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说宫主是个大魔头

听说宫主是个大魔头 作者:知食king木俞 状态:连载 点评:文章风趣幽默,剧情紧凑,情感丰富 类别:女生言情

江湖中人人传闻,玉瑶宫的谷主是个大大地大“魔头”!她不但灭了两大宗门,但是个“神罚魔神”!但谁又能懂“大魔头”的痛苦?爽文小说千千万,某“魔头”她实际上只想当条咸鱼啊!么灭了两个虚伪的的门派就得被人人诛之了?本谷主那可是在保护好九州因为未来的花朵呀!罢辽罢辽,没人去理解就没人去理解吧!当然本谷主有“挂”手上,会在意这些流言!为了守护着爱与和平,为了保护好世界不被彻底毁灭九州因为未来的花朵,就由本谷主细心呵护吧!......诶等等?!这世界怎么跟本谷主想的不太像啊!这里是晖剑宗的主殿,偌大的空间内即使是坐着几百个人,也丝毫不显拥挤。这宫殿修的是富丽堂皇,雄伟壮观。即使是从远处张望,也能看到外面屋檐上那镀着金,高大威武的石兽。而这美轮美奂的主殿内,处处精雕细刻,雕梁画栋,连摆放的物件也都个个价值不菲,奢靡无比。。


鬼方纣捏紧了拳头,微微眯着眼看着我,一字一句地说:“呵呵,你说得轻巧。你所谓的帮我就是让那头蠢蛟陪我演戏?你都不知道那头蠢蛟演技有多差,而且妖王出世不是小事,万一被有心人察觉,他露馅了不要紧,族老们只会认为是我让那头蠢蛟陪我演戏的,到时候我不仅连青丘之主都做不了,还可能会被逐出青丘!”鬼方纣说完,又无奈的扶了扶额,好像此时,对这这人说话时,他眉目间那种冷漠才会消失。而他现在一看到眼前这个脑子不太聪明的女人就会想起前不久在青丘发生的事。

等到惊雷带起的尘土散去,众妖只见鬼方纣身上闪烁着一层耀眼的金光,那金光正在他的身体周围保护着他。鬼方纣显然是也看到了自己身上的金光,但只需一眼,他便已经知道,这雷,这云,还有这金光都是玑刹的手笔。

殿外,我回头看了看这所谓需要自证道心走完两千阶梯才能进入的宏大的磐心殿,讽刺地笑了两声。此时也到了秋分时节,从指尖吹过的风不似往日般温柔缱绻,反而带了些凉意。我摩挲了一下大指的指节,小声喃喃道:“天凉了,晖剑宗也该易主了。”便拂袖带着良辰等人离开了晖剑宗。

突然被雷劈了的鬼方纣皱着眉头,感到很奇怪。他奇怪的不是这雷为什么只劈向他,而是明明那道雷都已经劈下来了,但他身上却并没有感觉。

妖王出世可不是小事。

此话一出,年长的大族老便首先回过神来,对其他几位心思各异的族老说:“对,青蛟大人既然都测算过了,那咱们就快让孩子们登上神坛吧!今日如果真有孩子有着妖王的血脉,那青丘家主之位就必然要是那孩子的了,只有妖王当了家主,他族小人才不会再猖狂到我辈头上!”

这是某风和日丽的下午,外出游历的鬼方纣突然收到家族的消息,说是青丘的家主选拔仪式提前了,无奈的他只好放下手中的卷宗,急忙前往青丘参加家主选拔仪式。可没想到,他前脚刚到青丘,许久未现身的青蛟后脚便也来了青丘,他的出现让鬼方纣的心情十分复杂。他想,这头蛟虽然活了很长时间,但智力却没跟着年龄的增长一起增加,这次来也不知道他要干什么,万一他做出什么出格的事可怎么办?

闻言,我站起身来,慢慢从主位上一步步踏着几层阶梯下来,然后走到离白妤妤五步远的地方,扫了她一眼,道:“不是。我本以为诸位此次邀我前来是真心想与我玉瑶宫交好的,可没想到,本该愉快的一天,却被一只癞蛤蟆坏了心情。既然诸位也没有愿意站出来陈述事实的,而且天色已晚,我便不多留了。下次见面,大家还是直接动刀枪的爽快,别来恶心我,我受不了。”语毕,我把溯影石扔到白厉手中,径自带着我的下属离开了这座华丽的大殿。

这里是晖剑宗的主殿,偌大的空间内即使是坐着几百个人,也丝毫不显拥挤。这宫殿修的是富丽堂皇,雄伟壮观。即使是从远处张望,也能看到外面屋檐上那镀着金,高大威武的石兽。而这美轮美奂的主殿内,处处精雕细刻,雕梁画栋,连摆放的物件也都个个价值不菲,奢靡无比。

但这头蛟出现的原因容不得他细想,家主选拔已经迫在眉睫,于是他跟着族里的一众长老和家主候选人匆忙前往神坛,默默在心里盘算着如何获得家主之位。

想到这,各位族老面面相觑,神情都很凝重。见他们这样,玑刹装摸做样的又掐算了一番,故作惊叹道:“呀,本座算出今日妖王出世,竟就在此地!恭喜诸位,青丘果然是有大气运的!”玑刹说着,悄悄往鬼方纣的方向靠了靠。他抓住鬼方纣的手臂,向鬼方纣身体里输送着他的气息。然后对着惊讶的族老们说:“诸位还愣着干什么呀?本座既然都算出了如此妙的机缘,尔等还不赶快测试一番,看看如今在座的谁是妖王?今日若是有妖王做了你族家主,那这可是青丘之幸啊!”

于是找不到人的鬼方纣站在原地思考了半天,决定去诈一诈卿玖,看看她是不是真的因为他和玑刹做了一些代价不菲的交易。

“我们的人说,鬼方少爷办完事了,正在从青丘往玉瑶宫的方向走,按鬼方少爷的速度来看,此时应该已经快到了。”果然,不祥的预感是真的。我一下子直起了身子,皱了皱眉,拔高声音道:“什么?他已经把事情解决了?我好不容易才把他支走,这还不到一个月,他怎么就回来了?”说罢,我赶紧起身,冲良辰急匆匆地说:“他要是回来了,你就说我去闭关了,没个三个月出不来,知道了吗!”

闻言,我在心里大大的翻了个白眼。又暗自纠结了半天,最后得出了结论:即使有一千个一万个不愿意,但任务该做也还是得做!不然我好不容易打下来的副本又要倒带重来了。

而玑刹,便是那第一任妖王。

按玑刹的修为来说,他不仅早就可以飞升去九重天,还早已可以化蛟为龙。但他这么些年来一直都只在人妖两界活动,从不肯去九重天,也从不肯渡劫化龙。所以如今连世上他仅存的朋友都不知道他到底想干什么,只知道他一直在找些什么东西。

鬼方纣看着在台下偷偷冲他使眼色的玑刹,叹了口气。他并没有和玑刹做过什么交易,他也不知道玑刹为什么要帮他。他唯一知道的,就是玑刹的身份,还有玑刹和卿玖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所以他草草办完了继任仪式,准备去找玑刹问个清楚。可他找了半天,也没在青丘再找到玑刹的身影。

“害,这不是磨炼磨炼你嘛...你之前不是说你想当青丘之主嘛,我就帮帮你呗,你看,虽然过程不重要,但是结果是好的嘛。”我一脸仗义地看着他,眼神中满是“我把你当兄弟你却这样说我”的痛心,义正言辞道。

006 这就是强者的世界吗 10-11 09: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