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品仵作

一品仵作 作者:凤今 状态:完本 点评:走进了婚姻的坟墓,她的心也埋葬在了里面... 类别:科幻空间

开棺忤作、查内情、慰亡灵、让死人张口说话的——这是忤作该干的事。暮青干了。西北参军、救主帅、翻朝堂、覆盛京、倾权谋——这也不是忤作该干的事。暮青也干了。可她剖得了死人,剖得了活人,剖得了这铁血王朝,如何解剖分析此生真情?待山河裂,烽烟起,她一袭烈衣卷进千军万马,“我求一生比较完整的感情,不欺不弃。欺我者,我永弃!”风雷动,四海惊,天下倾,都属于她一生的传奇,此时此刻,重新开启——古水县,赵家村。。


“有。隔行如隔山。”暮青道。

只见少女静立雨中,碧玉年华,翠竹青簪,绾一段青丝,风拂过,脊背挺如玉竹,风姿清卓。那容颜,一笔难述,只觉世间唯有这样一副容颜,才可衬得住这样一身清卓风姿。当真是雨中人似竹,皓腕凝霜雪。风姿清卓绝,佳人世无双。

屠户,杀猪的。

赵屠子颇有面子地咳了一声,这才提高声音道:“赵家婆娘脖子上的绳索套得死紧,怎么也取不下来!这人若是自个儿吊死的,绳套大小自然要容得下脑袋钻进去。可赵大宝家的婆娘,绳套死死缠在脖子上,取都取不下来!试问,死后取不下来,生前她又是怎么套进去的?这分明就是有人将其勒死,再吊去房梁上的!”

“可不是么……女子。”老人笑了笑,一叹,“怕是我大兴唯一的女仵作了。”

“你冤枉?赵大宝,昨儿夜里街坊邻里都听见你和你家婆娘吵嘴了,你家婆娘吵嚷得厉害,你还嚷着要打杀了她。后半夜她便吊死在了房梁上,此事也忒凑巧。”

“赵屠子,我与你无冤无仇,你为何诬陷我!”赵大宝急红了眼。

路尽头,来人行得缓,风低起,雾轻笼,裙角素白。一枝油伞,半遮了面容,执伞的一截皓腕凝霜胜雪,伞上青竹独枝,雨珠落如玉翠。

屋外依旧无声,半晌才渐有人想通,发出阵阵恍然之声。

“自缢。”她性子颇淡,话也简洁,对赵大宝来说,却是此生听过的最重的两个字。

“怎样?”赵屠子昂首挑衅,他并不打算给暮青拒绝的机会。今日他本该受村人赞誉,却因她受此讥讽,他定要为自己讨个公道!若是她错了,倒要看看她那阴司判官的名号保不保得住!

天地静,独留雨声。来人行至屋前,村人想起她阴司判官的名号,呼啦一声散开,目光果真是有惧有敬,看着她收起油伞,望向屋内。

人虽不是猪,可屠户看验尸身,并不违律例。

“赵大宝,这回你无话辩解了吧?”赵屠子面有破案的荣光,对身前三位老者道,“族公,村长,保长,带他去见官吧!”

院子里,赵大宝五花大绑坐在泥泞地上,身上已然湿透,却紧盯着自家屋子紧闭的大门,一双眼里盛满希冀。

风似休住,人群寂寂。房檐下三位老者已起身,正欲迎出,少女先一步对三位老者礼道:“三位族老。”

赵屠子一噎,未曾想到他都把官府律例搬出来了,暮青竟敢如此直截了当。他被噎得一时喘不来气,待缓过神来,更是愤慨难当,冷笑道:“隔行如隔山?那我倒想见识见识,仵作行起于咱们屠宰行,能隔出多远去!既然暮姑娘说是自缢,不妨说给大伙儿听听,让咱们村里的老少都来评评!”

仵作一行,原本就起于殓葬、屠宰之家。在未曾有仵作一行时,发了人命案子,便由贱民看验,而后报告给官府。这贱民中,便包括市井混混和屠户。

人间只道君子如竹,未曾想,世间竟有女子有此风姿。

第6章 借你手指一用 10-10 04: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