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和

家和 作者:雕栏玉砌 状态:完本 点评:男人的嘴、骗人的鬼 类别:悬疑灵异

剽悍的老娘,变扭的哥哥,不讲情的亲戚,这家人……也不是通常的大麻烦呀……偏偏是好心,怎的做事情说话的偏是那般变扭,做人做事可不能够这个样子哟~要明白家和才能万事兴,势必会要变化这些人变扭的性格,大家要好好的朋友相处嘛。双手握拳,她肯定也可以把日子过的红红火火的!装死不是办法,岑子吟在片刻间已经做好了心理建设,眨巴着睁开双眼,就看见两个粉雕玉琢唇红齿白的少年蹲在自己身边,都是十二三岁的模样,一个稍微高些,两人眉目间很像,一瞧便知道是亲兄弟。。


那个只能生一个的时代,男女倒是无所谓,只是中年的寡妇没了孩子,岂是一个没了指望能诉说的尽,好容易她才大学毕业到了要回报母亲的时候了呀!

“二郎,你小心些,刚才三娘的头被碰了一个很大的包……”

........................................................................................

任由喜儿来去,岑子吟梳洗了以后就钻上chuang,鼻头充溢着一股酸涩的味道,闻着被子上不属于自己的味道,心中只有一个念头,她不在了,她的母亲该怎么办?一丝泪痕从眼角滑落下来,滴在放在脸颊下方的手背上,冰凉冰凉的。

天上那轮新出的弯月皎洁到刺目,夜空中的星子妄图争辉,撒在深蓝色的天幕上,像是伸手便能摘到。

或者,到目前为止她是在做梦?

岑子吟支吾了一声随着喜儿走了出去,刚出门就听见那妇人问道,“大郎二郎,你们的功课如何了?”

吃了晚饭,岑子吟正不知道该如何是好的时候,那妇人道,“三娘回房早些休息吧,喜儿,你瞧着她,莫要让她又贪玩误了睡觉的时辰。”

好泼辣的老娘……之前怎么没看出来?

听听那两个稚嫩少年的声音……她竟然穿成别人的娘了,还是三娘……是谁说过上帝给你打开一扇窗时候一定会关上一扇门?她在许愿的时候就忘记说要当未婚的大闺女了而已嘛……

妇人念叨了几句之后,便先动了箸,大郎和二郎这才敢拿起筷子埋头闷吃,岑子吟也是饿的狠了,心道,不管怎么样,做个饱死鬼也是好的,端起饭碗便狼吞虎咽起来,惹的旁边几个人频频瞩目。

“三娘!三娘!快醒醒!”

在这个时代下人其实是不值钱的,别瞧着有几个下人,他们的身价也不过就是几年的口粮,比起牲口也差不多,估摸着还不如马厩里的那几匹老马,相较于家中的长工来说无疑是廉价劳动力。总的说来,这户人家也只能算得上是这座城市里最普通的人家了。

岑子吟啊了一声,就听见那妇人推门进来,手上拿了一只蜡烛,岑子吟只得胡乱的擦掉眼角的泪水,那妇人走到床边,发现岑子吟脸上还有些湿润,将烛台放在一旁,岑子吟不知道她要做什么,一阵心虚,只觉得手脚冰凉。

“三娘!你醒醒呀!”

三娘?!!!不是吧?

对这个二郎,岑子吟着实没办法,这家伙虽然好心,却是老是笨手笨脚的,这三天中来瞧了她好几次,瞧她头上的伤口就拽的她头发生疼,帮忙倒杯茶吧,便能把茶壶给摔了,倒是大郎还算谨慎,跟在他身后替他收拾残局。

那小丫头领着岑子吟到了一个小房间,房间分里外,外面陈设很简单,只放了一张卧榻和一些零碎的物件,挂了张帘子将里间隔了出来,挽起帘子走进去,就瞧见房间里的小几上摆了一张有些陈旧的胡琴,墙上挂着一张小弓,相较于如今这个身体来说大的有些离谱的一张大床,床上的纱帐有些褪色,像是用了有些年头了,还有两个补丁。

躺在床上的岑子吟这时候已经失去了悲伤的心情,细细的想着今天发生的事,意识到自己该好好的摸清现在的状况,唐朝——到目前为止,她还是揣测的,两兄弟的衣服有些像是胡服,加上瞧着自己的身形差不多也该有十来岁的模样,女子可以骑马出门,差不多该是这个奔放的时代了。

三娘头上被撞肿了很大一块,那大夫来瞧了啧啧称奇,那淤血据说有婴儿的拳头那般大小,岑子吟竟然不觉得疼。

第十五章 无事献殷勤 10-10 08: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