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凶暴的男人’享受掌声吧!

一家医院里,护士跟医生神情紧张。

打完了架要去哪儿?

当然是医院了。

只不过,雅库扎一般都是去地下黑诊所。

但这次岩田组就不同了。

一只猫、一条鱼、黄毛阿清,他们受伤并不严重,顶多缝个针而已。

岩田武并没有受伤,当他把两条袖子被砍的稀烂的西装外套脱下,漏出两条胳膊,以及上面各绑着的两条钢管。

答案揭晓。

但,这个秘密武器,只是原因之一。

事实上,岩田武之前做了不止一个计划,但用暴力解决,这绝对是最后一个选择,他真的不想这么干。

为此还特别的用了一条鱼的车子,这种小车善于穿街入巷。

不过,一定得留上一手,于是乎,岩田武对猫鱼清进行了一番特训。

特训的核心,来自于一种被称为‘无限制格斗’的格斗术。

当后世的我们在嘲笑‘闪电五连鞭’的时候,也不应该忘记一个人。

陈鹤皋,一位倡导无限制格斗的真正的大师。

这位大师是谁,根本无需细说,从早年家附近小公园踢爆对手的蛋蛋,到后来发明疯狗流打法,最后被警方聘请,成为一名光荣的格斗教官,他的事迹后世的网路上随手可得。

岩田武对当教官没有什么兴趣,但,他对爆掉对手蛋蛋的兴趣还是有的,而且很大。

爆蛋打法,是一种简单易学,以少胜多的经济型战术。

他们四个人,猫鱼清手持家伙护住岩田武的身后,而老大双臂上的钢管,一旦格挡住对手的武器,那么,对方必定中门大开。

就可以,砰砰砰……

而且,为了我们的‘希望’,他们三人奋勇舍身不让老大受伤。

“老大,快走吧!”

“我们没有事的!”

“还来得及,一定来得及!”

猫、鱼、清,他们三个已经被包上了纱布,本来又丑又凶的样子,略萌了起来。

岩田武点点头,他站起身,准备走出病房。

也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句。

“希望!”

岩田武转过头,重重的点头。

猫、鱼、清,精神大震,欢叫着。

仿佛一下子伤都好了。

从医院里出来,岩田武坐进了一条鱼的小车。

他的衣服还好,白色的衬衫没什么问题,裤子也OK。

但,一时没有着急发动车子。

岩田组有内鬼!

老早就有这个感觉了,眼下更是确定。

猫鱼清可以排除,那么剩下的……

岩田武甩甩头,眼下的关键还是《凶暴的男人》。

迟到,这绝对是一个大大的失礼行为。

岩田武一咬牙,他已经下定了决心,无论如何,就算是那些评审要打自己,他也会忍下。

因为这部电影是大家的希望!

发动了卖鱼小车,向着岩波书店的方向,飞驰而去。

……

……

23个巴掌,23个!

三谷幸喜到现在也没有从那段镜头中出来。

不对,还有那张凶恶的脸。

在大介这个du贩说出岩城之后,凉介的那个表情……

可怕!

真的可怕!

如果确切的描述那个表情,其实就是没有做什么特别的表情。

简单的将岩田武的一张脸摆在摄影机前,他毫无表情。

可就是这样,就越是让人害怕。

因为听到了自己的好友竟然是du贩的上家,这应该产生巨大的冲击力,导致表情以及神态上的变化才对。

但在凉介这个暴力警察的身上,完全看不到。

这才是让人感到害怕的地方。他肯定在压制自己的怒火,很可能下一秒就会爆发。

凉介一直都没有爆发,那么,他会在什么地方爆发?

三谷幸喜无法不考虑这么多,他甚至还在思索,岩田武为什么会这么拍。

就只是用最最简单的镜头手法。

当然,年轻的脚本家不会想到,岩田武根本没有专业的摄影师,他就只能这么拍。

把问题想复杂了。

但,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很快,答案就出来了。

岩城吊死在桥下!

三谷可是脚本家,他就是写剧情的,他想到了这个可能性,但想不到,这部电影竟然如此的直接。

他迫切的,十分想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岩城死了之后。

凉介的搭档菊池,问他,‘岩城是自杀的吗?’

凉介没有回答,只是笑笑。

而接着,他们就找到了一个人,仁藤。

他其实就是清宏的老板,也是岩城的合伙人,但眼下,面对凉介这个暴力警察,正在开酒会的仁藤,选择用钱消灾。

一个厚实的信封插进了凉介的口袋,这货竟然没有拒绝。

‘你会付出代价’。

只留下这么一句,便带着菊池走了。

而此时,身为手下的清宏,正在仁藤身后不远处,他与凉介之间,没有任何的眼神交流。

仁藤的扮演者是岸部一德,他的那双眼睛很特别。

回头,就抽了清宏嘴巴,告诉他不要去惹凉介。

但却没说其他人,不是吗?

大介被清宏盯上了。

三谷幸喜再度被震撼了,因为他好像不认识自己的朋友,松重丰了。

说真的,与松重丰的朋友关系,在昨晚之前还是挺淡薄的。

可是,记忆中的松重丰,明明是个很温顺的家伙,现在的他竟然……

银幕上,清宏将大介逼到了顶楼的边缘,大介双手死死抓着边缘,他不想摔死。

清宏此刻就好像一个魔鬼,他凶恶的脸上绽放出了笑容,抽出一把不大的刀,在大介的手指上,慢慢的划着。

鲜血流出的不多,整个画面也不够血腥。

但却叫人打心底里害怕。

这个家伙太凶恶了吧!

大介就已经很凶了,看他那个样子,可哪里想到,清宏更恶!

三谷背后有些发凉,自己的朋友会不会只是表面那么的温顺?

而之后的发展,更让他心颤。

大介死了,他的搭档也死了。

这个搭档也自然是被清宏干掉的,只是在被干掉之前,他跟凉介见过面,给了凉介一些情报,而凉介在离开他之后,还跟清宏走了一个碰头。

两个人穿的衣服,颜色一样的。

凉介一开始没觉得有什么,可走着走着,就好像有一种自觉,他回去找那家伙,发现已经是一具尸体了。

但,凉介也对清宏有了印象。

很快就找上了清宏,而清宏这个家伙……家里还有一个没穿衣服的小兄弟。

这个……意外的发展,让三谷哭笑不得。

可紧接着,凉介拿出了一袋白色粉末。

清宏明白自己被栽赃了,他只好跟凉介回警局。

于是乎,就发生了极其暴力血腥的逼供一幕。

三谷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感觉……这就是真实发生过的事件吗?

太真实了,实在是太真实了。

就连最后凉介要用枪打死清宏,他们二人的目光,那种针锋相对的感觉,都真实的震撼人心。

很可惜,经过这件事,凉介被警局开除。

本来,开除就开除,游手好闲而已。

却不想,清宏展开了攻击。

这个杀手有三个手下,他们就是……

三个手下诱拐了凉介的妹妹,还向她注射du品。

清宏更加直接,在大街上伏击凉介。

那一场让松重丰进化的戏来了!

三谷幸喜看着那凶恶又带着笑容的脸,他确定自己会做噩梦。

而凉介的决定性反击也十分出色。

一记头槌!

凉介负伤逃掉,两个凶恶的人暂时没分胜负,但他们马上要展开一场真正的大战了!

三谷看到这一切,他完全能感受到自己的心跳加快。

说实话,就这部电影而言,毛病还是有不少,就好像不断出现的男主角走路的镜头。

还有就是一些镜头不够精致。

但是,这部电影足够扣人心弦。

没有任何拖泥带水,就是直接的暴力!

凉介受伤了,但他发起的反击更是迅速而直接,他通过以前的关系,买到了手枪。

第一件事,就直接找到了仁藤。

砰砰!

来到这位幕后老板面前,一句话都没有讲,直接开枪。

仁藤身边的老二都懵了,直到凉介离开,都是一动不动的状态。

之后,就找清宏复仇。

当然了,清宏已经知道了仁藤被干掉了,于是乎,他也开始做大战前的准备。

“那个女孩的哥哥是警察。”

此话一出,三个手下明显慌了。

清宏扔给他们三把枪。

“跟我一起干掉那个家伙,不然,我就干掉你们。”

声音很平静,就好像杀人只是一件普通事。

但,手下瞬间开枪。

清宏被打倒……可马上,他又起身。

一时间,枪声四起。

两个手下被清宏干掉了,而最后那个,刚刚逃到清宏的老巢,也就是仓库的大门口……

砰!

脑袋开了花,尸体倒下,露出了凉介的凶脸!

仓库里,清宏受了伤,凉介之前被刺的伤还没好。

二人就只是互相看了一眼,一句话没说,一秒也没有等。

砰!砰!砰……

两人几乎都是一个动作,一边开枪一边朝对方走去。

直到清宏倒下,凉介那凶恶的脸显露出来,他此刻依旧没有任何表情。

没有表情就是最好的表情,就是最凶悍的表情!

砰砰!

就算是清宏倒了,凉介还是开了两枪。

开枪的时候,他的眼睛都没怎么眨动,就算他身上也有血洞,也在冒血。

两个凶恶的家伙大战,最终的胜利者是……

妹妹出现了,她根本不管哥哥,就只是在清宏身上找du品。

凉介没赢,他输了。

砰的一声。

凉介还是那样面无表情,可是,谁都知道他做了什么,他的内心是何等的复杂。

转过身,走了两步。

仓库的门开着,是那种半开着的样子。

一道光从外面照射进来,凉介被这道光包围。

但,他却举起枪,对着自己的脑袋。

砰!

三谷幸喜看到这里的时候,他整个人都要疯了。

他的内心从刚刚就一直被这部电影来回撕扯。

这直接的,简单的,近乎于粗暴的枪战,比许多的大场面都要好看。

而最为震撼他的绝对是这最后的镜头。

这个镜头的语言太丰富了。

凉介为什么要这样自杀?

他为什么不走出那道门,拥抱光明?

但,还没有结束!

仁藤身边的老二来到了这里,他看着一地的尸体,自言自语道:

“疯了,都他妈疯了。”

很快,他取代了仁藤,而菊池这个新人顺着凉介的路走来。

“岩城是你杀的?”

“我干的还不错吧。”

竟然还有这样的转折!

三谷情不自禁的将手指插入自己的头发里,他怕自己真的疯掉。

却在此时,放映厅的门被推开。

……

岩田武以最大的觉悟推开了岩波影院放映厅的大门,他已经做好了被骂,被训斥,甚至……

啪啪啪……

虽然人数不多,但掌声非常响亮。

这是给我的?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