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清廷

笑清廷 作者:喝壶好茶嘎山糊 状态:完本 点评:简单来说这就是一个互宠的甜文 类别:都市修真

作为康熙的元后,活着、儿子、龙椅,一个都不能够少!--------------------------------新坑:《论红楼的倒进》夜间相杀夜幕降临时爬墙又如何?看我易钗而弁弄崩这红楼!求我的推荐,求所有收藏,求长评,求进入页面,求打赏!完结啦:《复活老俩口悠闲自在红楼生活》虽然人生就像刷完牙,左手杯具左手洗具,但看精英夫妻档如何彻底摆脱红楼餐桌人生之刷完牙生活完结啦:世家名媛言情真爱?豪门恩怨?复活VS复活?谁就要报谁的仇?贺锦年只明白,她生为名媛,并也不是她“天生的男配”的理由!求我的推荐,求所有收藏,求长评,求进入页面,求打赏!是的,活着真好!这是没有经过拼命求生的人所无法体会的。只有经过想要活下去而拼命支撑着自己,经过任由火舌一寸一寸的舔着自己的身躯却因为想要活下去而不顾疼痛死命不肯昏倒,经过黑烟滚滚到处弥漫却还控制着自己极细的吸气竭力在黑烟中想要吸一口空气才能不窒息的人,才能体会,这一刻她是多么的庆幸,自己还活着。。


“你懂个什么,现在不过去说这事儿,才是为了二格格好呢。”这喜鹊明显是个有主意的。

方宜听了暗喜,也在心里说道,是啊是啊,快给我说说吧,我也好想知道啊。

果然,接下来这喜鹊姐姐开始解惑了,“你也知道的,这大格格是被二格格推下水的,少福晋有多疼爱大格格,这府上有谁会不知道?现在大格格还在发着烧,眼前二格格这闯祸的人倒是烧退了,眼看着怕是要好了起来,少福晋本来就不待见二格格,这若是想歪了,你说少福晋听了会不会堵心?”

芳宜刚刚摆好姿势闭上眼睛,就听见有两个人进来了,动静还不小,一点也不怕吵醒自己这个小孩子啊,昏。只是不知道到底是谁。

“李奶嬷倒是想得周全,我们还想不到这些呢。既如此,我们也就不多说了,只说二格格还睡着,看着还安稳。这出来的时候也不短了,我们也该回话去了。”说罢,就告辞了。只是方宜趁人不注意,偷着眯眯眼,看见那个妇人像是塞了什么东西给了那个喜鹊。

虽然她已经成为了无法计数的穿越大军中的一员,但这和还能活着相比起来,又有什么大不了的?

这边正说着热闹呢,就听见外头又传来了动静。方宜还是闭着眼装睡,听见这喜鹊也不说话了,帘子的响动,进来个人。那人一进来就说到:“哟,你们俩孩还在这儿呢?二格格怎么了?”

虽然只是几句话,倒是让方宜得到了不少的信息。首先,又是格格又是少福晋的,估计是著名的辫子时代,而这府里还是满人,自己是个嫡次女,却是不被喜欢的。方宜来不及哀叹这大清朝果然是被穿成了筛子,现在可是铆足劲伸着耳朵,一边装睡,一边仔细听着八卦。好吧,这不是八卦,放在别人身上的那才叫八卦,现在貌似在自己身上了,那就是信息。方宜心里虽然在吐槽,但还是不敢漏听了只字片语,开玩笑,这可是关系到她日后的生活的,怎么能不仔细?

“且不说这个。喜鹊姐姐,你也知道,我才刚进了府里,这里面的很多规矩忌讳什么的我还不太明白。我就不懂了,这二格格也是少福晋亲生的,为什么这少福晋就不疼她呢?看着少福晋平时也是个挺随和的人,这里面到底是个怎么说话,求喜鹊姐姐您了,快给我说说吧。”

说着,这喜鹊就慢慢的把这里头的事说了起来。方宜也在一边仔细的听着,听完了以后,内心长啸,老天啊,这个身子原来的小妹妹怎么能安于这如此狗血的处境啊。虽然知道能活着已经不容易了,但在这个陌生的地方,陌生的朝代,这个身子又怎么小,好好的生活,可真的是一项的大工程啊!

现在这个身躯,因为没有参照物,所以她也不知道现在大概是多大,只是看着这小手就知道肯定是个小孩子,还是个小女孩。看看屋子里的陈设,她不太懂,但好在不是家徒四壁,因该还算是很有钱的,身上的衣物也是缎子的,只是身边怎么没有人呢?

李奶嬷当然不知道方宜已经醒了,还在自言自语道:“奶嬷也是个命苦的,原想好不容易得了个这样的差事,多挣点银子,又有了身份,日后就好了。没想到奶了你这样的小主子,也跟着倒霉。人都想攀高枝的,奶嬷我也想日后过得好啊,只是你从小是吃了我的奶,除了不是从我肚子里生的,其他都是我一手养大的。你虽六岁了,不用再吃奶了,可奶嬷也狠不了心不管你。这叫个什么事儿,只盼着少福晋能多念念你也是她亲生的,不要追究才好呢。”

咦?想什么来什么,人家这就开口说话了。一个声音道:“喜鹊姐姐,你看这叫个什么事啊,这屋里屋外的,人都不知道上哪里去了!只留个小孩子一个人躺着,我们走的时候,二格格还发着烧呢。这些人也不看这点儿。”

方宜承认自己怕死,这没什么好丢人的,连动物都有求生意识,不要说有思想的人了。只要一想起,人死了,或许就像沉睡中那样无知无绝,体会不到周遭的一切,连意识也没有了,方宜就害怕。更何况她还是个医生,一个时时刻刻都可能迎接着新生命的医生,她对着生命更有一种执念。

“喜鹊姐姐说的是,果然是可能会这样呢,我倒是真想不出来,姐姐你好厉害啊。你这样为二格格着想,等她以后懂事了,多少该厚待着你呢。嗯,还有呢,我也想起了由头,大格格那里围了那么些人,我们又插不进去,只能干站着,白在那里陪着小心,还不如在这里,还可以坐着歇歇,松快上许多呢。”稍微年幼的那个丫环笑着说道。

“回来,急个什么劲的,先在这儿歇着,等歇够了再过去。”那个喜鹊满权威的吩咐着。

方宜疑惑的扭头看来看去的,想要撑着身子坐起来,却全然不得力,看来这小身子骨不是很好啊!也对,如果人家健康活泼的话,自己又是怎么穿来的?只是让这样一个小孩子一个人躺在床上,好像是不太对劲。

她的嫡亲姐姐大格格比她大两岁,那时候她的生身父母感情正好,所以把这个姐姐当成如珠如宝。可是不久,她娘又怀孕了,因为有了身子,不便伺候她爹了,她奶奶大手一挥,做主新给了她爹一个丫头。这个丫头也挺有本事的,竟然慢慢勾得她爹的喜欢,这让她娘很是生气,只是也没有办法,唯有恨这一胎来得不是时候。不过,即有了,前头又有个女儿,就希望这胎能生个儿子,那样也算是值了。有了儿子撑腰,再慢慢收拾那个丫头。

另一个声音响了起来,大概就是那个喜鹊了,“你懂什么?人都生了双势利眼,这二格格本来就不被少福晋喜欢,据说又是要推大格格进湖里,没想到自己也跟着落水了,少福晋要不是看着她是亲生的,可能连个大夫也不会给她请。现在大格格那里闹腾得慌,这人不都赶着去攀高枝了?你不也看到,这二格格的奶嬷嬷都在那里伺候着?还算少福晋想起了二格格,差我们来看看,不然。。。。。。”

方宜是个妇产科医生,哦,现在应该说上一世是个妇产科医生。她的死亡虽然痛苦,但却只是个意外,意外背后或许有何多的东西,但对于她来说,只是倒了八辈子血霉,好好的翻班在家睡觉,她家的大楼着火了!

035 难道只为了颗石榴 10-08 06: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