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手遮天

医手遮天 作者:慕璎珞 状态:完本 点评:男主的浪漫,只给了女主一人 类别:同人小说

卑贱莫比攀,谁赛慕容三,慕家上下常广泛流传着这样一句话。慕芷璃,天玄大陆慕家嫡系三小姐,身世煊赫,却因丑颜和毫无用处而闻名于世。虽为嫡系,地位却连下人也倒不如,若也不是因为她的废物体质与丑恶的容颜时时刻刻再次提醒着慕家除了这样一个耻辱,怕是也没人会记得我她的不存在。慕芷璃,21世纪医学世家最惊艳四座绝伦的天才,医术卓绝,一手银针可医天下疾病,埋藏不漏是她的准则,扮猪吃老虎是她的爱好。当命运的齿轮就上滚动,当王者归来时的阀门难以全部关闭,一切都已成了了定数。卑贱的慕芷璃,一身武学天赋却因病毒而被压制,傲人的容颜沦落丑颜。冷然的慕芷璃,无人治她,雪纷攘而落,压弯了红梅,让人看不清前路。空气中弥漫着赤豆、核桃仁、桂圆红枣混合在一起的香甜气,今日是腊八节。。


谢家所有的不幸,都是从熙宁元年腊八节,从永平侯府开始的,这是不管她后来如何厉害,都没有办法弥补的遗憾。

谢景衣看着青萍手忙脚乱的样子,颇为感怀,她已经很多年,没有见过胆敢管她的小丫鬟了。

翟家是临安城里小有名气的布商。谢氏一族靠着谢保林的“小贵”同着翟家的“小富”,才在这临安城里勉强有了一席之地,同那京城永平侯府,简直是八竿子打不着的关系。

齐国公府是何等孤傲,岂会为她一个下人作证?就算齐国公府开口,那也只能够证明王婆子是永平侯府的下人。

见着谢景衣进门,胡乱的拱了拱手,往她身后望了望,“这位小娘子,快些寻你家主人出来,天降喜事了。”

是她眼花了么?她家大门口站着的那个人是谁?

你说着婆子回了京城,永平侯府再派人来?

谢景衣眼皮子跳了跳,看也没有看那信,便往袖子里一塞,若无其事的说道:“嬷嬷也莫要嫌我说话不中听。这几日我们府上,都来了好几位自称是这府那府的牛鬼蛇神了……我们谢家往祖上数三代,那都是喝着富春江的水长大的。嬷嬷一来这里,便给人改了祖宗,我没有将你乱棍打出去,已经是我修养好了。你说了这么些,可有凭证?”

他家仆妇三千,连自己家的人都认不全,何况是别人家的。

走到门口,她抖了抖身上的雪沫儿,一手撩起门帘儿,走了进去。

桌案上放着一张宣纸,上头画着一树红梅,窗外的雪花粒粒飘落进来,打在了画在,承托得那红梅上像是压了霜一般。

这府上主家姓谢,乃是临安城下富阳县知县谢保林。

上辈子,王婆子便是凭借那封信还有玉佩,说动了谢保林的,除此之外,她并没有其他的凭证。毕竟一般的人,知晓了自己是侯府公子,还不乐开了花去。便是她阿娘翟氏,也是欣喜异常,县令的女儿,同侯府的千金,那差的可是十万八千里。

柴祐琛这次倒是没有说不认识,“一两年死不了,再远说不好。”

王婆子僵硬在原地好一会,她虽然不是永平侯府最得势的嬷嬷,但也是踩着不少人上位,有姓有名的仆妇。

那时她没有见过世面,被永平侯府的人糊弄住了,派了人去庙里寻阿爹阿娘归来。父亲谢保林信了这番说辞,立马告假,举家进京。可在半路遇匪,一家子阴阳相隔……

谢景衣甩了甩袖子,等着青萍替她除了斗篷,这才斯条慢理的坐了下来,挑了挑眉,瞥了那婆子一眼,“永平侯府是何等尊贵门第,便是阿猫阿狗也都知书达理。你这婆子,连向主家行礼都不会,作何道理?”

王婆子的证人,竟然说来就来!这是怎等血霉!

她生了一张及其讨喜的脸,算不得多好看。但是玉雪可爱,像极了奶糕,笑颜弯弯,嘴角微翘,看上去便觉得毫无心机,让人亲近,十分可欺。

慌慌张张的青萍一听谢景衣这声音,吓得一个哆嗦。谢三娘子人称欢喜菩萨,声音软糯得跟粘豆包似的,很少生气,可她今日竟然从那温和的声音里,听出了不同来。

第六章 公子有病我没药 12-17 11:12