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朝完美生活

宋朝完美生活 作者:月梢 状态:完本 点评:往往一个人的一种特质总会吸引另一半。 类别:贵爵童话

坊墙坍塌后,再次穿越女北宋生活里的那些事儿......沐清站在屋子门口,看着院子里蹲着的黄狗嘴巴大张不住地吐着舌头散热。她挑衅似的用力地挥动着手里的团扇猛扇,“呼哧呼哧”发出不雅的声响。再对上望过来可怜巴巴的狗儿,沐清不禁暗笑,幸好当初没投到畜生道,不然这鬼天气披着那身毛,还不得热死。。


陈愈伸了个懒腰,斜靠在榻上,“哎,恕二不放心掌柜的,央了我几次。我想着说到底还是一家人,总归是家里的生意,咱们二房也有份子,我不帮他难不成帮外人?”

“爹?他何时关心过家里的吃穿用度?整日里沉迷于那些古董珍玩,兴致来了画上几笔,唉,谁知道大伯又给他许了什么好处。”陈愈话里尽是无奈,“三哥在外做官,五弟还要进学,这上下打点,还有家里诸人日常花销指望公中分下的例钱和那几处庄子、铺子上的进项哪里够?既然自家里都不说什么,我便放得干干净净,遂了众人的愿!谁愿背井离乡?还不如守着几亩薄田,侍花修竹,逍遥快活!”

“土产的事我交给洛掌柜办了,顺便走铺子的流水账,也省得你动家中的钱。”

陈愈直望着钱氏羞红的脸,但笑不语。沐清坐在一边的书案上练字,耳朵竖直了听八卦,没想到平日里一本正经的陈愈竟会有如此风趣之时,颇有些意外,抬眼偷瞄了陈愈一眼,见他笑得云淡风轻,丝毫不介意在女儿面前失了爹的威仪。想来往日生意事忙,压抑了他本来的性子,如今无事一身轻,才稍稍露出些真性情。

“胜了男儿又如何?迟早不得嫁人。再说,等回了杭州,一大家子人面前,沐清若太过出挑,未必是件好事……”

沐清一路小跑到了母亲房门前时,屋内陈愈和钱月娘夫妻两个正在说话。

“我若不老实,当初怎么能娶到如此贤妻?”陈愈不怒反笑,轻轻一语便岔开了话题。

等钱氏绣完一朵,抬头看向沐清时,桌面上已经铺上了另一张纸,上面歪歪斜斜地写着一行字:求古寻论,散虑逍遥;欣奏累遣,戚谢欢招。

陈愈直摇头说恕二不至于在乎这几个钱。话音还未落,门口小厮就报了恕二爷来访。

“恕二?你帮他,他也未必惦着你的好,只当是你该做的。铺子里的事你不已经交待清楚了,那一毛不拔的还能允了你走铺子的账?”

“祝寿?”沐清扔了个糖莲子到嘴里,边嚼边道,“这段时间娘有得忙了!也不知道这年头的杭州是个什么样?对了,碧烟,你没问问送信的你家里的情况?”

沐清喝完了糖水,笑着打断了钱氏的话,“多松快一日是一日,娘你勿须担心!”沐清在碗边舔了舔,然后砸吧了几下嘴唇,“沐清回了杭州自会守规矩,不让别人说三道四。”

沐清索性搁下笔,问道:“女儿在,有何不妥吗?”

这时,竹帘一阵晃动,一翠衫少女走了进来,约莫十五六岁,梳着双丫髻,满面春风,“小娘子,杭州来信了,四爷说过些时日便要启程回杭州。”

沐清见钱氏半晌不说话,神色有异,就知如她所料,陈愈夫妻在本家时肯定发生过什么事情,她扯了扯钱氏的衣袖,“娘有什么烦心事?”

只站了一小会儿,沐清就觉得身上冒汗,赶紧摇着扇子进了屋,端起案几上的酸梅汤一口气喝了起来,一碗下肚,顿时畅快了许多,“用冰镇过的,喝着真痛快!”

此时,沐清已随手将晕开的墨迹勾了几笔枝桠,画了枝墨线素色写意琼花,她想起了琼花的别名,挥笔在旁写了“聚八仙”三字,行书笔体写意流畅,全不似旁边纸上那些字一样笔法稚嫩。

沐清躲在角落里,等陈愈走后,才探出头来,透过敞开的窗户,瞧见屋里只剩下钱氏一人静坐失神,俏丽柔美的脸上双眉微蹙,也不知道愁些什么?是舍不得生意上丰厚的进项,还是根本就不想回去?

沐清点点头,“省得了!沐清刚出来跑得急了,现下渴了,跟娘讨碗莲子冰糖水喝!”沐清不适时宜地打断了钱氏的话,挥着小手扇风。她晓得若是让钱氏再说下去,指不定又要唠叨到几时。

第六章 七夕星语 10-11 12: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