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斩’内鬼!

“纳尼!八嘎呀路!!!”

一声喝骂从周防组里传了出来,就连外面负责安全的小弟都被吓了一跳。

周防这个老家伙,他那炉火纯青的弹舌骂人功夫,在这一刻全力使出来,威力依旧,却无畅快淋漓之感。

这次是真生气了。

森山跟北大路站在一旁,头都不敢抬。

事实上,森山不应该站着,但这次的情况有些不同。

失败,大失败!

就好像是回到了当年那种,在外面做错了事,向大哥求救的那种心态。

北大路刚刚汇报了情况,那就是,派去伏击岩田组的人,全灭!

虽然不是被杀,但鬼の武也没有脚下留情,一帮雅库扎会不会留下后遗症,现在还说不好。

而这些也就算了,关键是这件事全都被那个竹中大姐看在眼中。

当然了,这是一早就计划好的,让竹中大姐亲眼见证岩田组的覆灭。

这个女人之后会作何选择,不就清楚了吗?

却不想,搞砸了!

一下子成了反效果,明明周防组加上森山组实力远超岩田组。

如此还能不生气?不骂?

周防现在连吃了他们的心思都有。

还好,毕竟是个老江湖,身为雅库扎这么多年,见过太多风浪了。

相比较于四年前的事,这不过是个小情况。

周防骂完了,又慢慢的平静下来。

“那个小子,他是怎么把那么多人给打趴下的?”

“这个……”

北大路有些难以启齿,森山就不一样了。

“那个家伙也不知道从哪儿学的混蛋招法,竟然就是只踢胯下!”

他还做个手势,就好像怕大哥不懂一样。

周防见了就又想骂,这个白痴,我怎么可能会听不明白?

但森山一直就是这样的一个家伙,脑子有些不清楚,所以,才给他配上了一个北大路。

现在,知道了岩田武那个家伙的打……算了,这根本就不是什么重点。

“别管他怎么踢,现在我们是丢了脸,要想着怎么找回来呀!白痴!”

“大哥,这件事……我们再找一群人杀上岩田组好了!”

“笨蛋!他们怎么可能没有防备?”

“那,那怎么办?”

“森山,你先想清楚一件事,这次的理由是什么?”

“理由……大哥,不是让竹中大姐看一场戏吗?”

“你这个笨蛋!我说的干架的理由!”

森山此刻一脸的糊涂,这次伏击岩田组不是给竹中大姐看戏吗?

干架的理由跟这个理由有什么区别呢?

旁边的北大路却听懂了,“那个,我去……”

他想说的是去办事。

而周防则是摆了摆手,“你要做什么?为什么做?做了又有什么好处吗?”

这一连串的问题出来,北大路犹豫了一下,“哈依!”

就不再言语,也不再行动了。

森山还是没懂,他们两个在搞什么?

其实,道理上很简单。

这次伏击岩田组,确实是为了竹中大姐,但问题在于,周防、岩田、森山,三个组都是山本组下属组织。

不是说他们之间就不能塔塔开,之前的山一抗争,还不是自己人打自己人。

但,需要一个理由。

就这次而言,能说是为了那个竹中大姐吗?

当然不行!

而且,本来就是一次秘密行动,不能声张。

若是一击成功,那自然没什么,就连动漫都知道,历史是胜利者书写的。

甚至,竹中大姐方面,也肯定会出来帮他们搞定。

可现在,没有成功,就自然面对一个问题。

“叫那帮家伙,最近尽量不要出去,若是有想去其他地方的,就让他去,别的嘛……”

森山听到这里,他算是终于想明白了。

“牙白!”

是呀,真是够糟糕的。

如果不能说竹中大姐的事情,那不就是没有理由嘛,无缘无故的就去跟兄弟组开战,这件事传出去,周防跟森山就都得去山本广那里做个交代了。

少说得一根手指吧,周防肯定不会切的,那能是谁切?

而且,还有一个关键。

刚刚的北大路想要去干什么?

森山此刻脸上有些为难的问了一句,“大哥,难道……”

周防直接说了一句汉语,“当断则断!”

森山不再言语,他明白了。

岩田组里的那个人,只能自求多福。

只不过,森山并没有考虑到一件事,那就是周防这一招‘断’,实际上是在给岩田武出难题。

北大路早把这一点想通了,如此一来,他在心里更是觉得森山这个家伙……啊后噶。

……

距离红浪漫的营业时间还早,竹中大姐一个人在打电话。

“就是这样。”

“很有趣呀。”

“确实如此,非常有趣。”

“那么……”

“我明白。”

很快,电话结束,到底谈了什么,除了竹中和子没人知道。

但,任谁都能看出来,竹中大姐的心情非常好。

如果要解释一下这个心情问题,还真跟刚刚的电话没有什么关系,虽然,她也说了有趣二字。

实在是从来没有见过那样的家伙呀,岩田武在这次的街头大战里,表现出了极为诡异但又十分强悍的战斗力。

不愧是鬼の武。

虽然,踢人的地方有些阴损,但以少胜多,这是实打实的。

而且,就在战斗的最后阶段,猫鱼清那三个已经无法更好的支援,是岩田武单挑三人,奠定胜局。

这个男人……竹中大姐竟不自觉的舔了一下她那艳红的嘴唇。

……

东京,入夜之后,灯火通明。

白天固然繁华,到了夜晚又好像另外一个世界开始了。

新宿,在这另外的世界里格外耀眼。

一块块花里胡哨的招牌,抓人眼球。

岩田工作室,这外面的招牌一点儿不亮堂,可现在,里面却一派欢声笑语。

“真的吗?”

“斯国一!”

“老大,太棒了!”

不光是猫鱼清他们仨,这三个家伙本来应该养伤,但一听喝酒,哪里还能不回来。

有的人就略有些不对劲,松重丰就是如此。

“哎呀,真是……我这……啊……”

这货懊恼极了,连连自责,怎么就昨天晚上兴奋过头,今天没能赶到岩波书店。

大家自然也没少笑话他。

可有人内心多少舒服一些,便是这个嘴巴很大的远藤宪一。

原本他就没资格参加嘛,现在一看,同为恶人的松重丰也没去。

心理平衡多了。

但实际上,远藤宪一是这些人里面片酬最高的那个,因为他那场戏,得从高处跳下来,算是特技镜头。

这货自告奋勇,独立完成,赚得20万日元。

至于陪酒的,那就得说香川了。

他今日整体表现,甚至还赢得了市川猿之助三代目的赞许,虽然只是朝他点了一下头,可这在香川看来,就很好。

为啥?

三代目是赞他知进退,在这种场合,没有过于表现,说明心态还稳的住。

香川十分高兴,给岩田武还有其他人连连倒酒,笑呵呵的。

另外,那当然就是岩田组的两个老头子。

他们手上虽然缺手指头,却完全不耽误喝酒。

就在刚刚,岩田武公布了一个重大消息。

《凶暴的男人》其发行已经跟东宝谈好,岩田武选择了分成模式。

他这个老大把话说完之后,立马就让酒桌的气氛沸腾了。

欢呼者有之,嚎叫着有之,甚至还有唱歌的。

至于那唱的叫一个难听,啊后啊后的……

干杯,喝酒!

但实际上,这里有几个人,根本不懂岩田武说的那个分成模式是什么意思。

充分体现了什么叫,虽然不懂,但大受震撼!

其实,分成这个选择,代表着风险,若是图稳健,就应该选择买断。

这里面有许多细节,眼下就不多做解释了。

却在此时,岩田组的电话响了。

“我去我去,哈哈……”

山下喝的是满脸通红,笑呵呵的出去接电话。

可等他把电话抓起来,然后……

整个人就仿佛被施了定身术一般。

“昨天晚上的电话,也是你接的吧。”

不知什么时候,岩田武以及猫、鱼、清,岛津他们出现在了山下这老头的身后。

自然,此刻的松重丰,远藤宪一,香川照之,他们是……

看不懂,但已经在震了。

山下这老头子转过身来,不敢抬头。

岩田武没有心软,接着往下说,“那两姐妹她们为什么能来的这么巧?昨天喝完酒,谁在家里守着?还用我多说吗?我只是想不通,你为什么要出卖岩田组?”

说实话,岩田武一开始也没有想到会是山下,因为在穿越过来的时候,是山下给他讲了许多往事,甚至还有方文的遗言。

这充分说明了,方文对他的信任。

所以,为什么?

“不是说好了,不再做雅库扎吗?”山下从牙缝里挤出了这几个字。

原来是这样。

岩田武内心五味杂陈,谁他妈想做雅库扎!

突然间,山下抽出一把小刀,然后。。。

……

多年后,有人在隅田川附近,看到过一个右手只剩一根手指的街友。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