什么劲敌的话,也太……”

美穗如何能忍?

“你个臭丫头!敢这么说你姐!”

“啊?你们不是一直说,小孩子要讲真话嘛。”

“岂可修!看我怎么收拾你!”

“哎呀,哈哈……不行了。”

美穗祭出咯吱大法,小忍哈哈大笑中宣布投降,可惜,姐姐攻击依旧不停,只好发动反击。

月光透过天窗射进来,洒落在她们娇嫩的肌肤之上,与晶莹的汗珠,散乱的发丝,偶尔的春光乍泄,构成一副美妙的图画。

……

同样睡不着的人还有一个。

三谷幸喜,这位被许多人看好的年轻脚本家,正坐在自己的书桌前。

手上的那根烟卷,已经积累了长长一段烟灰,直到星火触及到了皮肤。

嘶……这才察觉,将烟卷熄灭。

三谷刚刚陷入了沉思,他的脑中全是今天看到的那部电影,以及那个人。

对雅库扎抱有成见,这是正常的。

但三谷也承认,岩田武这个人实在是……斯国一!

《凶暴的男人》这部电影,带着非常强烈的个人风格,其中的许多镜头,意味深长。

三谷真的很难想象,这样一部电影竟然是一个新手拍的。

可这就是现实。

这个世界是真的有天才存在的!

想到这里,三谷不禁又点上了一根烟,重重的吸了一口,然后奋笔疾书。

年轻的脚本家受到了刺激,还是强烈的刺激。

岩田武,你就是我的一生之敌!

此时此刻,恐怕没人知道,那个被许多人惦记的家伙,那个大叔,那个勇者,那个一生之敌。

睡的十分香甜。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